正文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興致

    金色長劍,如同噴涌而出的泉水一般,撐著陸琪和小瑤,將她們送了出去。陸琪直接將小瑤丟到一旁,急忙探頭朝下方望去,紅色光芒閃耀,莫小川的身影隨著北斗劍,驟然沖出,站立到了陸琪的身邊。

    “你沒受傷吧?”陸琪擔心地揪住了莫小川,上下查看。

    莫小川輕輕搖頭,在她的胳膊上輕輕拍了拍,隨后將目光轉向了小瑤,此刻,小瑤并未因陸琪對她的態度而生氣,臉色依舊是一片慘白,半晌都無法回過神來。

    莫小川明白,她一定是看到了下面的景象,因此才會如此。想到下方那慘烈的模樣,莫小川自己都有些輕嘆,真不知道,羅伊敏是如何下得了如此狠手的。

    在下面,是一副修羅地獄的慘象,到處都是鮮血和尸體,密密麻麻堆起如山,一眼望去,何止十萬人……而且,看那些人的模樣,大多是為官為將之人,當然,里面還有不少書生,女人。

    即便莫小川早已是久經戰場,見慣了這種生死之事,卻也覺得那場面有些慘烈。何況小瑤只是一個嘴硬的女人,她又怎么會接觸過這種場面。

    一是受不了,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莫小川心中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羅伊敏會如此做,看來是在掩蓋什么事,不然的話,要殺這么多人,而且,還是在如此隱蔽的地方,實在是有些說不過去。

    莫小川一直都在奇怪,關于羅伊敏的那段歷史,為什么會消失,只留下只言片語的記載。之前,他以為,做這些事的人,應該是羅伊敏之后之人,掩蓋這段歷史,是有著什么政治上的目的。

    如今看來,似乎,掩蓋這段歷史的真正主使之人,應該正是羅伊敏本人。若非如此的話,只有一個可能,羅伊敏到后期,已經失去了這些古墓的控制權。但是,通過以往的經驗和那只有北斗劍能夠開啟的銅門來判斷,似乎羅伊敏并未失去對古墓的控制。

    深思良久,莫小川也未能想明白,畢竟,這件事時隔太久,線索有限,只能做大概的推斷,并不能確定下來。不過,對于樓上的情況,莫小川倒是多出了好奇之心。

    他回頭又看了小瑤一眼,此刻,小瑤的臉色雖然多少好看了一些,可是,整個人的狀態依舊不怎么好,口中喃喃地問道:“下面那些都是真的嗎?”

    陸琪和莫小川都沒有回答。因為,小瑤早已經確認過那的確是真的,她之所以有此一問,只不過是下意識之言罷了。莫小川對陸琪道:“琪兒,你留在這里照顧她。我上去看看……”

    看到莫小川說罷,就要動身,陸琪卻一把抓住了他,道:“這里太過詭異,才剛剛進來,便發生這么多事,上面未必安全,還是我陪你去吧。”

    莫小川輕輕搖頭:“不用,這樣吧,你們在門外等著,安全一些。放心,自保的能力,我還是有的。”

    陸琪想了想,松開了手,道:“那你小心一些,我在外面等你。”

    莫小川點頭,隨后,縱身一躍,朝著樓上而去。

    當他的身影剛剛來到樓上,便感覺,周圍好似有一層看不見的細網將他罩住一般,同時也好似牽動了什么。莫小川并未猶豫,右手一點,一顆鮮紅的酒水飛出,落在了他的指尖,輕輕一彈,水汽蕩漾,飄散開去,陡然“轟!”的一聲輕響,火光一閃,莫小川便感覺到周圍那無形的網,好似被焚毀殆盡,完全消失了一般。

    這個時候,陸琪聽到了上面的動靜,急忙喊道:“小川,你沒事吧?”

    莫小川雙腳落地,輕聲回了一句:“沒事!”

    只是,他的話音剛落,周圍便是一陣機簧之聲,隨后一股股濃煙涌出,同時,地面還有不明的黑色液體涌出,木制的地板遇到這黑色液體,便好似被炙烤一般,發出了破裂的聲音,同時,也有煙霧泛起。

    莫小川眉頭一蹙,不用想,便知道這煙和液體,必然不是什么好東西,很可能碰著了,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這個時候,莫小川也不敢大意,忙對著下面喊道:“琪兒,你們快離開。”

    “你怎么了?”陸琪的聲音之中有些焦急。

    “我沒事,但是,你們在下面,我有些施展不開,怕傷著你們。”莫小川這個時候,也不好詳做介紹,大聲喊了起來。

    陸琪聽到莫小川的聲音,也不再猶豫,她知道,這個時候如果任性的話,便會給莫小川添麻煩,因此,很是干脆,直接提起小瑤,便沖出了樓門。

    莫小川眉頭緊凝,酒壺中的酒水,也盡數飛出,將自己完全地包裹了起來,這天道之鼎中的酒水,效果十分的奇特,莫小川還沒有見過什么東西,能夠讓它無效,而且,以前莫小川在參悟天道的時候,在天道之鼎中浸泡過良久,并不會出現呼吸上的困難,這個時候,他還不想將這里完全的破壞掉,因為此地,很可能隱藏著什么重要的線索,到時候損壞了,怕是要后悔莫及的。

    在護住自己周身之后,莫小川迅速地又將酒水鋪開,將這個第二層完全地用酒水包裹起來,說來也是奇怪,那黑色的液體,在被酒水包裹的瞬間,便好似遇到了天敵一般,安靜不動了,而且,地面的木板也不再發出聲音。

    周圍的濃煙遇到酒水之后,好似被吸收了一般,消融,淡化,最后消失不見……

    莫小川松了一口氣,至少,眼前的情形還不算壞。

    只到這個時候,他才有時間來查看屋中的情形,這是一處居所的模樣,莫小川所立之處,乃是會客廳,左面是書房,里面是臥房,周圍擺放的桌椅也很簡單隨意,看模樣,好似只是一個主人接待自己私交比較深厚的朋友用的。左面的書房行去,結構與以前古墓中遇到的書房大同小異,一張桌子,幾把椅子,還有一把劍,和一個書架,桌子上放著文房四寶,擺著幾本書,其中一本還是翻開的,上面的文字,卻讓莫小川來了興致。
11选5重号规律 青海11选5技巧 一分赛车开奖网址 贵阳捉鸡麻将手机版 体彩浙江6+1第18128期 网易棋牌麻将技巧 大发pk10计划技巧公式 长春按摩上门个人 黑龙江快乐十分软件 股票融资比例 分分11远5下载 武汉站街女多少钱 泳坛夺金游戏规则 黑龙江6+1开奖时间 极速快3哪里下载迅雷下载 3分pk10怎么抓走势 基金配资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