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缺一個人

    傍晚,莫府的眾人坐在篝火旁邊,莫政、莫寧、莫倩,三個小家伙前后跑著,十分的歡快。葉辛此刻,肚子也有些明顯了,眾人便拿她打趣起來。

    弄得不善言辭的葉辛面紅耳赤,而是柳卿柔出面解圍,道:“好了,你們也莫要說葉辛妹妹了,以后,你們一個個,都會有這么一天的……”說到這里,她的心中不免有些失落,莫小川在她的房中,時間是最多的,可是,她的肚子卻一直都沒有動靜,這讓她的心里十分的不是滋味。

    柳惠兒倒是沒心沒肺,也不理會這些,聽到柳卿柔的話,當即站了起來,道:“這有什么啊,我倒是羨慕的緊,如果我像葉辛姐姐這樣的話,都不知道有多么歡喜,我說,各位姐姐,你們說葉辛姐姐,怕也是心中嫉妒吧?”

    夏雛月看著柳惠兒,微微一笑,道:“你這小丫頭,知道什么,奴家這是不想,如果想的話,一撅屁股“噗哧”一個,一撅屁股“噗哧!”又一個,現在,早已經兒女成群了。”

    柳惠兒哈哈大笑:“媚兒姐姐,你說的你屁,還是小孩啊?”

    她這話一出,頓時惹得眾人哄堂大笑起來。柳卿柔的心情也好了許多,瞅了惠兒一眼,輕聲呵斥,道:“惠兒,莫要瞎說。”

    柳惠兒雖然現在與柳卿柔同侍一夫,不過,對于柳卿柔這位小姑,她還是有所顧忌的,當即吐了吐舌頭不說話了。

    “好了,我倒是覺得,該為我姐姐飲一杯,她這么多年,都在外面替夫君處理軍政之務,可謂是勞苦功高,如今,小倩又活潑可愛,可謂是什么都沒落下,我們該像她學習的……”司徒玉兒說著舉杯飲了下去。

    眾人也同時舉杯,一飲而盡,只有葉辛的酒杯被莫小川捏住了。

    “有了身孕的人,就是不一樣,夫君的待遇都不同了。”心兒坐在葉辛的邊上,伸出了收,將葉辛手中的酒杯接了過去,道:“我替她飲了。”說罷,一口將酒杯里的酒喝干了。

    葉辛在一旁說道:“謝謝心兒姐姐。”不過,目光卻朝著莫小川掃了一眼,臉上露出了溫柔之色。

    莫小川也不打擾她們說話,在一旁面帶微笑看著。

    司徒琳兒這個時候,望向司徒玉兒的眼神有些不同了,記得,最開始的時候,反對她和莫小川在一起最為強烈的,便是司徒玉兒,如今,姐妹兩人都關系能夠再度恢復如初,而且,司徒玉兒對她還多有維護,這讓她的心中不由得一暖,望著司徒玉兒,露出了笑容,微微抿嘴,道:“玉兒,姐姐敬你一杯,多謝你的心胸寬廣……”

    司徒玉兒擺了擺手,道:“姐姐,莫要說這些了。以前,我還擔心,將來,若是我們都嫁了人,便不能整日在一起了,如今,這種擔心,并沒有出現,我很開心,真的很開心……”

    說罷,她伸出手,你住了司徒琳兒的手,姐妹兩人,好似又回到了多年前的模樣一般,份外的親密。

    盈盈看著她們的樣子,突然想起了一個人來,當初那個眼睛頗大,性子開朗的姑娘。如今,她也不知道在哪里,她端著酒杯,走到了莫小川的身旁,輕聲說道:“夫君,我也敬你一杯。”

    莫小川點點,與盈盈一通飲下,只聽盈盈又說道:“這里,好像缺少一個人。”

    “缺少一個人?”莫小川抬眼望去,司徒琳兒、司徒玉兒、柳卿柔、葉辛、燕兒、心兒、柳惠兒、夏雛月、陸琪、龍英、連靈、綠帽子……包括文芳和梅小莞都在場,不由得有些奇怪,道:“缺了誰?”

    “小瑤……”盈盈輕聲說了一句,便在一旁坐了下來,臉上始終帶著微笑,好似什么都沒有說過一般。一旁的眾女,也是一臉笑意,彼此說著話,誰都沒有注意到盈盈方才與莫小川在說什么。

    唯有莫小川此刻卻怔在了那里,在他的心中,有的時候,也會想起這么一個身影來,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好似想起小瑤的時間越來越少,被盈盈這么一提起,又想到了當初傳他劍法的那個姑娘來,不由得便有些出神。

    這個時候,忽然聽到一個清脆的聲音,道:“莫政,你說過,你要娶我的,怎么前兩日,又和那個什么米滿去玩了……”

    莫小川轉頭一看,只見說話的人,正是司徒雄的女兒,司徒文兒。這小丫頭如今與莫政的關系是極好的,至于她口中的米滿,卻是小三子的女兒,天知道,小三子是哪根筋抽著了,居然給自己的女兒取了這么一個名字,好像生怕餓著似的,叫什么“米滿”。

    聽到司徒文兒的話,不少人都轉過了頭來,朝著小莫政望來,弄得小家伙面色漲紅,憋了一會兒,才道:“文兒,你瞎說什么,我只是把她當妹妹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小三子叔叔總是欺負她,我也是想幫幫她了。”

    “誰知道呢。”司徒文兒小嘴一瞥,道:“我娘說了,以后不讓我嫁給你,她說你肯定也著了姨夫,以后娶好多姑娘的,到時候,我就苦了……”

    “哪有……”小莫政急了。

    不過,司徒文兒的這句話,成功的將眾女的視線吸引到了莫小川的身上,莫小川輕咳了一聲,道:“童言無忌,誰讓你們都這么優秀,我是哪個都舍不得讓別人娶走啊……”

    眾女聽到他這句話,有的輕哼出聲,有的白了他一眼,有的卻是掩口微笑,一個個美艷非常,卻又各有姿態,看在莫小川的眼中,也不由得頗感欣慰。

    不過,她們倒是并未真的生了莫小川的氣,不一會兒,就又各自說笑起來,氣氛倒是十分的融洽。這個時候,蘇燕匆匆而來,在莫小川的身旁說了幾句什么。

    莫小川聽蘇燕說罷,面色微微一變,隨即點頭,道:“我知道了。”

    蘇燕離開,莫小川走了過去,將莫政拉起來,輕聲說道:“政兒,隨為父來一下。”

    盈盈看到莫小川的面色顯得有些嚴肅,不由得心生疑惑,站起身來,輕聲問道:“夫君,出了什么事?”

    莫小川壓低了聲音,在盈盈的耳畔說道:“方才蘇燕來報,吳統領怕是不行了,想要見政兒最后一面,我帶政兒入宮一趟,你們繼續,待會兒我便回來。”

    聽到這個消息,盈盈的面上也收起了笑容,輕聲一嘆,道:“我知道了,我會與姐妹們說清楚了,你去吧。政兒對他師傅的感情很深,你盡量不要讓他太過傷心。”

    “嗯!”莫小川點頭:“我明白的。”

    隨后,他便帶著莫政朝著宮中而去。小莫政一路上,十分的疑惑,看著小黑馬疾馳而行,不由得問道:“爹,到底出了什么事?小黑他怎么跑這般快?”

    “到了你便知道了。”這種事,總是比較讓人痛苦的,莫小川不想讓兒子在這個時候就著急,所以,并未對他說明。

    小莫政見父親不想說,也就沒有再追問,只是點了點頭“哦”了一聲。

    如今的皇宮,對莫小川來說,與王府沒有什么區別,收宮門的人,也有許多換上了齊山中人,看到莫小川的馬到來,他們紛紛行禮,莫小川也沒有說罷,直接進入宮門,來到了吳占厚的住處。

    當小黑馬在吳占厚的門前停下,莫小川抱著小莫政下了馬的時候,小家伙似乎意識到了什么,忍不住問道:“爹,是不是師傅出了什么事?”

    莫小川沒有解釋,只是說道:“我們進去看看吧。”

    小莫政當即也沒有再說什么,急忙朝著院中跑了進去。

    來到吳占厚的臥房,小家伙急忙推開門朝里面望去,只見,吳占厚正躺在床上,身旁,又兩名丫鬟侍候著,看到吳占厚那虛弱無力的模樣,小莫政直接來到了床邊,趕忙問道:“師傅,您怎么了?”

    聽到小家伙的聲音,吳占厚那緊閉的雙目睜開了,朝著莫政望來,滿是皺紋的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政兒,你來啦?”

    小莫政點頭,吳占厚此時的模樣,讓他已經聯想到了什么,眼眶不由得紅了:“師傅,您沒事吧?”

    “我沒事……”吳占厚艱難地伸出手,輕輕地擺了擺,笑容更濃了幾分,又緩緩地將手放到了小莫政的頭上撫摸了一下,掙扎著想要坐起,莫小川趕忙來到近前,扶著他坐好,吳占厚對著莫小川點了點頭,說了句:“多謝王爺!”

    莫小川搖頭一嘆,沒有說話。

    小莫政卻已經落下了眼淚:“師傅,您……”

    “不要哭,師傅沒事的。”吳占厚看到小莫政傷心的模樣,微笑著說了一句。

    莫小川看到兩人的模樣,輕嘆搖頭,道:“政兒,你陪著師傅,為父在外面等你,有什么事,便喚我!”

    “嗯!”小莫政回過頭來,對著父親點了點頭。
11选5重号规律 安徽十一选五请登录 北京十一选五今天走 河内5分彩是正规的吗 一分快三开奖直播 安徽十一选五一定牛 湖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国产AV片在线观看 特区七星彩票论坛 广西风彩快乐双彩开奖 十分赛车app-客户端下载 东京热封面合集bt 25选7开奖查询 夢幻邂逅 羽月希 体彩七星彩玩法介绍 吉林11选5任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