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親自看過

    春風不期而至,藏了一個冬天的血,開始有數的融化,雪水交融的景象,在這個季節很是養眼。提早發芽的青草,給這個死寂的冬天添了幾抹淡淡的青綠之色。

    王府中假山旁的小河,開始流淌,上面一層薄薄的冰,便如同玻璃一般,透過其中,可以看到河水中的小魚在游動。柳卿柔坐在河邊,輕輕地拉著莫小川的手,細聲細語地說道:“今年的春天,好似來的早了一些。”

    莫小川點頭一笑,道:“的確如此,不過,再過些日子,怕是就砍不到雪了,你那么喜歡雪景,難道不遺憾么?”

    柳卿柔笑了笑,拉著莫小川來到一旁長廊中的白石涼亭中,紅色的棉裙,緊緊地裹著她的身體,看起來,份外的迷人。她拉著莫小川坐下,面上的笑容不解,整個人看起來,端莊秀麗,十分的惹人疼愛。

    “媚兒這幾日,都不見回來,好似與她的姐姐關系融洽了不少。”柳卿柔說道。

    莫小川嗯了一聲。

    “對了,寧兒這段日子,已經跟著莞兒在練劍了,好像很喜歡的樣子。”柳卿柔又道。

    莫小川伸手抹了抹她的面頰,笑著點了點頭。

    “還有辛兒妹妹,這幾日,好像有了。”柳卿柔又道。

    “這個我知道。”莫小川終于還是拉起了柳卿柔的手,道:“你到底想說什么,便直說就是。”

    柳卿柔這般東拉西扯,被莫小川一句點破,面色泛起了潮紅,低下了頭,抿了抿嘴,這才小聲說道:“我、我也想給你生個孩子。奶奶都催促了好久了。”

    聽柳卿柔這么一說,莫小川的面色便是微微一變,不過,他很快收斂起來,并未讓柳卿柔看到這種變化。對于柳卿柔身體的原因,莫小川早已經是知曉,也不知柳承啟當時給她吃了什么,居然會使得她不會懷孕,這件事,莫小川很早之前,就察覺到了,為了不讓柳卿柔傷心難過,她并沒有對柳卿柔說起,只是讓陸婆婆暗中查看過莫小川的身子,同時,替她治療。

    不過,陸婆婆說她也沒有把握能夠治好柳卿柔。還需要分析藥理,可最快,怕也得三年才能有些效果。

    陸婆婆的話,讓莫小川多少有些失望,但陸婆婆說三年之后,應該會有希望,那總比完全沒有希望的好,莫小川也不想讓柳卿柔知道這件事之后傷心,便捏了捏她的臉蛋,道:“這種事,怎么能夠想什么時候有便什么時候有。龍英和燕兒,還有心兒她們不都沒有嘛,奶奶催促,你莫要理會,她老人家雖然是好意,可是,這種事,又豈能勉強得來。最多,我們多努力一下,也就是了……”

    柳卿柔聽到莫小川的話,面色又是一紅,不過,心中卻是甜蜜了許多,抱住莫小川放在自己臉上的手,又露出笑容,道:“還有一件事,我想問一問你。”

    “你說。”莫小川道,

    柳卿柔猶豫了一下,這才深吸一口氣,道:“我想說的是關于惠兒的事。惠兒已經跟在這邊有幾年的時間了。她的心思,你應該知曉的,難道,你打算,便讓她一直這樣住在府中等著?”

    柳卿柔的話,讓莫小川不由得一愣,沒想到,她會說起這件事。

    想起柳惠兒,莫小川不由得覺得有些頭疼,這丫頭這兩年也長大了一些,同時,性子也變得溫和了許多,只是,以前她那種略顯潑辣的性格,有什么事直說,讓人感覺還好一些,現在,每一次見到莫小川,她都會露出一雙憂郁的眼神,讓人看在眼中,實在是有些吃不消。

    但是,莫小川又不知該不該將她納為妾侍,這件事,實在是有些不好做。聽到柳卿柔問起,莫小川想了想,道:“這件事,還是先放一放吧。眼下,朝中那些人,總是盯著我,不斷的找麻煩,弄不好,那日我忍不住,便將他的腦袋擰下來,這幾日,實在是沒有心思想這些。”

    “朝中的事,我懂得不是很多。不過,媚兒卻懂得不少,你何不讓她幫你分析一下。或許,有什么好辦法呢。”柳卿柔口中的媚兒,自然是夏雛月了。

    從胡城名那件事之后,到現在,已經過去了幾個月,胡城名老實了很多。但夏雛月這個名字,卻很少被提起和用到了,王府的下人,稱呼夏雛月的時候,都稱呼媚夫人,至于柳卿柔她們,便與莫小川一樣,直呼她“媚兒”這個小名了。

    對于,夏雛月這個名字,好似被人忘記了一般。當然,這也是夏雛月的意思,想借此來拜托她身份上的敏感。

    聽到柳卿柔的話,莫小川擺了擺手,面上帶了幾分不快,道:“這丫頭,現在一直往她姐姐那邊跑,都快把我這個夫君忘記了,懶得提她。”

    柳卿柔看到莫小川像個孩子一樣,不由得掩口一笑,輕聲說道:“怎么?媚兒還沒有和你……”

    莫小川搖頭,道:“不說這個。少了她,正好在你這邊多努力一下。”莫小川說罷,嘿嘿一笑,惹得柳卿柔又是面色微紅,嬌嗔道:“我才不要,我若是整日霸占著你,怕是,其他姐妹便要對我有怨言了。”

    莫小川佯怒,道:“我看誰敢。”

    兩人說著,只見,林風正匆匆而來,柳卿柔知曉,莫小川又有了正事,便站起身來,道:“我先回房了。”

    莫小川嗯了一聲,招呼了一個丫鬟過來陪著柳卿柔離開,隨后,將林風叫了過來,問道:“出了什么事?”

    林風看了看左右,沒有下人在一旁,這才壓低了聲音,道:“王爺,柳承啟那邊,好似有了行動,昨夜,宮中出現了此刻,聽說,皇上受了傷。”

    “嗯?”莫小川抬起了眼眸,眉頭一鎖,道:“居然又此事?你可查清楚了?”

    “這件事,還不確定,我們在宮中的兄弟,也只是普通的侍衛,還接觸不到這些。怕是,居然如何,還要王爺親自看過才能確定。”

    “本王……知曉了……”莫小川的臉色變得嚴肅了起來。
11选5重号规律 7乐彩开奖 河北十一选五 3d开奖号码今晚* 凯尔特人史蒂文斯 彩票开奖黑龙江22选5 nba独行侠赛程 3分赛车规律 怎么在普通麻将上作弊 快乐飞艇违法吗 私募基金配资合法吗 11选5奖结果 快乐双彩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基本走势图 北京赛车pk10 11选5规则大全 pk10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