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零五章 喜歡娘們兒

    沿途奔逃之中,尾追的人越來越多。此刻的地形,騎兵卻是沒有步兵快的。后面一個負責追擊的將領也徒步而來,莫小川看在眼里,摘下北斗弓,抬弓搭箭,又是一箭射去。

    精鐵箭幾乎貼著盧尚的身側而去,穿透了幾個北疆士兵身體,直奔那員將領而去。還好這將領留了一個心眼,看到莫小川抬弓,便急忙爬在了地上,這才躲過一劫。

    爬起來的他,滿臉的泥污,扭頭望去,之間那精鐵箭又穿透了幾顆樹的樹桿,這才釘在一顆大樹之上,卻是深入樹桿之中,牢牢地固定在了那里。

    這將領驚愕了半晌說不出話來,這樣的箭,他生平僅見,若非親眼看到的話,怎么也不會相信,這個世界上居然有如此利器。被這般一驚,這將領便不敢再沖在前面,腳下連連后退,指揮著士兵前沖。

    為將者若是不能以身作則的話,士兵們自然也無戰心,他跑了,讓士兵自己沖上去送命。士兵也不是傻子,那一箭過去,一穿便是幾人,誰敢上前去。

    如此,追勢頓時緩了下來。盧尚急忙帶著人加緊步伐,跟上了莫小川他們。

    半個時辰后,莫小川的隊伍終于走出了這片泥沼般的樹林,踏上了小路,這里的小路,只是獵人踩出來的道路,并不好走。不過,相對之前來說,可以算是康莊大道了。

    莫小川他們的行軍速度,頓時快了許多。

    看著追兵被越丟越遠。莫小川心下稍安,帶人快速地穿過樹林,朝著來路而去。

    隨著莫小川他們的奔行,后面的追兵,又追了上來。這一次,應該是北疆大營那邊,已經從鄧超群落馬的驚慌之中反應過來的人,看著追兵越來越近,莫小川扭頭對著林風問道:“還有火油嗎?”

    林風點了點頭,道:“還剩一些。”

    “給他們放把火。”莫小川扭頭丟下一句。

    林風嗯了一聲,隨后下令讓士兵潑油點火,不一會兒,在他們后方,便燃起了大火,獨擋下了北疆的追兵。莫小川看著火勢,心中輕嘆一聲,若有選擇的話,他實在不想這樣做。這片廣袤的森林,都是中原大地的資源。現在或許還看不出什么來,但是,以后隨著社會的發展,這樣的原始森林將會越來越少的。

    這一把火,或許就會將這片森林毀去。

    不過,被大雨澆灌了一夜,或許并不會像他想象之中那般嚴重。

    拒阻了追兵,莫小川他們連續奔逃,后面的火光,漸漸地消失在了眼中,天空之中,一絲陽光透過松林照下。雨終于停了。

    當莫小川他們來到鋪設好的橋旁,留下來守著的校尉急忙迎了上來,莫小川只丟下一句:“毀掉!”便率軍而過。這位叫作“狗子”的校尉,有些愣神,他帶著人將墻面修繕了許多,廢了很大的力氣。現在,莫小川的一句話,似乎都白忙乎了。

    不過,他不敢抗命,待到最后一個人過去,便下令將繩索砍斷。

    隨著“轟隆!”一聲悶響,繩索橋掉落了下去。

    莫小川他們也算是終于安全了。

    龍英此刻,還在莫小川的身后,抱著他的腰。這個時候,莫小川的身體已經完全地恢復了知覺,感受著背上緊貼上來的兩團軟綿綿的事物,不禁露出了享受的神情,本想逗一逗龍英,突然又沉下了眉頭。

    林風在一旁察覺到莫小川的變化,忙問道:“王爺,怎么了?”

    莫小川皺眉,道:“你現在帶人去告知寇一郎和章立一聲,就說我們已經脫困,下令收兵吧。這一次,我們只是為了給北疆大營的一個教訓,讓他們無力再犯我邊境,若是想滅掉北疆大營,還是不太現實的。如果花旗沖想要滅北疆大營的話,就讓他們前線大營去吧。我們沒有必要讓兄弟們去送死。”

    林風點頭答應一聲,帶著兩個人躍馬而去。

    隨著林風離開,莫小川略微松懈了一些,將士們此次可以說了取得了大勝,不過,眾人卻并不怎么高興,因為,來了三千人,回來的時候,已經不足一千七百人了,幾乎損失了一半。而且,留下的這一半人,也大多身上帶上,除了守在橋邊的士兵,其他人,幾乎沒有一個說是完好無損的。

    莫小川看到將士的士氣有些低落,高聲說道:“兄弟們,我們回家了!”

    將士們聽到莫小川這句話,心中均有一種別樣的感覺,似乎,每個人,都很是疲憊一般。莫小川輕輕一抖韁繩,前方帶路而去,后面的士兵,緊緊跟上,朝著山口寨的方向行去。

    當林風來到寇一郎他們這邊的時候,前線大營,新軍大營和北疆大營已經混戰在了一起。

    寇一郎的騎兵來回沖殺,章立的人猥瑣地在后面放箭。前線大營的人,依舊還是主力,隨著北疆大營的士兵后退,逐漸地接近了洛城這邊,守軍開始出擊,戰局也從最開始北疆大營當方面的后退,形成了僵持之勢,西梁的兩路聯軍已經取得不了太大的優勢了。

    寇一郎看著手下的騎兵損失不少,已經無心再戰,只不過,莫小川那邊還沒有消息,讓他不得不戰。章立也從最開始覺得這章戰爭異常爽快,轉為現在的滿面愁容。

    因為,他和寇一郎的心中,都壓著一塊,沒有莫小川的消息,他們誰都無法輕松。

    林風來到這邊之時,起先并沒有找到寇一郎,因為,新軍的騎兵戰在最前線,混亂之中,并不好找人,還是先找到了章立。

    章立看到林風之后,雙眼便是一亮,還未等林風下馬便一把揪住了他,道:“你回來了,王爺怎么樣了?”

    “王爺沒事,已經安全撤軍了。”林風說著,拍了拍他的手,道:“你能聯絡到寇將軍不能?”

    “可以!”章立聽林風如此一說,放下了心來,便知道,定然是莫小川帶來了什么命令,又問道:“王爺怎么說?”

    “王爺說,我們此行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可以撤軍了,沒必要跟著花旗沖繼續。”林風說道。

    章立點了點頭,道:“嗯!老子本來也不想打了。我現在就派人去通知寇一郎。”說罷,扭頭對寇一郎派來的偏將王龍說道:“王將軍,方才林護衛的話,你應該也聽到了,去傳給一郎吧。”

    “是!”王龍心下也是松了一口氣。

    這場戰爭打到現在,再打下去,新軍大營必然會損失慘重的,其實,他的心中也有了退意。

    王龍離開之后,章立的氣勢似乎又回來了,轉身喊道:“兄弟們,接應寇將軍那邊的兄弟隊伍,我們準備撤退!”

    傳令兵將命令傳達了下去。章立這邊的隊伍便擺好了陣型,準備拒敵,今日,這樣的陣型他們已經擺出多次,算是駕輕就熟了。很快便已經完成。

    又過了不久,前方馬蹄踏擊著泥土飛濺,寇一郎的騎兵撤了回來。

    北疆大營那邊,的確有追兵追來。看著追兵,章立哈哈一笑,道:“兄弟們,準備,射他們一臉,讓他們看看我們新軍大營的箭法……”

    讓過了寇一郎的大軍,章立這邊的弓箭手又是一陣拋射,箭雨落下,北疆大營的騎兵紛紛退回。

    其實,北疆大營也并沒有真正的追擊寇一郎,這一次,總得來說,還是西梁軍戰優勢的,他們只求退守,已經不求建功了。鄧超群不在,韓成已經成為了最高統帥,他用兵一向比較嚴謹,何況,又知道新軍是莫小川的人,自然不會趕盡殺絕。

    隨著寇一郎撤回,章立也帶著徐徐退去。

    前方的戰場,只剩下了花旗沖的前線大營還在戰斗著。

    前線大營之中,花旗沖的眉頭緊蹙起來。新軍這邊撤軍,幾乎沒有和他打一聲招呼,這讓他十分的被動,同時,心中也異常的憋悶,莫小川越來越不拿他當回事了。

    常三在一旁看著新軍撤去,北疆的士兵完全朝著前線大營壓來,心里不禁感覺有些犯難,抬頭對花旗沖,道:“統領大人,現在新軍撤去,我們是不是……”

    “哼!”常三的話未說完,花旗沖便是冷哼了一聲,道:“原本,我們也沒有指望過他們能做什么。這仗,本來一直都是由我們前線大營在他,他們只是過來趁機牢一些好處罷了。無需理會他們。繼續攻擊……”

    花旗沖這邊如何打仗,寇一郎和章立已經懶得理會了,只留下一些斥候隊伍查探著軍情,帶著大軍,繞過了云山,朝著新軍大營撤去。

    一路上,章立不斷地詢問著林風他們在北疆大營的大本營之中的情況。林風也不隱晦什么,將之前的種種,細細地說了出來,聽得章立滿頭冒汗。

    當章立聽到鄧超群被莫小川一箭射落馬下之后,忍不住一拍大腿,道:“射得好。本來,我還想射他幾箭的,沒想到,當時讓王爺得手了……”

    聽章立如此一說,寇一郎忍不住大笑了起來,道:“這個,不用你說,大家都知道。怕是,用不了多久,整個中原都會知曉,你章立要射鄧超群一臉……”

    章立嘿嘿一笑,知道莫小川沒事之后,這一仗,他們可謂是取得了大勝,心情自然是爽快的,面對寇一郎的玩笑,也不覺得如何,輕輕抹了一把額頭,道:“那是,到時候,你也跟著兄弟長臉了不是……”

    “這樣的臉,還是算了吧……我只喜歡娘們兒……”寇一郎笑著說道。

    “我日,你想到哪里去了……”章立忍不住罵了一句。

    眾人又是一陣大笑……
11选5重号规律 吉林快3夸3最大多少期 广西十一选五 山西扣点点手机版官网 河南十一选五怎么买 湖北30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表 老友沈阳麻将下载 重庆快乐10分直播 河北排列七走势图 27号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韩国女子篮球比分直播 大发快三精准计划软件 5分彩走势图官方 独行侠队员名单 浙江飞鱼狮品牌怎么样 26选5好彩2中奖概率 22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