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十八章 奇謀

    上京城中,莫智淵這些日子神情一直很是凝重,寇古被他單獨召見了多次。所為之事,無非是燕國突然調集大軍之事。同時,莫小川對于南唐,也是有所顧忌。

    畢竟,葉逸敢如此是無忌憚的調集大軍,必然是與南唐那邊達成了什么契約。不然的話,他將大軍調集到西北方向,那南邊的防御將會空虛起來。南唐若是趁機攻來,后果將不堪設想,葉逸雖然自負,亦自大。可是,莫智淵知曉,這個人,還是有些聰明才智的。所以,他不可能做出這等蠢事來。

    如此推斷,那么,南唐那邊的態度,便有些讓人難以琢磨明白了。

    這一日,寇古又奉命來到了御書房中,此次前來的,還有章博昌等人。西梁的國事,一般都不是朝堂之上解決的,在朝堂之中,大多都是解決一些矛盾糾紛,例如上一次莫小川與花旗沖之爭,這需要百官見證,因此,才會放在朝堂。另外便是公布一些決定。至于細節問題,大多數都是在御書房之中商榷。

    因此,寇古等人,被莫智淵召到御書房中,也已經習以為常。

    看著眾人到齊,莫智淵從桌案后方走了出來,吩咐眾人坐下,隨后,又讓太監端上了茶來,這才開口,道:“諸位愛卿,這幾日燕國和南唐的動向,你們也已經熟知。可想出了對敵之策?”

    眾人相互對望一眼,他們心中都是有想法的,但是,這種場合之下,卻不是隨便就能開口發言的。章博昌望向了寇古,卻見寇古對他微微點頭,如此,章博昌的心中有數,起身施禮,道:“皇上,臣覺得,如今還是先要弄清楚南唐到底有什么陰謀,若是他們與燕國聯合,我們卻是不得不防。如今燕國那邊調集了幾十萬大軍,直逼東北方向邊疆,那里如今只有王爺一人在作戰,怕是,不可大意。”

    莫智淵輕輕地點了點頭,道:“章愛卿所言有理,不過,南唐的態度,現在還不好確定。即便是現在派人去查探,怕是,時間上,也是來不及,眼下,還是要先解決燕國之患。”

    寇古也起身道:“此次,葉逸舉全國之力來犯,怕是已經下定了決心。而南唐那邊,依臣之見,怕是在觀望。他們要看看到底是我們贏還是燕國贏,若是我們贏了,怕是,他們就會與我們聯合,然后攻去燕國,若是我們輸了,那么,他們便會趁機來犯,與燕國一起來瓜分我們。所以,南唐那邊,其實,查與不查,結果都不會有太大的改變。如今之計,還是全力面對燕國,然后對南唐有所提防,這也是臣能想到最好的對策了。”

    莫智淵思考了一會兒,微微點頭,又將目光轉向了其他幾位大臣,征求他們的意見,只見其余眾臣,相互低聲說了幾句什么,然后一起齊身,回道:“臣等附議。”

    莫智淵見他們也已經沒有了什么好的主意,便輕輕抬手示意他們坐下,隨后,又對眾人,道:“既然,大方向上,諸位愛卿均已經統一了意見,那么,便商議一下,如何面對燕軍吧。如今,晨郡王正在草原腹地征討蠻夷軍。前日已經傳來捷報,雖說蠻夷軍并未被消滅,卻已經被打退。燕國即便是與蠻夷軍有什么陰謀,也應該用不到了。只是,此次燕國并非如上次一般,只是讓北疆大營出兵,而是調集了燕國大半的兵力,而且,還有梅世昌作為統帥。此事,不可小覷,你們可有什么退敵之策?”

    眾臣低聲商議一會兒,好似均沒有什么好的決策。西梁不同與燕國,在軍事上,西梁雖強,可四面環敵。上有蠻夷國,下有南唐和楚國,左有吐蕃,右有燕國。

    因此,西梁并不可能如同燕國那樣,調集全國大半兵力來參戰的。現在能依靠的也唯有前線大營和新軍大營了。而前線大營和新軍大營之間,還并不和睦,讓他們合作,怕是一個不好,非但沒有好的效果,還會起反作用。

    尤其是,現在花旗沖還在上京之上,莫小川也未必能夠指揮的動前線大營,因此,若是仔細說來,如今也只有新軍大營守在那邊而已。

    面對這般情況,誰也沒有什么好的建議。

    商議了一上午,只到晌午過去,也沒有最后定下來該如何做,這些大臣,都是一大早便被莫智淵喚來的,到現在,都有些餓了。只是,莫智淵并非如同其他國的皇帝那邊,每一餐,都有上百道菜。他這個皇帝,做的還是很簡潔的,每次,也只準備自己一個人的飯。

    當晨公公將飯菜端來之后,莫智淵便吩咐眾臣一起吃一些,可是,眾位大臣看到莫智淵只有這么一點食物,豈敢與皇帝搶飯吃,因此,紛紛推脫,說自己不餓。

    莫智淵聽著他們之中,有些人肚子都餓得汩汩叫了,口中卻說著自己不餓,不由得搖了搖頭。便吩咐晨公公將自己的飯菜也端了下去,索性自己也不吃了。

    君臣繼續商議,一直到下午時分,也沒有確定下來。莫智淵便讓眾人散了,不過,卻將寇古留了下來。

    寇古知道,皇帝是有些話要私下里問他,也不動聲色,直到眾臣均已離開,莫智淵這才看著寇古說道:“寇愛卿,朕有意讓花旗沖回去御敵,你覺得如何?”

    寇古思索片刻,道:“花統領與燕軍作戰多年,讓他去防守,倒是一個合適的人選。只是,臣擔心,花統領會不會和王爺意見不合,引起不必要的麻煩,若是如此的話,怕是,皇上的用心,非但不能達成,還會有后患。”

    莫智淵想了想,微微點頭,道:“寇愛卿擔心的是。不過,朕是想將小川調回來。”

    “調回來?”寇古臉上露出了不解之色,道:“皇上的意思,老臣有些不明白。”

    莫智淵邁步來到一旁的屏風邊上,抬起手來,捏住了屏風上面掛著的山水畫布,輕輕一拉,畫布便被揪到了一旁,在畫布之后,露出了,一張軍事地圖來,地圖上面對于燕國和西梁之間的地形標記的很是明了。當初,莫小川初次看到之后,也很是驚訝,這地圖的比例居然如此精確。

    不過,當他后來進入過莫穎住處的那座古墓之后,便明白過來,這地圖,定然也是羅伊敏留下來的,以羅伊敏的聰明才智和她當時的權勢,想要繪制出這種地圖來,應該不是一個不可能之事。

    寇古顯然也不是第一次看到這地圖,臉上并沒有什么驚訝之色,只是靜靜地站立在一旁,等待著莫智淵的吩咐。

    莫智淵將目光落在地圖之上,掃了一眼之后,緩緩地抬起手,指著其中一處,道:“這里,雖然地勢險惡,卻并非不可逾越。以前,之所以,我們和燕國人,都不會選擇這里用兵,是因為,就算是躍過此地,也會有匆匆關卡,而且,還有幾百里的山地,極為不好行走,若是選擇這里強攻的話,會有極大的風險。不過,這一次,葉逸敢調集燕國大半兵力攻向出云關,那么,這里便會空虛,讓小川率軍來攻打這里,可能會收到奇效。”

    莫智淵說罷,臉上掛上了一絲微笑。

    寇古看在眼中,卻是神色有些凝重,過了一會兒,輕聲說道:“皇上,如此,雖然也是一個辦法,若是做好了,著實會收到奇效。但是,這里的地形復雜,易守難攻,攻去此地,是不是太過冒險了一些?”

    莫智淵搖了搖頭,道:“寇愛卿所言也是有道理的,不過,你怕是還不了解小川。他擅長的,并非是花旗沖那般正統兵法,而是善使奇謀,由他率軍攻去,成功的希望很大。而由花旗沖去防守的話,至少防住燕軍三個月是沒有問題的。”

    寇輕輕點頭,道:“那如何將王爺召回來,若是,不說明的話,怕是會讓王爺多想。如果派人說明,又會增加泄露的危險。”

    “朕自有辦法。”莫智淵說罷,臉上露出了笑容,道:“寇愛卿,你也餓了吧。我們一起用些吧。”

    寇古搖頭,道:“不了,眼下兵部的公務脫不開身,臣還要回兵部一趟。”隨后,寇古告退而去。

    莫智淵深吸了一口氣,吩咐晨公公將他之前的飯菜端了上來。

    晨公公站在一旁,輕聲言道:“皇上,飯菜都涼了,讓他們重新做過吧。”

    莫智淵卻擺了擺手,道:“不必!”隨后,便將那些已經涼了飯菜,就那般吃了下去。
11选5重号规律 浙江体彩20选5开奖结果今天 湖北快三牛彩专用走 上海11选5官网 扑克麻将哪里买 重庆时彩app 幸运飞艇免费计划 山西11选5 辽宁快乐12选5技巧 快乐10分钟开 日本a片电影有哪些 正好彩票网黑龙江11选5走势图 免费欢乐麻将下载 牛彩网3d图谜 银川沐足店怎么玩 快3官网 3d独胆王毒胆预测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