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王妃

    顧府后院,顧連清迎著莫小川進入書房,蘇燕等人守在外面,連顧府的家丁也不準靠近。顧連清眼見莫小川面色凝重,知曉定然是出了大事,也不說話,只是坐在次位上,等著莫小川開口。

    莫小川看著顧連清,深吸了一口氣,道:“顧大人,本王要離開上京了。此次冒昧前來,乃是想托付你幾件事。”

    顧連清急忙起身躬身行禮,道:“王爺有什么吩咐,但說便是,屬下定當全力去辦,托付二字,愧不敢當。”

    莫小川擺了擺手,也不與他客氣,讓他坐下,道:“這里沒有外人,本王只想與顧大人說一會兒話,無需拘禮。”

    顧連清點點頭,坐直了身子,給莫小川倒了一杯茶。

    “梅世昌死了。”莫小川緩聲說道。

    顧連清的手一抖,灑了一些茶水出去,他詫異地抬起了臉,望向了莫小川,顧連清是個聰明人,對此,梅世昌之死,引起的后果,他幾乎是瞬間便想到了,緩緩地放下茶杯。他此刻,終于知曉莫小川為何如此著急,且面色凝重的來找他了。

    梅世昌的死,顯然是讓莫小川措手不及,若是不盡早趕赴燕國的話,怕是會引起很大的動亂來,而莫小川這么一走,看似波瀾不驚的上京城,怕是又會引出許多亂子來。

    畢竟,上京城的格局已經改變,柳承啟的隱退,使得上京城中空出了一部分勢力,這些人現在都在觀望莫小川,他這么一走,光憑顧連清一個人,顯然是無法給這些人信心,而且,那些之前與這些人斗了多年的保皇派,怕也會暗中下手,這件事不可謂不嚴重,一個弄不好,怕也不比燕國當今的局勢差。

    莫小川此次來找他,讓顧連清感覺到了莫小川對他的器重,盡管他很早以前便投靠到了莫小川這邊,但是莫小川一直都沒有真正的讓他做過什么事。

    眼下前來,顯然是要將這件事托付給他,這是一種榮耀,同時也是一個重擔,讓顧連清突然之間,便覺得肩頭的一沉,別看他現在風光了不少,還過的很自在,這全部是因為莫小川在上京。

    莫小川的身份,現在已然不同,即便他不上朝,分量絲毫不比朝中六部尚書和崔秀差,有他在,會讓很多人有所顧忌,不敢妄動,若是莫小川離開,那么,情況便會是另一番局面。

    顧連清還不敢保證,自己能夠彈壓的住,不說別的,便是皇宮里出來一位御書房的太監,他也得好臉應對,絕對不敢輕慢。顧連清沉眉苦思了一會兒,臉色十分的嚴肅,起身行禮,道:“王爺的意思,屬下明白了。不過,這件事屬下只能是全力以赴,卻不敢保證能夠盡善盡美。”

    莫小川搖頭,道:“這個,顧大人無需顧慮,你只需盡力去做便好。其他的事,你便不用多想,若是有什么解決不之事,可去王府中找柳卿柔。”

    “王妃?”顧連清猛地一怔,隨即明白了什么,別看柳卿柔只是一個弱女子,除了經商,以前也并未表現出什么大才來。但是,她的身份卻不一般,光是柳承啟的女兒,便讓許多人會心生顧忌。

    畢竟,柳承啟雖然退了下去,但是,柳卿柔還有兩個姐姐在外,這兩個姐姐本身沒什么,不過,他們的丈夫卻并非一般人,柳卿柔的大姐嫁給了靈州太守,這個靈州太守雖然是一個文官,卻身兼數職,掌控著靈州的十萬大軍,一直都在與西面的吐蕃作戰,乃是一個文武雙全的人物。而且,靈州之地,地處沙漠邊域,周圍只有一條路連接著外界,儼然便像是一個獨立的王國一般。即便是朝中,有的時候,對這里的掌控力也會差了許多。

    至于柳卿柔的二姐夫,乃是華州的一員武將,官拜副統領,眼下正在與南唐軍交戰。

    這兩個人,與莫小川并沒有什么來往,以前柳承啟在的時候,甚至與柳承啟,也很少往來,儼然便是一副安分守己的模樣,不過,即便這兩人到現在都和莫小川保持著距離,但柳卿柔的身份畢竟在那里,別人或多或少,會將這兩人打上莫小川的標簽。若是柳卿柔出面的話,效果自然是更好。

    何況,現在柳卿柔更是莫小川的正妻,老太后親自做媒,皇上主婚,雖是一個無官職在身的婦人,但走出來的話,便是六部尚書見了她,也需要行禮的。

    莫小川既然交代顧連清若是遇到解決不了的事,便去找柳卿柔,那么,想來也會留下一些后手,就是沒有后手,但只要柳卿柔出面,便會讓他少去許多的麻煩。有了這個后盾,顧連清頓時覺得自己似乎底氣足了不少,面上的愁容也隨之消散,重重地點頭,道:“若是王妃肯出面的話,屬下便有些把握了。”

    莫小川微微點頭,站起身來,道:“既如此,本王還有事,便先離開了。”

    “是,屬下送王爺。”顧連清跟著莫小川走出來,一直將莫小川送出府外,看著一行人離去,這才轉過身來。

    在他的身旁,顧二公子身子站的筆直,一張臉上滿是嚴肅之色,望著莫小川遠去,他的身子,也隨之慢慢地彎曲下來,不一會兒,又恢復到了平日的懶散模樣,對著身旁的家丁揚了揚眉毛,一臉得意之色。

    顧連清看在眼中,蹙了蹙眉頭,道:“整日只知沉迷女色,不求上進,王爺的年歲還沒有你大,你見著王爺,便不覺得自己羞愧嗎?”

    顧二公子大搖其頭,道:“王爺是什么人?我是什么人?人家是誰生的?我又是誰生的?再說,我的年紀比王爺大,那您的年紀又比王爺大出多少……”

    顧二公子一臉得色地說著,他身邊的家丁的臉色一個個變得難看起來。顧二公子的話音也越來越小了,他似乎也意識到了自己有些得意忘形了,眼前這位可是自己的老子,不是別人……

    果然,顧連清的臉黑了下來。

    “爹,對了,我好似忘記詢問王爺一件事,孩兒先去了……”顧二公子急忙朝著大門外跑了出去,追著莫小川的腳步,一溜煙沒影了。

    顧連清面色變了變,本想讓人將他追回來責罰一頓,不過,想到莫小川交代下來的事,心中便又覺得沉重不已,也淡了教兒子的心思,邁步回到了后院。

    不一會兒,顧二公子悄然地折返回來,看到顧連清已經不在,又大搖大擺地坐到了椅子上,面上再次浮現出了得意之色。

    一旁的家丁看在眼中,心中不禁有些疑惑,難道這鴻運是真的?以往若是二公子敢這樣說話,老爺不狠揍他一頓才怪,今日居然就這般輕易的不追究了……

    那之前無意中碰觸到莫小川的丫鬟也是雙眼發亮,面上的神情愈發豐富起來。
11选5重号规律 河北快3计划软件下载 免费游戏打麻将 福利彩票排列7开奖 日本av快播色情网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奖金 广东11选5 幸运快三人工免费计划app 重庆快乐十分结果走势图 日本av女神松岛枫 3d杀码专家 十一选五前三技巧 世界最快赛车速度 中国a片在线观看 云南11选5模拟投注 河北福彩排列五走势图 宁夏推倒胡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