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七十三章 撤兵

    蠻夷軍這邊,來勢洶洶。司徒青一直都擔心派出去的那一隊突襲的士兵,出了什么狀況。但是,有余花旗沖橫在那里,前線大營的斥候小隊又遍布山口寨這一帶,使得蠻夷軍的斥候很難通過。

    因此,一直都未能探聽到消息,只到莫小川這邊將蠻夷軍的營地奪去,戰馬收起,這才得到了消息,急速前來支援。不過,這里的蠻夷軍已經被驅散。支援已經談不到了,現在蠻夷軍的目的,應該是要奪回這些戰馬。

    吃進去的東西,莫小川怎么會吐出來。聽到蠻夷軍的援軍到來。莫小川沉思片刻,又問道:“花旗沖統領那邊什么情況?”

    “花統領似乎有所顧忌,只是跟著蠻夷軍,并未進攻。”斥候回道。

    莫小川忍不住輕笑一聲,花旗沖這是打的好算盤,是打算讓自己先與蠻夷軍交戰,然后,他在后方攻入嗎?想得未免也太好了一些。

    莫小川從一旁要了一張地圖,這地圖并不詳細,只是大概的描繪出了周圍的地形。此處是草原,地形的變化不大,只能基本的分析出方位來。

    按照這圖上的位置,莫小川應該是處在距離山口寨最近的位置。而花旗沖,在他右翼大概百十多里外,蠻夷軍的主力卻與花旗沖和他的新軍呈掎角之勢,距離這邊已經不足七十里,花旗沖距離蠻夷軍的位置,應該不足三十里。

    而且,蠻夷軍在朝著莫小川這邊趕,花旗沖也朝著這邊來。花旗沖和蠻夷軍的距離變化不會太大,而與自己這邊的距離,卻是越來越近的。

    戰?現在顯然不行。昨晚能夠打敗蠻夷軍,其實,莫小川是存在幾分運氣的。主要是蠻夷軍不熟悉山地作戰,而且他們不擅長攻城略地,再加上,他們舍棄了天生騎兵的優勢,改成徒步作戰。這樣,給了莫小川無數的機會,這才被莫小川抓住機會一舉突破。

    但是,現在的蠻夷軍主力,顯然與昨日那些蠻夷軍不可同日而語。先不說雙方戰力的差距,便是在人數上,地形上,時機上,莫小川也不戰任何優勢。

    這一戰,可謂是天時地利人和,沒有一樣可行。

    因此,是絕對不能戰的。

    戰,則必敗。

    莫小川還沒有狂妄到,覺得自己一柄北斗劍,便可橫掃一切。面對十萬擅長弓箭的蠻夷國騎兵,便是天道高手,怕也受不了,何況,莫小川還沒有踏入天道。

    如此,戰與不戰,其實并不是一個值得糾結的問題。

    莫小川幾乎是一得到這個消息,便想到了撤退。只不過,現在怎么撤退,卻也是個問題。若是直接朝著山口寨撤退,莫小川沒有自信,能夠跑得過蠻夷軍主力。

    畢竟,自己這邊有許多步兵臨時乘馬,他們的騎術可想而知。戰馬小跑起來,或許還沒什么,若是狂奔起來,怕便會出亂子。這還不是最主要的問題。最主要的問題是在那多余出的近十萬匹戰馬,這才是重點。帶著這些馬,行路的速度,絕對不可能超過蠻夷軍主力。

    現在距離山口寨,還有幾百里的路程,想要趕回去,顯然是來不及了。可若是不回山口寨,又能去哪里呢?

    莫小川心中有些犯難了。

    寇一郎也想到了其中的利害,來到莫小川的身旁,行禮,道:“王爺。你帶著大軍先撤,我在這里擋一陣,盡量給你多爭取時間。”

    莫小川想了想,搖了搖頭。把寇一郎留下,便是等于讓寇一郎送死。他留在這里阻敵,又能阻多長時間,即便是讓自己逃脫。損失一員得力的大將,也會讓莫小川心痛不已。

    何況,寇一郎的身份也不一般,是寇古的長子。若是讓寇一郎死在這里,怕是自己回到上京,也無法向寇古交代。再說,寇一郎和章立,是莫小川重點培養的帥才,若是一個小小的阻敵,便將他葬送在此處,豈不是得不償失。

    “此言,莫要再提。”莫小川搖了搖頭,并沒有同意寇一郎的建議,甚至,連解釋和分析都懶得說了。

    寇一郎面色凝重,微微點頭,退到了一旁。

    其實,現在最適合留在這里阻敵的,便是常三率領的這些前線大營的士兵。不過,他們愿意不愿意留下來,首先便是一個問題。即便他們愿意,莫小川也不能如此做。一旦這兩萬人被蠻夷軍吞掉。那么,新軍和前線大營必然會對立起來。

    到時候,莫小川在這里,將會寸步難行。即便能夠得罪花旗沖,也不能得罪前線大營的全部將士。莫小川深知這一點,因此,這個念頭,只是一閃,便被他拋開了。

    讓新軍之中分出一部分來阻敵?這更是不可能的想法。新軍本身的戰力便差,騎兵經過這一夜的戰斗,已經成長了不少,若是將他們都葬送在這里,亦是莫小川所不能舍棄的。

    步兵的話,便更不用說了。

    現在,莫小川唯一能想到可行的辦法,便是朝著花旗沖的后方撤去。如此,才能借著花旗沖的掩護,讓自己脫離出去。只不過,這里面也存在一些問題。花旗沖到底是怎么想到,到時候,會不會幫自己阻敵,莫小川也沒有把握。

    不過,此刻也只能是賭一賭了。

    莫小川想到此處,拿定了主意,劍鋒直指東方,高聲下令,帶著隊伍,朝著東面花旗沖的后方撤了過去。

    蠻夷軍本來直奔莫小川而來。所行的方向,也是莫小川朝著山口寨的方向。在他們看來,莫小川唯一能做的,便是朝山口寨方向退去。卻沒想到,莫小川突然轉向。如此,待到斥候回稟的時候,哈日查蓋和司徒青均是微微一愣。

    司徒青眉頭緊蹙,對哈日查蓋,道:“大王,現在莫小川朝著花旗沖后方而去。我們若是轉向直接去追的話,必然會被花旗沖堵截。如此,便不是我們的本意了。若是繞道而去,又可能被花旗沖和莫小川兩面夾擊,一旦事情有變,此戰,我們必敗。”

    哈日查蓋臉色也是不好看,瞅著花旗沖,凝眉道:“那你說,現在我們該怎么辦?”

    司徒青想了想,道:“我覺得,現在大王應該下令撤軍,先整頓敗下來的勇士們,然后,再重整旗鼓,西梁一戰。若是,現在還去追莫小川的話,怕是損失會要比我們預計的還要大。”

    哈日查蓋沉默了半晌,抬起頭,道:“草原的獵鷹追殺兔子,兔子躲到草中,草也會為兔子擋住身體,從獵鷹的爪下救下兔子。蒼啷要吃小羊,公羊也會用自己的角去救下小羊。現在,我們的馬匹被可惡的西梁人搶走,我們若是不能奪回來,豈能稱為草原上的勇士。定然會被人恥笑。現在是在草原之上,長生天會保佑我們的,那些中原人必然會敗。你不要再勸了,這些馬,本王一定要奪回來。”

    司徒青看著哈日查蓋堅決的面容,知道,再勸說,也是沒有用的。因此,只能輕嘆了一聲,不再多說什么。

    哈日查蓋抬頭看了看天色,道:“長生天果然在保佑草原的勇士。應該不久就會下雨了,只要一下雨,那些中原人,必然跑不掉的。”

    司徒青沉默了一會兒,道:“大王若是一要追的話,也可以,不過,需要兵分兩路,一路去抓莫小川,另外一路去引開花旗沖。這樣,才可能成功。”

    哈日查蓋瞅了司徒青一眼,搖頭,道:“一支筷子容易這段,若是一捆筷子綁在一起,便是草原上力氣最大的勇士,想要折斷,也是極難的。所以,我們不能分兵。之前正是因為分了兵,才會敗。這一次,我們要直接出擊。即便與到了花旗沖,與他一戰便是。”

    司徒青心中知道,先前他獻計,用了半年的時間去籌劃,結果,功虧一簣,已經讓哈日查蓋對他起了芥蒂,若不是哈日查蓋還信任他的話,怕是現在早已經將他關了起來,或者殺掉了。

    如今,司徒青想要再獻什么計,哈日查蓋顯然已經有些不太相信了。

    司徒青也只能是心中苦笑,亦無可奈何。

    他單手放在胸前,恭敬地行了一禮,道:“既然大王已經決定,那么屬下也就不再多說什么。不過,大王既然要行動,便趁著此時行動吧。時間拖得越久,對我們越是不利。在草原深處。花旗沖和莫小川都沒有是優勢,一旦貼近了山口寨,我們便會失去優勢的。”

    哈日查蓋微微點頭,道:“既然長生天在幫我們,那么,我們也沒有道理再等了。你說的對,現在便出兵,去抓莫小川。去奪回我們的馬匹。草原的勇士,是不會認輸的。這些中原人,必須讓他們付出代價。”

    司徒青微微點頭,道:“大王是草原上的雄鷹,必然會有建樹的。屬下等著大王旗開得勝。”

    哈日查蓋好似終于聽到了一句順耳的話,哈哈一笑,翻身上馬,拔出彎刀,直指前方,一聲令下,蠻夷軍急速地朝著莫小川的撤退的方向追了過去。
11选5重号规律 淫妹妹三级片 nba开拓者vs热火 云南11选5在线缩水 关于防范期货配资业务风险的通知 深圳风采开奖走势图 谁知道上马麻里子的种子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下载 浙江体彩6十1开奖结果手机版 安徽闲来麻将精华版 2012年3d定胆公式 欧美牲交av欧美牲交aⅴ 江苏十一选五定牛 广东省36选7开奖 土豆网电影黄色片 江苏十一选五目前遗 福建31选7今天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