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九十三章 領命

    天空一聲驚雷炸響,春雨不期而至,幾乎是在瞬間,上京城的天空,便被烏云籠罩,被陰霾遮蓋的天空與地面,完全由雨水接連。莫小川站在書房之中,一拳將面前的桌子打的四分五裂。

    “花旗沖,欺人太甚!”

    莫小川的話音陡然響起,穿破了雨幕,整個王府的人,都聽在了耳中,許多下人面露驚駭之色抬頭朝著小山頂端的書房望了過去。老道士提著酒壇子,正蹲在屋檐下,猛地聽到這么一聲,也是一愣,手中的酒壇子濺入許多的雨水之后,他這才發覺,急忙心疼地縮回了手,飲了一口,感覺味道變化不大,這才滿意地放下了酒壇子,自語道:“這小子,不知又出了什么事。”

    書房里,司徒玉兒面色發緊,緊咬薄唇看著莫小川,半晌說不出一句話來。

    良久之后,莫小川深吸一口氣,目光變得平靜了一些,緩緩問道:“萍兒睡了嗎?”

    “已經睡了!”司徒玉兒輕聲回道。

    萍兒,便是司徒玉兒為莫小川生的女兒,現在,小家伙已經學會了走道,小臉更是粉嘟嘟地,完全遺傳了其母的絕色容姿,十分的可愛,莫小川對這個女兒,也很是疼愛。

    “小川,此事應該還有回旋的余地,你莫要氣壞了身子。大哥應該做不出這等蠢事吧,我想,應該是花旗沖趁機陷害才是。”司徒玉兒看到莫小川的面色,有些擔心地又補充道。

    莫小川輕輕擺手,道:“事情沒有那么簡單,出云關丟了,北方的戰事已經到了我們西梁腹地之中,花旗沖和司徒兄的兩座營寨雖然暫時可以據守,卻阻擋不了太久。主要是花旗沖與司徒兄矛盾已深,無法通力協作,被燕軍攻破,也只是時間的問題。如若營寨破掉,戰線將直接被推到云州,而云州只是孤城一座,無險可守,這還不算。更重要的是,我們與北方蠻夷國的聯系,很可能會被梅世昌切斷,到時候,如若哈日查蓋那邊被梅世昌收買,后果將不堪設想。這件事,責任太大,司徒兄便是被人陷害,怕是脫不得干系……”

    “即便是因為下面的人玩忽職守也沒辦法嗎?”司徒玉兒的這句話,已經很是明顯了,是想讓莫小川從這方面下手,以保全司徒雄。

    莫小川眉頭緊鎖,道:“此次之事,怕是沒有那么簡單,以皇上的英明,豈會不知其中的利害,處置一個下面的都尉校尉,能管什么用?司徒兄這一次,怕是遇到麻煩了。本來,若是花旗沖不從中作梗,或許還有辦法,現在,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司徒玉兒聽罷,面色一下子變得煞白,眸中含淚,道:“如此說,大哥他是沒得救了?”

    莫小川輕輕搖頭,道:“此事,現在還說不準。你去看著萍兒便是,我入宮一趟,怕是,現在司徒兄已經在被押解回京的路上了,唉……”

    莫小川一聲輕嘆,轉身走出了書房。小三子和茹兒正等在門前,看到莫小川出來,小三子急忙上前,給莫小川撐傘,莫小川也不理會小三子個頭沒他高,舉傘的樣子有多么的別扭,只是扭頭對茹兒,道:“照顧好玉夫人。”說罷,便徑直朝著府門行去。

    路上,小三子看到一個正在忙碌的家丁,便扯起嗓子高聲喊道:“還愣著干什么,王爺要出門,快讓人去備馬,不,備轎,現在下雨了……”

    “備馬就好!”莫小川說了一句。

    “備馬,備馬,還是備馬,記住了……”小三子急忙又喊道。

    家丁不敢怠慢,匆匆地跑了出去……

    ……

    ……

    御書房中,莫小川滿身雨水地跪在了莫智淵的面前,莫智淵的臉色陰沉著,抬起眼皮,輕輕地瞅了莫小川一眼,道:“怎么?把自己弄得這么狼狽,是想讓朕心生同情,饒過你的部下嗎?”

    “臣不敢!”莫小川行禮道。

    “不敢?”莫智淵淡淡地說了一句,突然抬高了聲音,道:“最好想都不要想,朕不是太后,你的苦肉計對朕沒有用。”莫智淵的面上浮現出了怒容,道:“這便是你一手帶出來的將軍?”說著,將花旗沖的奏折直接摔在了莫小川的面前,道:“你看看,他都做了些什么好事?你指望朕饒了他?朕告訴你,這件事也有你的責任,人是你推薦的,又是你一手帶起來的。現在出了這么大的事,難道說,沒有你的責任?”

    “臣有罪。”莫小川低聲說道。

    “知道便好。”莫智淵冷著臉,道:“這件事,朕決不輕饒,念你剛剛完婚,朕不現在不想追究你的責任。但是,求情之事,便莫要再提……”

    “臣明白!”莫小川道。

    “明白還不出去?”莫智淵冷著臉,輕喝了一聲。

    “正因為臣明白,所以,臣今日來不是替司徒雄求情的。”莫小川猛地抬起了頭,道:“臣以為,現在黨務之急,不是追究責任,而是如何扭轉戰局。一旦梅世昌突破兩座大營的防守,那么,后果將不堪設想。”

    “這個朕自然知曉。”莫智淵說罷,突然話鋒一轉,道:“你如此說,可是你有辦法?”

    莫小川深吸了一口氣,道:“臣不才,肯定陛下允許,讓臣前往。若是不能扭轉戰局,臣甘愿領罪!”

    莫智淵的面色微微一變,眉頭緊蹙了起來,道:“你有把握?”

    “臣沒把握。”莫小川沉聲,道:“不過,臣會盡力而為。如若無法挽回敗局,臣甘愿奉上人頭。”

    莫智淵聽到莫小川此言,面色來回變幻,不知心中在思索什么,過了良久,他大手一擺,道:“準了。不過,此次事急,困難重重,朕給你派兩個幫手。明日你便知曉,退下吧!”

    “是!”莫小川行禮退出了御書房。

    回來的路上,大雨滂沱,從他的面上澆落,將他與坐下的小黑馬全部沖刷了一遍。

    莫小川的面色一路凝重,緩慢地朝著王府行去,一路上,除了雨聲,便是馬蹄敲擊地面的聲響,再無其他聲音……
11选5重号规律 福建11选5开奖信息 加拿大28怎么玩 广西11选5 日本女优激情性爱快播 吉林十一选五前三组选走势 27号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费城76人 幸运快三人工计划官网 秒速牛牛稳赢技巧 五分快三开奖结果 云南11选5稳杀技巧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任 小泽玛利亚中文字幕 台湾宾果28彩票计划 大发排列3怎么玩 最好的股票配资平台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