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八十七章 聰明的女人

    對于梅小莞這么大的反應,莫小川完全沒有預料。他不明白,為什么小丫頭會突然有這種轉變,忍不住搖了搖頭,不再去想這些。來到隔壁的屋子,老媽子和丫鬟正在照顧著他的女兒。見到莫小川,便急忙行禮,莫小川擺了擺手,示意她們無需緊張。

    來到近前,看著小家伙熟睡的模樣,莫小川的心情也似乎好了一些。

    沒過多久,司徒玉兒也走了進來,見莫小川小心翼翼地坐在女兒身旁,她的臉上不禁掛起了微笑,來到近前,道:“睡著了?”

    莫小川微笑點頭,道:“好了,我們不要吵她,回屋吧。”

    司徒玉兒卻輕輕搖頭,道:“今日,不讓你陪著我了。”

    “為何?”莫小川詫異。

    司徒玉兒面色微紅,看了看一旁的丫鬟和老媽子。

    這些下人,也是機靈之人,頓時明白,王爺和夫人要說一些他人不宜在一旁的話語了,便紛紛退了出去。

    在她們離開之后,司徒玉兒這才道:“我不能總是一個人霸占著你。再說,你與我住在一起,我又不能服侍你,看著你難受,我總覺得有些愧疚。你去燕兒那邊也好,或者去龍英那里也罷,就是去姐姐那里,也由著你的。”

    莫小川撓了撓頭,道:“我這算不算是被老婆踹下了床?”

    司徒玉兒忍不住一笑,道:“哪里有人敢踹你啊。對了,咱們的女兒還沒有名字,你給她起個名字吧。”

    莫小川一拍腦門,道:“這個,差點就忘記了。看我這爹當的……”說罷,笑了笑,道:“不過,她還不會叫爹,讓我總是忘記。叫個什么好呢?”莫小川想了想,道:“先給她起個小名,叫妞妞吧。回頭仔細想想,再正式給她起名字。對了,過兩日,你抱著她去一趟宮中,讓奶奶看看。奶奶說不定,早就給她準備好了名字。”

    “好,我記下了。”司徒玉兒臉上帶著笑容,道:“你去吧。再晚了,她們也該睡了。”

    莫小川摟過了她的身子,在她的面頰上親了一口,道:“那我出去了。”

    “嗯!”司徒玉兒輕輕點頭。

    莫小川走出了屋門,卻是有些不知該往哪里走了,去龍英那邊吧。她的房間還挨著陸婆婆,萬一半夜傳出聲音,陸婆婆再提著鞋,罵上一頓,便不好了。

    去燕兒那邊?想想,還是作罷了。既然,明日還要上朝堂,今日,也該商議一下此事。便去司徒琳兒那里吧,大不了睡一晚上書房就是了。

    想到這里,他邁步徑直來到了新王府這邊,司徒琳兒的房間很好找。來到這里的時候,門前的丫鬟正在忙碌著什么,看到莫小川,急忙行禮。

    莫小川擺了擺手,道:“琳兒姑娘可在屋中?”

    丫鬟笑著回道:“姑娘剛回來,正在屋里沐浴。”

    “哦!”莫小川點了點頭,大步走了進去。

    丫鬟也不敢阻攔。

    來到司徒琳兒的臥房門前,莫小川輕輕敲響了屋門,低聲道:“琳兒,方便進去嗎?”

    “進來吧。”司徒琳兒的聲音傳了出來。

    莫小川一把推開了屋門,抬眼一瞧,只見司徒琳兒面帶微笑,看著他,輕聲說道:“王爺今日是怎么了?怎么想起來我這里了?”

    莫小川卻是滿臉詫異,吃驚地看著司徒琳兒,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尷尬地輕咳了一聲,道:“琳兒,你這是勾引本王犯罪啊。”

    司徒琳兒“咯咯咯……”地一笑,胸前的小兔微微顫動,身上過著的一塊浴巾,也差點掉落在地上。此刻,司徒琳兒的樣子,著實是有些誘人,燈下下觀美,便是一種享受,何況是一個出浴美人,此刻的司徒琳兒,更是完全的沒穿衣服,全身上下,只過著一條浴巾,這等誘惑,讓莫小川也忍不住心跳加速。

    “王爺犯的罪,還少嗎?”司徒琳兒微微抬起眼皮,撩了撩濕漉的頭發,將它們放到腦后,這個簡單的動作,卻使得她更美得讓人心動。

    白玉般的小臂和烏黑的長發形成了鮮明地對比。

    莫小川看在眼中,深吸了一口氣,手掌向后一揮,屋門“啪!”的一聲便關緊了。

    司徒琳兒緩緩地邁步來到桌旁,坐了下來,斟了一杯酒,將酒杯攥在手中把玩著,道:“王爺不想飲一杯嗎?”

    莫小川臉上掛著淡笑,走了過去,道:“我怕醉。”

    “當真?”司徒琳兒笑道:“王爺不是海量嗎?”

    “醉人的不是酒。”莫小川伸手抓住了司徒琳兒的小手,將她手中的酒杯拿了過來,仰頭飲下,隨后,放開了她的手,道:“差點忘了正事,其實,今日來找你。是想與你商量一件事的。”

    “哦?”司徒琳兒手托香腮,微微搖頭,道:“看來,琳兒今日卻是白忙乎了。”

    “是啊。”莫小川笑道:“我原本還以為,進來能看到你泡在浴桶之中的,卻沒想到,已經走了出來,你洗澡倒是夠快的。”

    “昨日已經洗過,今日不用那般麻煩的。再說,豈能讓王爺久等。”司徒琳兒說道。

    “這么說,還是我打擾了你?”

    司徒琳兒微微搖頭,道:“既然王爺要與琳兒商量事情,便讓琳兒先來猜上一猜,王爺定然是為了明日與花旗沖對簿朝堂之事吧?”

    莫小川輕輕點頭,道:“這算是一件,不過,還有一件。”

    “還有?”司徒琳兒眉頭為微微蹙起,思索了片刻,嫣然一笑,道:“琳兒猜想,此事,估計與心兒姑娘有關。”

    莫小川驚訝地看著司徒琳兒,道:“原本,我還在想,今日到底是與你說完這件事,便回去呢,還是要住下。現在我決定了,一定要住下來。若是你以后被他人娶了,我絕對會后悔的。這等事,也被你料想到了。”

    “難道,琳兒料想不到這件事,王爺便舍得將我讓與他人?”司徒琳兒似笑非笑地看著莫小川。

    “呸!”莫小川唾了一口唾沫,道:“誰敢和老子搶女人,滅了他。”說罷,自己便忍不住笑了起來。

    司徒琳兒也跟著笑出了聲,隨后說道:“其實,王爺若不說還有一事的話,琳兒是斷然猜不出來的。因為,琳兒不知皇上會去想什么,不過,王爺既然說了出來,而且,是昨日之前沒有發生的事,那么,必然是今日入宮之后,才遇到的事。這件事定然會與皇上有關。皇上讓王爺做的事,又拋卻了花旗沖的相干,那么,至少八成是與心兒姑娘有關了。”

    莫小川點了點頭,道:“是啊。皇上讓我明日將心兒姑娘送入宮中去,同時,還說,讓吐蕃和親什么的。”

    司徒琳兒聽到這里,一雙眼眸,輕輕一眨,臉上掛著笑意,道:“這么說來,王爺倒是有福氣了。”

    “哪里來的福氣?”莫小川搖頭。

    “又要多一個心兒姑娘,這還不是福氣?”司徒琳兒說道。

    “怎么什么都瞞不過你,和親,便是要我和嗎?”莫小川搖頭。

    “這還用想?”司徒琳兒說道:“當今皇上是明主,一直繁忙與國事,對女色并不十分看重,后宮之中的嬪妃也是極少的。再說,皇上既然要收買吐蕃人,自然不會將人家的女兒自己娶了,當然要找一個年紀相仿,身份地位也般配的人,而且,要心兒姑娘心中愿意的人。這個人,自然便是王爺了。若是除去王爺,琳兒還真實想不出第二個來。”

    莫小川輕嘆了一聲,道:“好吧,好像,一切都讓你說了,那我還說什么。”

    “不過,我想,皇上讓心兒姑娘入宮,未必是要直接與吐蕃談和親之事。依我看來,皇上必然會給心兒姑娘一些暗示,然后,這件事最好是他們吐蕃提出來才好。若是,我們提出來的話,反倒是不妙了。一來,會讓吐蕃人看輕,二來,或許吐蕃人會趁機索要財物。給些東西倒是沒有什么,但是,賞賜的,和被索要的,便是兩回事了。王爺說,琳兒分析的對嗎?”司徒琳兒緩慢地說罷,便凝視著莫小川,似乎是一個完美地回答了問題的孩子,在等著獎賞一般。

    莫小川伸出手,在她光滑的小臂上,輕輕撫摸了一下,道:“說的對,完全正確。”

    司徒琳兒得意一笑,道:“那我們再說說花旗沖的事吧。既然皇上將這般重要的事情,都交給了王爺,想來,花旗沖那邊,王爺也用不著太過擔心了。皇上必然不會將王爺怎樣的。至多,也再罰些銀子罷了。”

    “又要銀子?師傅哪里的二十萬兩,我還沒有給呢。”莫小瞪大了雙眼,道:“要錢沒有,要命一條,若是皇上非要逼我的話,我就死給他看。”

    司徒琳兒笑了笑,道:“當時,王爺是不是也對師傅說了這句話?”

    “呃……這個……”莫小川嘿嘿一笑,道:“女人太過聰明,可不好。”

    “唉,再聰明的女人,還不是要笨上一次的。”司徒琳兒輕輕搖頭,道:“不然的話,豈能被男人騙去!”

    “你的意思是,你是我騙過來的?”莫小川站起了身來,行至司徒琳兒的身旁,輕輕捏起了她的小手,看著她的美眸問道。

    司徒琳兒搖了搖頭,道:“琳兒已經分不清楚了。再說,騙與不騙,到現在還重要嗎?”

    “不重要了。”莫小川哈哈一笑,道:“反正,你已經無法回頭了。”說罷,一把將她抱了起來,朝著床上行了過去。
11选5重号规律 台湾4人牌麻将游戏 期货配资平台靠谱天牛宝在行 山西快乐10分钟的玩法 浙江20选5走势图带连线图 麻将的基本打法图解 老快3开奖结果走图 江苏11选5和值表 水晶裂谷 93年公牛vs尼克斯 幸运快三全天稳定计划 26选5全包多少钱 熊猫四川麻将5元微信群 宁夏十一选五跨度走势图带连线 排列五开奖走势图新浪 理财平台排行 幸运快三大小单双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