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四十九章 王爺的消息

    山口寨內,新軍大營的營地。顧明面帶憂色地站在莫小川的大帳之中,此間,只有司徒雄,司徒琳兒和他三人。

    司徒雄站在一旁,看著司徒琳兒,道:“此事,你怎么看?”

    司徒琳兒眉頭緊鎖,扭頭看了顧明一眼,道:“你的消息可確定?王爺當真已經回來,而且,朝著蠻夷國那邊去了?”

    “確定。”顧明面色凝重地點了點頭,道:“此消息,我已經派人查證過了,絕對沒有問題的。”

    司徒琳兒面色變了變,道:“如此,怕是有些壞了。”

    顧明和司徒雄同時面色一變,顧明猶豫一下,道:“難道說,王爺出事了?”

    司徒琳兒想了想,輕輕搖頭,道:“現在還說不好。這樣,你去將林護衛叫過來。這幾日,征兵之事,已經落下,他正好沒什么事,此事可交給他去辦。”

    顧明輕輕點了點頭,正要離開,司徒琳兒卻又道:“此事,暫且不要讓其他人知曉。現在正是訓練士卒的緊要關頭,切勿讓將軍們分了心。若是再過些時日,依舊沒有王爺的消息,到時候,再讓他們知道也不遲。”

    顧明嗯了一聲,朝外面行去。

    司徒雄卻是沉眉思索著什么。

    司徒琳兒又扭過頭,看了司徒雄一眼,道:“大哥,你也是。切勿將消息泄露出去。”

    司徒雄愣了愣,隨即道:“琳兒,這般好嗎?萬一、我是說萬一王爺出了什么事。你這里隱瞞了消息,到時候,寇一郎和章立他們那里,你該如何交代。他們遷怒與你,誤會了你又怎么辦?這個責任,你擔得起來嗎?”

    司徒琳兒的臉色有些難看,過了一會兒,輕輕搖頭,道:“大哥,想必你已經知道。我和玉兒,都將終生托付于他,他的安危,我應該更加擔心一些。但是,新軍大營是他一手建立起來的,這是他的心血,我不能讓它毀掉。現在,正是練兵的重要時刻,前線大營那邊,一直都盯著我們這邊的動向。王爺不在,我們這邊,便沒有人能夠制衡的住花旗沖,花旗沖之所以沒有行動,也一直都忌憚著王爺。如果,讓這消息泄露出去,先不說花旗沖會不會采取什么行動,動搖了軍心,到時候,這個責任同樣重大……”

    司徒雄想了想,輕嘆了一聲,道:“可是,將此事隱瞞下來的話,這責任便是你自己在擔著了。”

    司徒琳兒展顏一笑,看著司徒雄,道:“大哥,他會沒事的,不是嗎?”

    司徒琳兒的笑容很美,司徒雄看在眼中,微微一怔,心里卻是有些發疼,自己就兩個妹妹,沒想到,她們居然都會喜歡上莫小川。對于莫小川,司徒雄自然是當兄弟的,而且,在他的心中,對莫小川還是有幾分敬重。可是,看著自己的妹妹這般辛苦,他此刻,卻不知該說些什么好了。

    過了一會兒,司徒雄輕嘆了一聲,道:“好吧,這是你自己的決定。到時候,若當真出了事,大不了大哥同你一起擔著便是。”

    “不會出事的。”司徒琳兒的笑容依舊,話說的很是肯定有力,也不知道是對司徒雄在說,還是在對自己說。或許,兩者都有之,或許,對自己更多一些吧。

    新軍大營,現在的兵力,已經有十八萬之多,這還不算勤務兵和女兵的人數。可謂是聲勢浩大,除了士卒不如前線大營精銳之外,其他的,已然比過前線大營了。

    新軍大營的軍備要比前線大營好,人數也在此消彼長之下,超過了前線大營。

    現在,新軍大營這邊的營盤已經擴充了許多,比起前線大營來,簡直便是土豪了。可謂是一切都朝著這個極好的方向發展著。司徒琳兒盡心盡力。但是,誰會想到,這個時候,出了這樣的事。

    顧明在叫林風的時候,面色不怎么好看。林風心中一動,知道可能出了事,便張口詢問,顧明卻只是說:“到了大帳之后,再說吧。”

    林風便不再多問。兩人個并肩而行,來到了大帳之中。

    司徒琳兒這個時候,心情已經平靜了一些,她是一個聰明的女人,同時也是一個有城府的人,如若不是這般,也不可能,只身在燕國的幽州城那么久了。

    看到林風進來,司徒琳兒微微一笑,張口說道:“林護衛,事情,你可已經知曉?”

    林風愣了愣搖了搖頭,道:“琳兒姑娘,到底出了什么事?”

    司徒琳兒看了顧明一眼,道:“先前顧先生帶回了消息,說是王爺已經歸來,但是,為了追一個吐蕃的女子,深入到了草原腹地之中,算起來,已經有十余日了。到現在,還沒有消息。我想請你帶人去接應一下王爺。順便,如果沒有接應到的話,便打探一番,看看王爺是不是到了蠻夷國的腹地之中。如若需要,你便派人帶消息回來,到時候,我會和寇將軍、章將軍商議,派大軍去支援你們。”

    司徒琳兒說的輕描淡寫,但是,林風是個聰明人,豈能嗅不出其中的嚴重性來。當即,也不多言,點頭答應了一聲,道:“那我這便去。”

    “嗯!”司徒琳兒點了點頭,道:“具體消息,顧先生比我更清楚,你與他商議便是。”

    “是!”林風說著,抱拳行了一禮,轉身朝外行去。

    顧明也對著司徒琳兒施了一禮,急忙跟著林風走了。

    司徒琳兒看了司徒雄一眼,道:“大哥,你也去練兵吧。現在練兵是我們新軍大營的頭等大事,切莫耽擱了。龐老將軍現在幫著你,你也要盡快地能夠自己獨當一面才好。王爺是很信任你的,若是你能力上不去的話。到時候,會讓他失望的。”

    司徒雄輕輕點頭,道:“我知道了。琳兒,那你自己也莫要多想,別讓自己太幸苦了。有什么事,其實,你也可以與綠姑娘商議一下,或許,她也能幫到你。”

    司徒琳兒微微搖頭,道:“我知道的,大哥,你無需擔心。我能夠照顧好自己。”

    “那我便放心了。那我先走了。”司徒雄說罷,便轉身走了出去。

    在司徒雄離開之后,司徒琳兒面上的笑容,漸漸地消失了。莫小川到底會去了哪里?按照顧明所言,若是莫小川追到了人,也應該三日內返回,若是三日內不能返回,必然是沒有追到,他不可能不明白其中厲害,絕對不會深入到蠻夷國的腹地之中去追人的。

    盡管,她的心里不愿意相信莫小川出了事,但是,此刻,卻并不能讓自己完全的平靜下來。心里好似,總有一個疙瘩牽絆著自己,無法平復。

    現在,她唯一能做的,也就是盡量地穩定住新軍大營,然后,等待著林風的消息了。

    司徒琳兒輕嘆了一聲,慢步朝著內帳行去。

    內帳里,綠帽子正一個人坐在那里做著什么,看到司徒琳兒進來,急忙起身,道:“琳兒姑娘……”

    司徒琳兒抿嘴一笑,搖了搖頭,道:“綠姐姐,我早說過了,我們姐妹相稱就是。你怎么還是這般生分。”

    綠帽子不好意思的一笑,道:“琳兒妹妹,你今日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剛才看你進來的時候,似乎有些魂不守舍。”

    司徒琳兒心中一緊,想要張口將莫小川的事情說出來,但是,想了想,還是作罷了。說出來,又能如何,綠帽子能做的,大概便是親自去尋找莫小川吧。有林風在,這方面,也不差綠帽子一個人,何苦讓她也跟著擔心。因此,微微搖了搖頭,將到口的話,又咽了回去,道:“沒什么,只是,這幾日練兵之事頗緊,王爺又不在,我一個女子,有許多方面不好說,讓大哥去說,他卻又難以服眾,有些頭疼罷了。”

    綠帽子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道:“的確如此,王爺此次,將這么重要的事情交給你,倒是為難你了。王爺在時,雖然眾將對你很是看重,不過,也多是因為王爺的關系,他現在不在,有些事情,你自己著實不好處理。不過,寇將軍和章將軍也都是有能力的將領,應該能夠做好吧。琳兒妹妹也無需太過擔心了……”

    “嗯!”司徒琳兒笑了笑,道:“姐姐說的也是。他們都是帶兵的將領,這方面,應該比我做的好才是。是我自己瞎擔心了……”

    “也不能這般說。王爺不是都說你是女諸葛嘛。”綠帽子說道。

    “諸葛孔明一生勞苦,最后也是勞累成疾,病死在了征途之中。這女諸葛,著實是不好做的。”司徒琳兒緩聲說道。

    “別人想做,還做不來呢。”綠帽子在一旁笑道。

    司徒琳兒輕嘆了一聲,露出了一絲苦笑。

    綠帽子看在眼中,只以為她是為了軍中之事發愁,卻也沒有再多想。

    兩女又說了一會兒話,司徒琳兒心中難安,便借故做其他事去了。綠帽子也不打擾她,新軍大營看似很平靜,不過,因為莫小川的事,卻已經讓司徒琳兒心里的壓力倍增起來。

    她這個時候,才感覺到,若是沒有莫小川,似乎她自己什么都不是。別說是控制新軍大營了,能不能保全自己都是一個問題,她終究,也只是莫小川的人。一切東西都是莫小川給了,若是莫小川遇到了什么危險,她也會跟著危險起來。

    司徒琳兒心中輕嘆著,看來,這輩子是離不開這個男人了。因為,她已經習慣了,手中有權力,可以站在莫小川的身旁,幫他做這些事情。

    她心中想著,祈求著,只要莫小川這一次沒事回來的話,他想要怎樣,自己都依著他。便是他想要了自己,自己這一次,也絕對不會再拒絕了。

    司徒琳兒不知道自己的心思,能不能傳達出去。不過,她一直都在勸說著自己,告訴自己,讓自己相信,莫小川是沒有事的,一切也都是虛驚一場而已。

    只要林風出去,必然會找到莫小川,將人帶回來的……
11选5重号规律 宁夏划水麻将打法的绝招 上海时时彩开奖视频 怎样打好麻将才能赢钱 秒速牛牛有人玩吗 期货配资分仓合法吗 5分11选5走势 期货股票融资 吉林十一选五出奖结 广东11选5 幸运飞艇精准计划群 新疆18选7 一定牛吉林十一选五 辽宁福彩网35选7开奖2020 三级片免费播放器 上海11选5分析软件 gk体球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