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父子重逢

    花旗沖立在洛城的城頭,面上沒有笑容,反而異常的冷靜,甚至,有幾分悲涼之感。不知怎地,蹬上了他做夢都想等上的洛城,他卻沒有之前心中所思那般欣喜,心中卻是生出了許多的失落之感。

    當年,他被提拔成了前線大營的統領,他便發誓,一定要做到齊王沒有做完之事,燕國的洛城,遲早有一日要攻去這座燕國北方的門戶之地。

    現在,他當真已經攻去了洛城,反倒是感覺自己好似沒有了目標一般。

    “統領大人,曹成的人帶兵沖了過去,您看,要不要……”

    部將的話未說完,花旗沖卻是輕輕擺手,道:“罷了,只要不弄出大亂子,便莫要管他。”

    “是!”部將答應了一聲,退了下去。

    花旗沖的心思,其實很是簡單,既然曹成的人投靠了他,那么,他便要表現出自己的大度來,給這些人足夠的好處,再將曹成死死地壓著。雖然,他花旗沖沒有直接將曹成定罪的權力,但是,作為前線大營的統帥,即便曹成是副統領,關押起來的權力,他還是有的。

    只要將曹成看押,然后在這段時間內,將曹成的部眾完全地收服了,即便到時候曹成出來,也不足為患了。

    原本,花旗沖還不想與曹成鬧到這個地步,雖說曹成只是一個副統領,但是,若曹成當真與他鬧將起來,也會讓他很是頭疼的,但是,這一次,隨著一路勢如破竹的攻勢,讓他的信心也足見的膨脹起來。

    有了這一次破城的功勞,他更是變得有些是無忌憚了,即便是奪了曹成的權,估計皇上也不會怎樣吧?

    花旗沖抱著這樣的心思,自然能夠放手去做了。

    部將也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轉下去,對著下面的將領交代了幾句什么,這些將領便會意過來。如此一來,藍參將帶兵所過之處,其他人倒是主動給他讓開了道路。

    因此,藍參將帶著兵,直奔著城門而來。在他心中明白,只有這里的人,才是最適合的選擇。搶奪了此處的細軟,他可以將大部分自己截下,還不會太過招搖,若是搶下的是太過顯眼的東西,便不得不上交充公了。

    在軍中這么多年,這個道理,他還是明白的。

    藍參將帶著士兵沖入了城門前,將那些準備離開的人團團圍在了當中,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莫小川帶著護衛躲在街角,將這一切看在眼中,輕輕地搖了搖頭。

    林風也在一旁低嘆,道:“王爺,屬下知曉你心中必然不好受。不過,現在我們不宜插手。”

    莫小川輕嗯了一聲,道:“韓成那邊應該已經快準備好了吧?”

    林風道:“現在還沒有消息傳來。”

    “我們走……”莫小川輕聲說罷,轉身離去,臨走的時候,又朝著人群瞅了一眼。那邊,士兵們已經開始了搶奪。聚積在城門前的人,富戶很多,也有不少帶著家丁護衛的,官兵的搶奪,激起了他們的反抗。

    才剛過一會兒,莫小川他們說話的工夫,這邊已經有不少人因為反抗被前線大營的士兵砍倒在地。那些姿色不錯的富戶小姐們,平日里多在繡樓之中待著,很少出門。現在,卻是看著如此血淋淋的場面,更有士兵已經對她們起了歹念,開始上下其手。

    一時之間,女子的驚叫與各種慘叫混雜在了一起,怒罵之聲,呵斥之聲,嬉笑之聲,各種聲音接踵而來,傳入了莫小川的耳中,讓他不由得又蹙了蹙眉頭。

    突然,一聲怒喝,引起了莫小川的注意。便是在那吵雜混亂的聲音之聲,亦是那般的明顯,讓莫小川聽在耳中,好似渾身觸電一般,身體猛地僵直了起來。

    “王爺,怎么了?”林風渾然沒有感覺到雜亂的聲音之中有什么異樣。

    而莫小川卻猛地轉過了頭去。順著聲音望去,只見,在那聲音的來源之處,一個年輕的婦人,懷中抱著一個年幼的男童。婦人身旁,幾個家丁與丫鬟,各持兵刃正與前線大營的士兵交戰著。

    已經有兩個丫鬟倒在了地上,鮮血濺在了婦人和男童的身上。

    那小小孩童,居然也不哭鬧,只是一張小臉嚇得有些發白,使勁地對著士兵吐著口水。看他的模樣,仿佛口水可以將那些士兵淹死一般。

    而莫小川的目光,卻是緊緊地落在了婦人的身上,此刻,她身邊護著的人已經越來越少,整個人靠在城墻下,手中握著一把未曾出鞘的劍,因為太過用力的緣故,關節已經開始泛白。

    藍參將看著自己的士兵居然被幾個家丁和丫鬟殺了不少,而且,過了這么久,士兵們竟然還不能將這些人盡數斬殺,這讓他極大的憤怒起來。

    提著刀,藍參將便朝著婦人沖了過去。

    幾個家丁見狀,忙迎了上去,但是,還支持不到兩個回合,便被藍參將一刀斬殺。

    眼看著藍參將已經沖到了婦人的身邊,舉起刀來,便要砍下。這邊凝望著的莫小川,突然雙目變得一片赤紅,對著林風說了一句:“給韓成發信號,讓他提前出發。”話音未落,便是一聲炸響,下一刻,莫小川已經出現在了那婦人的身前,揮手便是一掌,披在了藍參將的戰馬馬頭之上。

    戰馬連聲音都未曾發出,腦袋便被排成了一團血肉,轟然摔出了老遠,藍參將也被摔倒在了地上,摔得鼻青臉腫。他口中怒罵著,爬了起來。

    只是,剛剛站起,他的臉色便是驟然一變,雙目圓睜,看著身前的莫小川,嚇得話都說不出來了,隔了半晌,這才張著口,道:“王王、王……王爺……”

    莫小川冷著臉,腳下猛地一踢,一具士兵的尸體便被他踢飛了出去,腦袋正對著藍參將的臉。

    “砰!”鮮血飛濺,兩顆腦袋同時撞裂,鮮血飛濺,腦漿濺得滿地都是。

    士兵們都呆住的,有些校尉以前遠遠地見過莫小川,此刻,頓時面色大變,急忙跪下磕頭。其他士兵見狀,雖然不明所以,但是,他們頂頭的將領都招惹不起的人,他們也是不敢惹,也紛紛地跪下磕起了頭來。

    先前還氣勢洶洶的士兵,此刻,嘩啦,跪倒了一片。那些正摁倒女子在忙乎的士兵,也是不敢怠慢,如此,在這等殘酷的場面之下,卻是出現了滑稽的一幕。

    許多士兵還沒穿起褲子,胯間的那話兒還直挺著,便忙跪了下來。

    百姓們見狀,也紛紛跪下,開始祈求莫小川救命。

    而此刻的莫小川,雙目卻已經漸漸地恢復了本來的黑白分明的顏色,他也不理會那些人,只是靜靜地回過頭來,望向了婦人。

    婦人看著也看著她,臉上帶著激動、詫異、興奮、愛慕等等……各種情愫。

    先前還在吐著口水的孩童,此刻,呆呆地看著莫小川,有些害怕地縮回了頭去。即便是年幼的他,也能感覺出來,莫小川要比之前那些士兵可怕多了。

    莫小川看著婦人,張了張口,竟是有些說不出話來,他的眼睛,甚至都有些濕潤起來。

    這會兒的工夫,林風已經命人發了信號出去。在三聲沖天炮竹響過之后,洛城外的山頂上,燃起了滾滾濃煙。看到濃煙之后,林風便帶著人匆匆地來到了莫小川的身旁,護在了周圍。

    “盈、盈盈……”莫小川終于說出了話,盡管,聲音略帶哽咽,他臉上,卻露出了笑容。

    對面的婦人,自然便是盈盈。她曾幻象過千百回,與莫小川再次見面的的模樣。但是,從未想過,會是在這般情況之下。其實,她離開之后,從未有一日不思念莫小川,一直都派人打聽著他的消息。現在終于再次見到了他,她反而有些不知該說什么了。

    看著莫小川那并未改變太多的面龐和變得成熟,甚至都略帶了幾分滄桑的眼神,她的心中有千言萬語,卻是一句都擠不出來。眼圈之中,已經浸滿了淚水,無聲地滾落下去。

    過了一會兒,她這才張開了口,勉強地一笑,兩個酒窩顯露在臉上,盡管沾染著鮮血,卻依舊如當初初見之時那般干凈。

    看著盈盈,莫小川握了握拳頭,邁步上前,伸出了手,猛地將她摟在了懷中。

    盈盈本來還有些矜持,但是,當她接觸到莫小川的懷抱之后,整個人卻是突然一軟,將頭靠在了他的肩頭,忍不住輕輕抽泣了起來。

    “我一直在找你。”莫小川低聲說道。

    “我信你。”盈盈低聲回道。

    “我很想你,很想,你知道嗎?”莫小川又道。

    “我也是,我知道的!”

    兩人這邊低聲說著話,莫小川抱著盈盈的手,越來越近,似乎深怕她再度離開一般。不覺之中,他用上了力,頓時,將盈盈懷中抱著的孩童擠得哇哇大叫起來,口中喊著“娘親”。

    莫小川一愣,隨即松開盈盈,看著粉嘟嘟的小臉,白玉雕琢出來一般的男童,他張了張口,有些艱難地問道:“他……”

    “他叫莫政。取政通人和之意。”盈盈說著,又是一笑,道:“我記得,以前你對我說過‘政通人和,百廢具興。’之言,故而便替他取了這個名字。若是你不喜的話,改了便是。”

    “喜歡,喜歡……”莫小川突然放肆地大聲笑了起來,心里一絲似有似無的擔心,隨風而去。看著莫政有些害怕的模樣,張口說道:“我是你老子,你是我兒子。”

    小家伙很是詫異地看著莫小川,小眼睛一眨一眨,卻是不敢說話。

    林風等眾護衛急忙跪下行禮,高聲呼道:“恭賀王爺父子重逢。”
11选5重号规律 黑龙江p62开奖号 原千岁2018作品封面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话果 捷报比分足球即时比分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体彩 黄金岛南昌麻将 重庆百变王牌计划全天 手机南昌麻将 快乐飞艇网 云南十一选五 江西11选5开奖视频 陕西快乐10分钟前三直走势图 十一选五河北开奖一 舒淇演过三级片吗 山东11选5和值走 山西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