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 設下埋伏

    莫智淵說話的聲音,并沒有影響到他手上的動作,雙手猛地一拍地面,地面突然松軟了下來,猶如水波一般,淡起一層層漣漪,在漣漪的中央處,好似要沸騰一般,變得激烈波動,隨后,鋼鐵打造的箭矢陡然射出,朝著莫小川激射而來。

    莫小川不由得微微變色,這種功夫,他從未見過,也不知是領悟了什么天道所達到的境界,箭矢激射而出,莫小川急忙縱身而起,同時揮舞北斗劍,一道道紅色劍氣透劍而出,朝著箭矢迎去,“轟轟轟……”細小的劍氣與箭矢的碰撞之下,居然發出震耳的響聲,震得周圍侍衛下意識地后退了幾步。

    周圍許多白玉方磚都被這巨大的力道轟成了齏粉,揮舞而起,猶如濃霧一般,遮天蔽日,遮擋了莫小川的身影……

    此時的王府,盈盈待在屋中,她顯得有些緊張,因為,莫小川臨行前對她說,今日會將小莫政帶回來,自從那日莫政被莫智淵強留,不得已住進太后宮之后,盈盈便從未再見過他。

    小家伙自從出生一來,一直都陪伴在盈盈的身邊,從未離開過,這么長時間不見,盈盈無時無刻不在思念他,即便是在睡夢中,都會忍不住喊出“政兒”來。

    她也知道,自己的這種情緒給了莫小川壓力,可是,她卻不由自主。莫小川今日說要入宮,她滿心歡喜,但現在又有些擔心莫小川,怕他做出什么過激的事來,傷著了他。如此矛盾的心情,使得她當年有些坐立不安,在屋中行來行去,片刻都閑不下來。想要去宮中看看情況,可一想到自己的身份,不免又打了退堂鼓,她如今已經被莫智淵逐出了皇族,身份顯得十分的尷尬,無論是見著誰,都感覺有一種說不出的壓力。因此,又打消了這個念頭。

    想了想,她將蘇燕叫了進來。

    蘇燕對盈盈的身份自然是孰知的,他最早便是跟著盈盈的,是盈盈將他調到了莫小川這邊,如今見到盈盈,他還是用的當年的稱呼:“公主……”

    蘇燕剛開口,盈盈便輕輕搖頭,道:“蘇護衛,以后便叫我盈夫人吧,我早已經不再是什么公主了。”

    蘇燕的心中頗感疑惑,不過,他也不好詢問,只是點了點頭,道:“是,盈夫人。”

    “蘇護衛,王爺去宮中已經這么久了,到底情況如何?你可知曉?”盈盈面帶擔心之色問道。

    蘇燕忙道:“盈夫人,這個屬下還不清楚,王爺沒有讓兄弟們跟著,只是與青玄道長一起離開,屬下也不敢隨意拍人去打探……”

    “蘇燕,你現在派人去查探一番,看看到底情況怎樣,我這心里總有些不踏實,好像感覺要發生什么似的……”盈盈緩聲說道。

    蘇燕急忙點頭,道:“是,屬下這便去辦。”有了盈盈的話,蘇燕自然不敢怠慢,答應一聲,便匆匆離開,帶著人朝著王府外行去了。只是,蘇燕剛剛走出王府,便看到一人乘馬而來,速度極快。

    走進了,這才發現,竟然是顧明。這段時間,顧明一直在齊心堂那邊,莫小川沒有傳喚,他也未曾過來,看到顧明著急的模樣,蘇燕也有些奇怪,正要詢問,顧明卻直接來到他的身旁,勒住韁繩,道:“蘇燕,王爺可在府中?”

    “王爺已經去了宮中,我們奉了盈夫人之命,正要去宮中打探情況……”

    蘇燕的話還沒有說完,顧明便一拍大腿,喊了一句:“壞了。”說罷,調轉馬頭,朝著皇宮的方向,便沖了過去。

    蘇燕有些弄不清楚狀況,看到顧明如此急色,急忙一招手,帶著護衛們追了上去,與顧明兩馬齊頭并進之時,蘇燕忙問道:“顧長老,到底放聲了什么事?”

    顧明面色有些難看,道:“綠夫人得到消息,皇帝在宮中設下埋伏,王爺若是這個時候去,必遭毒手,讓我前來提醒王爺,可是,我還是來晚了……”

    “什么?”蘇燕也睜大了雙眼,吃驚地合不攏嘴。

    顧明搖頭,道:“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我們快走,對了,王爺了多久?”

    盈盈雖然感覺時間過了很久,但是,蘇燕卻知道,莫小川入宮的時間,其實并不長,盈盈是因為心情的關系才覺得久了而已,當下便道:“不是很久,我們快些,或許能趕上。”

    “希望可以!”顧明說罷,打馬更快,蘇燕也急色起來。一行人打馬如飛,朝著皇宮這邊急速而來。

    所過之處,路人都有些吃驚,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雖然,如今的消息閉塞,皇宮之中發生的事,即便是朝中的大臣,都沒有幾個知曉的,但是,今日已經有太多的不尋常出現了,先是城外來的那隊騎兵,和城墻上傳來的各種聲音,還有突然出現了一千多不是士兵的人朝著城墻那邊而去,現在,王府的護衛好像瘋了似的朝著皇宮而去。

    這種不尋常,即便是普通人,也感覺到要發生什么了。結合上近兩個月的傳言,讓他們不由得有些心驚。

    蘇燕他們很快便來到了宮門前,只是,此刻皇宮守衛很是嚴密,禁衛營的人,將宮門堵得死死的,蘇燕來到近前,忙道:“禁衛營的兄弟,我們是王府中的護衛,王爺急招,還請通融一下。”

    禁衛營中的人,對蘇燕他們并不陌生,先不說以前石馗在禁衛營的時候,蘇燕他們便與禁衛營打理好了關系,便是尋常王府中人入宮的時候,都是蘇燕帶著人護衛左右的,在宮門外等候的時候,自然和禁衛營的人熟悉了。

    見到不是陌生人,禁衛營的人倒也沒有過分緊張,但公事公辦,這種事,他們也不敢隨意做主,當即,道:“原來是蘇護衛,還請蘇護衛稍等,我們進去通稟一聲。”

    “情況緊急,等不得了,還請兄弟們莫要責怪,兄弟我得罪了。”蘇燕說罷,提著韁繩,便朝著宮門里面沖了進去,同時還高聲喝道:“兄弟們,我們是去替王爺解圍的,莫要傷了禁衛軍的兄弟。”

    顧明這個時候,緊隨蘇燕朝著里面沖去,禁衛營的人,是守在皇城的外城區的,內城都是由大內侍衛負責的,因此,莫小川和莫智淵兩人交手的事,并沒有傳到他們這邊來,他們雖然也發現了宮中的異象,卻沒想過會是莫小川和莫智淵兩人的沖突導致。此刻,看到蘇燕他們如此焦急,一時間也有些傻眼。

    作為職責本能,他們也上前阻攔,可是,當蘇燕喊出了那句不可傷人的話之后,又讓他們有些猶豫,因為,無論是內城之中傳來巨響,還是之前天空之中突然出現的火球,都表面今日的宮中不太平,如果當真如蘇燕所言,宮中發生了什么事,而他們又硬是將人擋下的話,怕是,到時候他們反而會被責罰了。

    禁衛軍的校尉心中雖然有些猶豫,但還是忍不住沖了過去,擋在蘇燕的前方,道:“蘇護衛,規矩你也懂得,你就這樣進去,若是皇上怪罪下來,我們……”

    蘇燕猛地一提韁繩,戰馬從校尉的頭上躍了過去,同時,他的聲音也傳入了校尉的耳朵:“出了什么事,我一力承擔,絕對不會牽連諸位兄弟的……”

    他這聲音說出來,異常的好聽,讓人不忍拒絕,那位校尉下意識地就讓到了一旁,其他的禁衛軍士兵,也沒有阻攔,看著蘇燕他們直沖到了宮中,這校尉愣了一會兒,這才反應了過來,可是,人已經不見了,他有些奇怪地拍了拍自己的額頭,不知道為什么方才會這么輕易地就相信了蘇燕的話,若是真的出了事,怕是他們也脫不了干系,最差,也要被撤職。

    他自責著,還有些懊悔,卻不知道,其實,方才并不是他的判斷力出現了問題,而是蘇燕用上了媚功,雖說,蘇燕的媚功比起夏雛月來差了許多,可是,對付他們這些人,卻是足夠了。

    何況,他們對蘇燕和王府的護衛,并沒有太大的戒備之心,輕易著道,也是正常。
11选5重号规律 甘肃十一选五复式价格表 广西十一选五购买 31先选7走势图 今天3d开机号近1 大发排列3计划软件 仁科百华番号 种子 广东十一选五实时开 快乐双彩今天开奖号码 悠闲山西麻将官方 澳洲幸运5官网开奖 云南快乐十分遗漏查 彩吧3d图谜第五版 东京热系列电影下载 天津11选5今天奖结果 天津快乐10分 免费哈尔滨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