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最可怕的事

    朱漆涂染的樓閣,上面裹著一層薄薄的冰層,儼如寶石一般靚麗,小瑤伸手觸摸在樓門之上,觸手冰涼,卻讓她有些驚嘆這般美麗,回過頭,看著陸琪和莫小川,輕聲說道:“這里好美。”

    “下面更美!”陸琪淡淡地瞅了一眼那些冰封在堅冰之下的尸體,丟出了一句。

    小瑤的好心情頓時被破壞無疑,冷眼瞪了陸琪一眼,沒有再說什么,伸手推門,門縫處傳出咔嚓的輕響之聲,裂開了一道道縫隙,在屋門打開之時,門上的冰層已如同蛛網一般,一副隨時都要掉下來的模樣。

    莫小川盯著門上的冰層看了一會兒,見沒有什么異樣,這才放下心來。被羅伊敏算計過幾次,讓他的警惕性也不由得提高了,在他的印象中,羅伊敏便是一個瘋女人,說不定在小瑤推門的時候,已經引動了什么機關。看著小瑤就要推門進去,莫小川急忙一把抓住了她的肩頭,道:“先等等……”

    小瑤面露疑惑,在看到莫小川嚴肅的表情之后,頓時反應了過來,輕輕點頭,嗯了一聲。

    莫小川放眼朝屋中望去,在靠近東面的墻壁邊上,是一條通往樓上的木制樓梯,從右到左,依次是幾根紅漆木柱和并列而放的桌椅。這屋子占地頗大,看家具的擺放情況,像是一個議事廳。

    屋中的有不少花朵,依舊鮮艷惹人眼睦,不過,仔細看便能發現,花朵之上,全部都裹著細細的冰層。

    莫小川想了一下,將小瑤往后推了推,回頭對她們兩人說道:“你們先等等,我進去看看。”

    陸琪點頭,小瑤雖然沒什么反應,但神色間也沒有反對的意思。莫小川邁步而入,腳下傳出輕微的破冰之聲,這地面也是布滿了冰層。他正想提起真氣不去壓碎這些冰,但是,轉念一下,又作罷了。

    如果此地只有他和陸琪的話,這樣做倒是能夠避免危險,但是,還有一個小瑤,顯然以她現在的情況,是不會接受讓莫小川抱著她行走的提議,莫小川也不想勉強她,索性便先探一探路。

    畢竟以莫小川的武功,面對危險時候的自保能力要比小瑤強的多,但是,出乎莫小川意外的是,在他屋中查探了一圈,卻并未發現什么危險。

    隨后,他便向著小瑤和陸琪招了招手,兩女均是松了口氣。陸琪邁步朝著莫小川行去,小瑤卻一邊走一邊左右觀察著,口中還道:“故弄玄虛……”

    陸琪回頭瞅了她一眼,莫小川卻我無奈一笑。

    三人在這大廳之中逗留了小半個時辰,除了一些古物,倒是沒有發現什么有價值的東西。唯有屋頂上方,雕著一副畫像,這畫像莫小川也不是第一次見,正是羅伊敏那手捏劍訣,帶著北斗劍隨風舞動的模樣。

    這個女人還真是自戀,哪里都能看到她。莫小川輕輕搖頭,陸琪卻在一旁感嘆:“煞道祖師,果然非同凡人……”

    莫小川拉起她的手,道:“什么煞道祖師,這煞道又不是她所創。”莫小川說這話,倒不是成心和陸琪抬杠,雖然他并不知曉北斗劍的來歷,但是,他也能感覺的到,北斗劍并非是羅伊敏造出來的,羅伊敏應該是和自己走的同樣的道路,被北斗劍所影響,從而踏上了煞道一途。

    只不過,兩人的不同之處在于,莫小川最終控制了煞道,而從各種傳言中得知,羅伊敏似乎被煞道所控制。

    陸琪對此,卻并不認同,她也不去反駁莫小川的話,而是輕聲說道:“不管是誰所創,至少是她讓人知道了,這世間居然有威力如此之大的煞道存在,也是她的原因才有了劍宗……”

    莫小川攤了攤手,不想與陸琪辯論這個,只是笑道:“這么說,再過幾百年之后,很可能有人把我也叫成什么劍訣祖師?”

    “很有可能!”陸琪抿嘴一笑,純潔動人,小瑤看在眼里,眸中閃出一絲怒氣:“你們兩個打情罵俏夠了沒有,我們是來找圖的,不是來這里談情說愛的,要不要本姑娘給你們騰開地方,好讓你們做那無恥之事?”

    陸琪臉上的笑容頓時一收,也閃過一絲怒容,莫小川急忙在她的手上拍了拍,道:“別和她一般見識。”

    小瑤卻絲毫不領莫小川的請,臉上尤自帶著不快之色,大步朝著樓上行去。

    “蹬蹬蹬……”

    腳掌踏擊樓梯之聲和碎冰之聲同時響起,小瑤驚叫一聲,便感覺腳下一空,那樓梯突然消失不見了,在她的腳下,地面也為之一空,整個人毫無征兆地便朝著下方落去。

    莫小川見狀,不及多想,縱身朝著下方跳了出去。

    下面是一個空曠的地方,周圍有些漆黑,但是,微弱的光線之下,卻可以看到,一支支由冰雕刻而成的利劍聳立著,與此同時,一陣陣機簧聲響,周圍無數道冰箭直射而出,朝著兩人貫穿而來。

    陸琪這個時候,也已經來到了邊緣處,莫小川見狀,急忙高聲喊道:“琪兒,不要下來。”但是,他的話已經晚了,在他說出話的時候,陸琪已縱身跳下,直直地落了下來,她為了趕上莫小川,并未動用真氣減速,反而是加快了下落的速度,同時,手中已經握緊了長劍,劍光閃動,朝著周圍的冰箭斬落。

    冰屑飛舞,但冰箭卻是有增無減,越來越密集地朝著這邊而來。

    莫小川眼見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他抱著小瑤,猛地朝著上方落下的陸琪丟去,同時口中喊道:“琪兒,照顧好她!”說罷,北斗劍與金色長劍同時出鞘。

    紅色的北斗劍,在空中急速旋轉一圈,落在了莫小川的腳下,而金色長劍,卻擺出劍陣,朝著四周的冰箭斬去。莫小川忙著護住陸琪和小瑤,自己這邊的防守卻有些空虛,而那些冰箭這個時候,不單是四周連腳下都有。

    莫小川一拍酒壺,一道映紅的酒水飛出,在周圍炸裂開來,化作細密的水汽,隨后“轟!”的一聲,火光沖天,將那冰箭盡數融化。而借著火光,陸琪和小瑤也看清楚了周圍的情景,陸琪的面色微微一緊,小瑤卻驚駭地睜大了那本來就很大的雙目,尖叫出聲,好似看到了最為可怕的事情……
11选5重号规律 澳洲幸运10是哪个国家 德国赛车开奖历史记录 掘金vs湖人季后赛 企鹅乐园下载快乐飞艇 快速赛车 3分pk10计划软件 佐佐木明希无码JUY-125 重庆快乐十分线下代理 p62今日开奖号 体彩七星彩 南方双彩网双色球走势图 三级黃色 黑龙江十一选五 走势 海南体彩4十1开奖结果 前田优希无码番号 甘肃十一选五基本跨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