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停不下來

    在前往莫州的途中,一路上都很是平靜。在經過一處草原之時,眾人停下了腳步,此處,雖一眼望去,也是碧色一片,不過,莫小川對此,卻不怎么在意。畢竟,他在蠻夷草原征戰近三年的時間,對草原,自然是不會陌生的,但陸琪卻對此地很是感興趣。

    策馬而去,驚起無數的蝴蝶,加上,秋雨過后,天地之間的空氣,都變得清馨起來,草叢之中,沾染著水珠,晶瑩剔透,陸琪的笑聲傳了過來,惹得夏雛月也有些安奈不住,也策馬跟上。

    看著兩女在草叢之中飛奔的模樣,林風在一旁輕聲說道:“王爺,好福氣!”

    莫小川瞪了他一眼,道:“你也只有這點追求。”

    “嘿嘿……”林風一笑,看了看周圍的護衛都在邊上,隔著一段距離,這才說道:“您也是知曉的,屬下以前乃是一名采花俠盜,雖說,現在已經是朝廷的人,但這愛好嘛,卻還是在的,只是,自然比不上王爺了。”

    “采花賊便采花賊還什么俠盜?你倒是會給自己扣高帽。”

    聽到莫小川的話,林風也不介意,面不改色地笑了笑,道:“采花賊是外人的稱呼,自己總不能也這樣說自己吧。”

    “對了,韓成那邊,你可已經通知到了?”

    聽到莫小川問起正事,林風的面色一正,回道:“韓副統領那邊,已經回信,說他接到王爺的命令,便立刻動身,算算時間,現在差不多已經快到莫州了。”

    莫小川微微點頭,道:“如此,我們也該加快些腳步了。”

    “兩位夫人,似乎興致還不減,要不要再等一會兒……”林風自然知曉陸琪和莫小川的關系,此時,故意如此說,說罷之后,還小心地觀察著莫小川的面色,深怕說錯了話,見莫小川并未動怒,這才放下心來。

    莫小川伸手在他的肩頭用力地拍了一下,差點讓林風爬下來,看著他這副模樣,莫小川淡淡一笑,道:“有閑工夫的時候,好好練練你的功夫,莫要耍這些小聰明。”

    “屬下知道了。”林風笑道:“這不是沒有其他人嘛,才敢略微放肆一下。”

    莫小川哈哈一笑,道:“你這小子,現在越來越是油滑了。好了,我們休息半個時辰,也讓兄弟們吃些東西,一會兒,派人將她們叫回來,便趕路吧。”

    “是!”林風答應了一聲。

    夏雛月這邊,緊跟著陸琪,面上帶著微笑,道:“我說妹妹,你想通了嗎?”

    “想通什么?”

    “裝傻是吧?”

    “我看你是屁股上的傷不疼了吧?”

    “王爺可在一旁看著,你若是敢在他面前打我,我就哭給他看。”夏雛月說著,露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似乎說哭便要哭出來一般。

    陸琪蹙眉,道:“你這人,臉皮怎么練到這般厚的?”

    夏雛月聽到陸琪這句話,似乎沒了調笑的興趣,微微一怔,隨后,苦笑搖頭,道:“一個女子,想要在男人們掌控的世界里保全自己,要么臉皮夠厚,讓人只能嘴上占點便宜,要么,便只能讓他們真的占去便宜了。這也是無奈之舉,倒不是我想的,若是可能的話,我倒是想如妹妹那樣,在一個門派之中無憂無慮地長大,不用接觸那么多不堪入目的骯臟嘴臉,也不用違心地去說自己不愿意說的話。那樣,應該很快樂吧……”

    眼見夏雛月認真了起來,陸琪不由得深深地望了他一眼,也是低嘆一聲,道:“若是你真的生活在這種環境之中,估計,也不會喜歡了。”

    兩人的話題一時間,顯得有些沉重。夏雛月也感覺出了不對,隨即,笑道:“我們是出來游玩的,說這些做什么。話說,妹妹,你什么時候脫光了,鉆到王爺的被窩去?你若是一個人不敢,姐姐陪著你,我們彼此壯壯膽子,豈不是好?”

    “呸!”陸琪輕啐了一口,沒有答言,催馬前行。

    “妹妹,等等我啊。”夏雛月一副得逞的模樣,哈哈笑著追了上去。

    一個時辰不到,夏雛月和陸琪便趕了回來,兩個人的衣裙下擺,略染塵土,不過,看兩人神色,倒是玩耍的很是愉快。只不過,當夏雛月對著陸琪挑眉,示意她望向莫小川的時候,陸琪卻是面色一紅,別過了頭去。也不知,夏雛月又對陸琪說了什么,讓她此刻竟是心中害羞起來。

    莫小川對此,倒是沒有太在意,吩咐眾人趕路。

    隨即,便馬不停蹄地朝著莫州而去。又過了半日的時間,莫州城終于在望,眾人下馬步行,兩女都是穿著長裙,騎馬的時候,因而,均是跨坐著,這么長時間的路,陸琪本身功力深厚,倒是好一些。夏雛月在拳腳方面的武功太差,便有些受不了了。下了馬,一張美臉緊凝著,來到莫小川的身旁,眸若淡水,閃動著,似乎在說,“王爺抱抱……”。

    莫小川看在眼中,輕咳了一聲,道:“早讓你們乘轎,還不愿意,現在知道辛苦了吧?”

    “奴家知曉了。”夏雛月朝著莫小川靠了過去,抱住了他的胳膊,道:“今晚,王爺替奴家捏捏腿好不好?”

    “本王給你找幾個丫鬟便是。”莫小川說罷,突然,道:“不過,本王的腿倒是也有些酸疼,到時候,你和師傅,來替本王捏捏如何?媚兒?”莫小川說著,捏起了夏雛月的下巴。

    夏雛月“咯咯咯……”地一笑,道:“若是妹妹愿意的話,奴家自然是歡喜的。”

    幾人說著話,便看到,遠遠地一支隊伍朝著這邊而來,莫小川放目望去,只見,這支隊伍的前方是一隊女兵,為首之人,正是司徒琳兒。

    莫小川帶著眾人迎了上去。

    司徒琳兒抬眼看到夏雛月,面上閃出一絲詫異之色,隨即,便恢復了正常,她先是對著陸琪行了一禮,隨即,對著夏雛月笑道:“夏姐姐,許久不見。”

    “是啊,妹妹是愈發的俊了。姐姐都開人老珠黃了。”

    “若是我人老珠黃的時候,能如夏姐姐這般,那我倒是盼著這一日快些到來了。”

    司徒琳兒和夏雛月兩女,都是聰明人,此刻,兩人從對方的言談之中,便已經隱晦地表示出了自己的意思。夏雛月自然是毫不避諱地告知了司徒琳兒,自己已經跟了莫小川。而司徒琳兒表現的也很是大度,并不以為意。

    雖說,不知她們心中具體是如何想的,不過,在莫小川的面前,倒是一副和睦相處,彼此謙讓的模樣。陸琪對于兩女的心思,不是十分了解,她雖然聰明,可畢竟,對于人情世故經歷的還是太少。所以,也只能感覺到似乎有些不對,不過,即便如此,她的面色也不由得略感暗淡。

    她的身份,還是有些尷尬,即便是司徒琳兒,都沒有從這方面想。也唯有夏雛月人精一般的人物,又在這段時間,一直和她相處,才能感覺的出來。

    夏雛月來到他的身旁,道:“妹妹,你看,這些小丫頭,就是沒有風趣。看看她們的胸脯,再看看她們的屁股,豈能比的上妹妹你……”

    “閉嘴!”陸琪的臉都有些發黑了,雖說,夏雛月壓低了聲音,可是,周圍畢竟還是有一些護衛在的,即便他們聽不到,陸琪都感覺到自己有些臉紅心跳了。

    看到陸琪如此,夏雛月也見好就收,不過,臉上的笑容,更為燦爛了。

    回到莫州城的時候,已經是傍晚時分。莫小川便打消了去見韓成的打算。夜晚,司徒琳兒的房間內,莫小川躺在浴桶之中,司徒琳兒在一旁輕輕地撩著水,給他清洗著身子。

    被司徒琳兒的小手撫摸過身體,莫小川舒服地閉上了雙眼,輕聲說道:“還是回家好啊!”

    司徒琳兒抿嘴一笑,道:“你在外面的時候,難道夏姐姐沒有替你洗過?”

    “她?”莫小川笑了笑,道:“還是算了吧。”說罷,他猛地抓住了司徒琳兒的手腕,一把將她揪入了浴桶之中,惹得司徒琳兒一聲驚呼,隨即,嬌嗔,道:“這件衣服,是我特意為了見你才穿的,平日間都舍不得穿……”

    聽到司徒琳兒略微委屈的話語,莫小川笑道:“明日,讓人給你做上十件八件的,我莫小川的娘子,豈能連衣服都舍不得。不過,你穿什么樣子的衣服,我都覺得好看,但是,最好看的,還是什么都不穿……”莫小川說著,猛地捏向了司徒琳兒的酥胸,弄的司徒琳兒急忙多少,口中連聲討饒,整個人都笑得停不下來了。

    不一會兒,她身上的衣服,連同肚兜都被莫小川解去,丟出了浴桶。寬大的浴桶之中,司徒琳兒坐在莫小川的腿上,被莫小川緊緊地抱著,小嘴早已經被莫小川的舌頭堵上,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能輕聲喘息。

    莫小川抱著司徒琳兒吻了一會兒,突然將他翻轉了過來,直接進入了她的身體。司徒琳兒忍不住痛呼了一聲,道:“輕些,太久沒有過了……”

    莫小川深吸了一口氣,露出了一個明白的笑容,隨即,便溫柔了許多。
11选5重号规律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 美国股票指数道琼斯走势 2019番号封面推荐 河北20选5奖金 四川快乐12 姬野爱反恐24小时 在线 北京十一选五什么时候开市 3d独胆王毒胆预测专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 0708凯尔特人几身份进入季候 北京11选5综合走势图 机选双色球 山东11选5前二推 郑州站街女哪里最多 天津快乐10开奖结果体彩 上海时时乐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