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十九章 兩難的境地

    寒風呼嘯而過,卷起幾絲塵土,掠過葉辛的發絲,也吹過了莫小川的面頰。兩人怔怔地望著彼此,均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碰面。面對葉辛的問話,莫小川不知該怎么回答。只是沉默著,不言語。

    葉辛等待一會兒,面上的失望之情漸濃,緩緩地搖了搖頭,道:“我明白了。”

    莫小川低嘆了一聲,道:“我沒想過,會在這里見到你。”

    “是啊。在你看來,只有在幽州才能見到我吧。”葉辛說道。

    莫小川來到葉辛的身旁,輕聲道:“我們之間的事,莫要與其他攙和到一起,可好?”

    “這可能嗎?”葉辛看著莫小川,捏了捏拳頭,道:“若是可以分開的話,那你現在放我走?可行?”

    莫小川低嘆一聲,伸手抓住了葉辛的手,道:“你知道,我現在不能這么做的。而且,兩軍交戰,刀槍無眼,你讓我怎能放心讓你此刻離開?”

    葉辛面帶苦笑,沒有說話,任憑莫小川拉著她,將她扶下了馬來。

    過了一會兒,林風等人也追了上來,看著被抓得葉門弟子,又瞅了瞅葉辛,林風也是滿臉詫異之色,他也沒想到,自己追的人,居然會是葉辛。

    “走吧。”當著眾人的面,莫小川也不想多說什么,扭頭輕聲說了一句。

    陸琪卻抱著劍,低聲說道:“好像,漏掉了一個。”

    葉辛聽到耳中,身子猛地一緊。

    莫小川側目看了看葉辛,隨即,對著陸琪輕輕搖頭,道:“罷了。”說罷,拉著葉辛朝涿州城的方向行了過去。

    林風看著莫小川的背影,有些猶豫不定,不知該不該去追。

    陸琪瞅了林風一眼,道:“回吧。走脫的應該不止那一個,在我們追來之前,已經有一隊人提前離開了。”

    林風的面色微微發白,莫小川再三交代過,切不可放走一人,以免給幽州城通風報信。眼下,自己的這個任務,算是完全的搞砸了。他被陸琪如此一提醒,也頓時明白過來。葉辛在葉門的身份不同。在她的身邊,除了幾個隨行之人,估計,葉展云還會暗中派人保護他。這些人必然知道事情不妙,先行離開,去通風報信了。

    若是提前離開這些人不分開的話,莫小川和陸琪還有可能追上,他們若是一旦分開,必然是無法追擊。即便莫小川和陸琪的武功再高,也不可能同時去追幾路人。

    所以,想要突襲幽州城,現在看來,已經是不可能的了。

    林風此刻,也明白了莫小川為何要說出那句“走吧”,這句話,一來是給葉辛一個面子,不好當著她的面去追擊她的隨行之人。二來,莫小川也早已經想了明白,想要將逃走的人,抓回來,怕是比登天還難了。與其在這方面浪費時間,還不如盡快地整頓人馬,在幽州城未反應過來之前攻過去。

    盡管如此,林風的心中,還是對自己的失職有些自責。一行人回到了涿州城。一路上,葉辛將一切都看在了眼中。涿州城的景象,并未如她想象的那般。整體上看起來,井然有序,因攻城而傷亡的士兵,此刻已經清理。即便是鮮血,也盡可能地洗凈,洗不去的,也都用土掩蓋了起來。

    整個涿州城,除了守城的士兵已經換去,好似,一切都沒有改變一般。

    莫小川對此也很是滿意,寇一郎的確是個人才,之前在處理易州城的時候,他還有些地方做的不太周到,但是,在處理涿州的時候,卻已經十分的完善了。看來,在這方面,他是下了苦功的。

    莫小川不說話,只是緊緊地捏著葉辛的手。與葉辛一起的葉門弟子,莫小川也沒有太過為難他們。不過,這些人的武功都不弱,為了以防萬一,還是捆上了手,被人押著。

    行至間,莫小川扭頭看了葉辛一眼,只見她的面色略微轉好,心中稍稍安定。先將葉辛送回帳中,他大步來到城中府衙。此刻,寇一郎正在這邊忙著一干事物。臨時認命官員等等,這些事,莫小川全部都交給了他處理。

    因此,寇一郎現在的權力很大,但是,權力大的同時,卻也讓他十分的勞累。

    看到莫小川前來,寇一郎急忙將手頭的事,交給了其他人處理,迎了過來。

    “王爺,末將按著易州的方法,略作改動,將原來城中的衙門保留了下來,不過,原來知府已經換了……”

    寇一郎正要詳細的解釋,莫小川輕輕擺手,道:“這些,你自己看著辦便好,完后,給我報一份詳盡文書便好。”

    “是!”寇一郎點頭,心中卻是松了一口氣。在處理這些事的時候,有很多,都需要他臨時權宜。因此,莫小川若是不給他放權的話,他還真的不好做。現在,莫小川對他如此放心,讓他不由得有些感激。

    莫小川伸手在寇一郎的肩頭拍了拍,道:“一郎,我想讓你暫時駐守在涿州城。”

    “嗯?”寇一郎面帶詫異地抬起了頭來。

    莫小川解釋,道:“涿州這邊的事,應該已經被傳回到了幽州。我們再想奇襲,怕是頗為難辦。現在唯一能做的,便是盡快地出兵。而涿州現在便是我們的后方重地,如果失手,后果將不堪設想。因此,我想讓你守在此地。一來,鎮守此處,防患未然。二來,也好盡快地將涿州之事處理好。此地的百姓記得恩威并施才好。具體如何做,你自己看著辦。”

    “是!”寇一郎猛地跪了下來,道:“王爺如此看重,屬下定然不會有負王爺重托。”

    莫小川雙手將寇一郎扶起,道:“嗯!眼下,也唯有你,最能讓我放心。我給你留四萬人。若是皇上有旨傳來,你可分兵去攻定州,以減保縣之急。”

    “是!”寇一郎又答應一聲,重重地點頭。

    莫小川在他的肩頭輕輕拍了兩下,然后,轉身離開。

    看著莫小川離去,寇一郎握了握拳,心中只感覺,當初選擇跟著章立一起起兵,這個選擇并沒有錯。

    莫小川離開府衙,徑直回到了自己的帳中。

    新軍大營的士兵,并未盡數都入城,章立和盧尚兩人率領的五萬人,此刻,一直都在城外待命。

    回到帳中,葉辛正一個人呆坐著。看到莫小川進來,下意識地站起了身來,后退一步。莫小川看在眼中,輕輕搖頭,隨即,緩緩地行至她的身旁,輕嘆一聲,道:“怎么?我如今難道這般可怕?”

    葉辛咬了咬嘴唇,道:“你不是已經起兵反了西梁么?怎么會出現在這里?難道你兵敗……”說到此處,葉辛又感覺不像,所以,閉上了嘴。

    莫小川在她的身旁坐下,仰起頭看了看帳頂,輕聲道:“反西梁,只是我與皇上的一條計謀,為的便是騙過葉逸,好直取幽州,我如此說,不知你明白與否?”

    葉辛的面色變了變,卻是沒有說話。

    莫小川轉過頭,伸手去抓葉辛的手。葉辛卻下意識地脫開了。莫小川又伸手去抓,葉辛又躲。莫小川再次抓去,葉辛卻是未能躲開,小手被莫小川捏在了手中。她掙扎了一下,未能掙脫,干脆別過了頭去,不去看莫小川。

    莫小川笑了笑,道:“此處已經沒有外人了,你若是心中有了怨氣,想罵人,便罵吧。”

    葉辛一愣,扭過了頭來,看著莫小川,目光略微柔和,隨即,又扭過了頭去,道:“我現在只不過是階下囚,你乃是西梁的王爺,我豈敢說你半句。”

    “我知道你的心中有怨氣。也知曉你必然怪我。不過,你要知道。你對你的心意是沒有變的。”

    “現在說這些,還有意義嗎?”葉辛扭頭看著莫小川,道:“即便我怪你,我罵你。那又能怎樣?你殺的燕國士兵能夠活得過來?還是被你們西梁軍殺死的燕國百姓能過活過來?亦或者說,我現在讓你退出燕國境內,你會聽我的?”

    莫小川站起身來,雙手抓在葉辛的肩膀處,雙眸緊盯著她,道:“我不知怎么對你解釋才好。我只是想,讓你將我們兩人之間的事,不要與國事糾纏在一起。你要知曉,兩國相爭,這并非是我莫小川一人可以左右的。就如同,在出云關,現在燕國近五十萬大軍正在攻打西梁。若是出云關破。云州便無天險可守,前線大營不足二十萬人,如何能夠抵擋得住梅世昌的五十萬人,到時候,云州、蔚州、應州,三州治下的七座城池,近百萬百姓該當如何自處?我想,他們未必如我莫小川一般,并不過分滋擾百姓。或許,他們若是攻去應州和蔚州無法突破之后,便會燒殺搶掠一番,退兵至出云關,然后,用這七城來拖著西梁。到時候,你又如何作想?難道燕國的百姓是百姓,西梁的百姓便不是百姓?”

    葉辛的面色微微發白,隨即,使勁地搖了搖頭,道:“我只是一個女子,我不懂得這么多。我此次出來,一直在擔心你的會不會吃苦,會不會被你伯父追殺。可是,我怎么也沒想到,當我看到你的時候,卻是你在追殺我們燕國人。你讓我該怎么做?”

    這個時候,門外林風輕聲說道:“王爺,將士們已經準備好了,章將軍讓我過來請示,何時出兵?”

    莫小川深吸了一口氣,對外道:“讓章立帶兵先走。我隨后趕到。”

    “是!”林風答應一聲,悄然離去。

    葉辛聽到莫小川的話,低下了頭來,雙目浸滿了淚水,道:“你根本就沒想過我的感受,你現在讓我怎么面對你。看著你去殺我們燕國人,我若是心中沒有一絲感覺的話,那我還配做燕人,配做一個人嗎?”

    莫小川的面色肅然起來,看著葉辛,輕輕搖頭,道:“我知道,我現在說什么,都沒有用。無法改變你的心中的想法,不過,我也只能如此做。對于你,我也只能說生抱歉。”說罷,莫小川轉身行出了帳外,然后對著護衛高聲下令,道:“保護到葉姑娘,不可讓她有半點閃失。”

    “是!”護衛高聲答應。

    葉辛怔怔地看著帳門,隨后,低下頭來,雙手捂著面頰,輕聲哭泣了起來。她當初之所以拒絕跟著莫小川回西梁,便是不想有一天,自己要面對如此一幕,可是,怎么也沒想到,現在居然還是讓他處在了這種兩難的境地。
11选5重号规律 山东22选五开奖结果 江西今天11选5开 广西快3怎样提成 大发pk10计划网 打麻将基本玩法 天津休彩十一选五开 好运快3软件 疯狂飞艇在线计划 有版深雪2019最新番号 重庆快乐10分钟同尾开奖结果一定牛 快乐赛车玩法 三级片做爱片 河北11选5派奖 山西快乐十分 贵州快三同号推荐 江苏七位数规则和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