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十章 是禍是福

    “師弟,你怎么了?”文芳站在莫小川的身旁,一臉的緊張之色。莫小川起先沒有動彈,過了一會兒,緩緩地收回目光,投向了文芳,他還從未見過文芳如此緊張的時候。看在眼中,不由得眼神略微柔和了一些,伸出手來,抓起文芳的胳膊,看著她手臂上的鮮血,輕聲問道:“疼嗎?”

    文芳微微一愣,這才反應過來。低頭看了自己的手臂一眼,面色略微有些茫然,似乎覺得,這個時候,在這種情況之下,莫小川是不應該關心自己的傷的。

    不過,看著莫小川的眼神之中透出一絲關切,她還是忍不住輕輕地搖了搖頭,道:“不疼!”

    莫小川微笑搖頭,抓住文芳的衣襟,猛地一撕,只聽得“呲啦”一聲,文芳的衣襟被扯下一塊來。文芳睜大了雙眼,隨即,驚呼一聲,道:“你做什么?”

    莫小川抓著一緊緩緩地裹到了她的手臂上,道:“你說我做什么?”

    文芳先前面上的緊張之色,因為莫小川的這一舉動完全的沒有了,沉著臉,道:“誰要你幫我裹扎啦。這點小傷,又不礙事。再說,人家別人都是撕自己的衣服,你干嗎撕我的?”

    莫小川將衣襟裹好了系上,輕輕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衣服,道:“我這是皇上御賜的蟒袍,豈能隨意撕毀。”

    “可以撕里面的啊。”文芳怒道。

    “我的衣服很貴的。”莫小川作出一副無奈狀。

    “你……”文芳輕哼了一聲,不去理他了。

    “好了,你回去吧。這邊的事,我還要處理一下。”莫小川隨意地擺了擺手。這個時候,文芳的確是不適合留在此處,之前莫小川之所以讓她留下,無非是為了她的安全。因為,在那個時候,莫小川還不能確定,到底有多少人埋伏在旁邊,自己追出去,又要面對多少人。

    更無從判斷對方的武功如何。但是,能夠將晨公公傷成那樣,對方的功夫,必然是不差的,即便文芳已經是宗師境界,放眼整個中原,也可以算的上是高手。但是,畢竟她距離絕頂高手,還是有距離的。

    聽到莫小川的話,文芳蹙了蹙眉頭,道:“為什么要我回去?”

    “你在這邊能做什么?”莫小川指了指地上的尸體,道:“這個人,先前是和你交手的,你若是留下來,一會兒處理起事來,怕是多有麻煩。快走吧……”

    文芳面上露出了疑惑之色。莫小川沉下了臉,道:“還不走?”

    “好啦,走就走,誰稀罕。”文芳說罷,輕哼了一聲,扭頭就走。一旁的禁衛軍,卻是不知該不該阻攔,一時之間,愣在了那里。看著文芳一步步走來,卻是感覺讓道不對,不讓道,也是不對。

    莫小川見狀,目光掃過,對著站在文芳前方的禁衛軍士兵瞪了一眼。那些士兵此刻,也正朝他望去,看到莫小川的眼神,下意識地打了一個冷顫,急忙讓到了一旁。

    文芳對著禁衛軍的士兵又哼了一下,大步地離開了。

    看著文芳離開,莫小川略松了口氣,瞅著晨公公的尸體,也不知在思索什么。

    沒過多久,一隊人馬急奔而來,直接來到莫小川的身旁,眾人下馬,齊齊行禮,來人,正是蘇燕和一眾護衛。

    莫小川輕輕地擺了擺手,道:“無需多禮。”說著,上下打量的蘇燕一番,見他的衣衫有些凌亂,滿臉的風塵之色,便輕聲問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蘇燕面露愧色,將他護送三位欽差所發生的事情,簡單的對莫小川講了一遍。

    就在蘇燕的話音剛落,便見從宮門之中,一隊人急速的跑出,朝著莫小川這邊而來。蘇燕站起了身,朝著來人望去。

    來的這幫人,為首的是一個太監,身后跟著的,乃是宮中的侍衛。

    這些人,來到近前之后,太監高聲喊道:“皇上口諭,將莫小川押入宮中候審。”

    伴著太監的話音落下,那些侍衛們陡然朝著莫小川圍攏了過來。蘇燕看在眼中,猛地一揮手,高聲喝道:“我看你們誰敢。”說罷,帶著護衛徑直擋在了莫小川的面前。

    那太監的面色一變,高聲喝道:“怎么?你們要造反不成?”

    蘇燕剛要說話,卻感覺肩頭一緊,扭過頭來,只見莫小川的手正放在他的肩膀之上,忍不住道:“王爺,您……”

    莫小川微微搖頭,道:“帶著兄弟們回去,替我給章立他們傳話,讓他們切勿因為此事而做出什么過激之舉來。若是不聽命令,休怪本王無情。”

    蘇燕本來還想說些什么,卻見莫小川的眼神變得凌厲的起來,她忍不住吞咽了一口氣唾沫,卻是不敢多言了。

    莫小川讓過蘇燕,大步來到那太監的面前,猛地一甩手,便是一巴掌。

    “啪!”

    清脆的響聲,極為的刺耳。

    此刻,本來周圍便無人敢說話,加上這個巴掌之后,更是寂靜無聲,那太監直接被莫小川打倒在地,怕起來之后,愣了一下,隨后,捂著臉,怒道:“莫小川,你敢抗旨不成?”

    莫小川瞅了他一眼,冷聲道:“皇上的話,我自會遵從,不過,你一個閹貨,也敢亂給人扣帽子,是不是嫌自己命長了?”

    “你……”

    太監正要出口,莫小川卻直接從他的身旁走了過去,同時口中輕聲說道:“你若是再敢多說一句,老子便宰了你。”

    那太監的面色猛地煞白,他這才反應過來,自己面對的是誰。這位可是連晨公公都敢宰的主,殺一個他,怕是,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隨即,急忙合上了嘴。

    一旁的宮中侍衛,看著莫小川一步步地從他們的身旁行去,也是沒有一人敢阻攔。

    太監擦了擦額頭的汗,猛地一咬牙,朝著莫小川跑了過來,道:“王爺,方才小的只是被您的護衛嚇著了,才胡亂說話的。您大人有大量,切莫與我等計較。”

    太監說罷,一旁的侍衛恨不得上去抽他幾個嘴巴。本來這事,就不關他們什么事,現在被太監如此一說,倒是顯得好像他們也跟著為難莫小川一般。對于莫小川,這些侍衛是不想得罪的。此刻,看到莫小川所行的方向,是朝著宮門而去的,而且,看樣子,莫小川也沒有在意太監的話,侍衛們這才放下心來。

    蘇燕他們卻是面帶驚訝之色,怎么也沒想到,莫小川就這么朝著宮中行去,一時間,眾護衛同時呼道:“王爺……”

    莫小川沒有回頭,只是朝后面揮了揮手,淡淡地說道:“蘇燕,你沒有聽到本王的話嗎?”

    蘇燕緊咬著牙關,猛地跪了下來,他身旁的護衛們也跟著跪下,齊齊磕頭,蘇燕高聲道:“王爺,屬下知曉,您一定會沒事的。”說罷,站起身來,對著護衛下令,道:“走!”

    說罷,眾護衛齊齊上馬,朝著王府而去。

    莫小川的腳下沒有停滯,但是,馬蹄聲傳入耳中,卻讓他的眉頭跳動了幾下。這一次,是禍是福,他自己也拿捏不準,不過,心中卻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似乎,這一次,入宮會麻煩多多。
11选5重号规律 青海快三走势图软件 白城吉祥棋牌老版下载 大乐129期开奖 北京十一选五前三直 福建22选7开奖结果 190bp踢球者即时指数踢 湖北快三一定牛预测号 一分赛车开奖结果今天 古田美穗东京热种子 内蒙古十一选五结果 福彩辽宁35选7中5个号多少钱 正规理财平台哪家好 老快3江苏 2013年排列三预测彩宝贝 2019理财平台排名 网上五分快三骗局揭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