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三十二章 倒計時

    “咚咚咚!!!”

    禁軍的校場之上,擂鼓之聲震耳而響。高臺之上,莫小川當中坐下。在他身旁,禁軍統領吳占厚,兵部侍郎柳一青,吏部侍郎王風儒,都安然坐著。在吳占厚的身旁,晨公公也赫然在列。只是,他看也不看莫小川,那次被莫小川一頓猛揍,已經讓兩人之間沒有了調和的余地,即便是面子上,也是不打算過去了。

    不過,此次莫智淵派他前來,卻也說明,晨公公在莫智淵那里,依舊是很被信任的。

    吳占厚的身材魁梧,而且,身體肥胖。一個人坐在那里,占了兩個人的位置。白發白須,眉毛也頗長,若是剃個光頭的話,倒是有幾分慈眉善目的得道高僧模樣。

    他的年紀,看起來比傳聞中,更大一些,好似一個一百歲以上的老人,與傳聞之中八旬年紀,倒也算得上相符。他的話也很少,只是剛來的時候,與莫小川寒暄了兩句,之后,便閉上了口,靜靜地看著校場之中的士兵,完全不理會他人了。

    “王爺!我們是不是可以開始了?”兵部侍郎柳一青在莫小川的身邊輕聲說了一句。這柳一青,雖然也姓柳,卻與柳承啟八竿子打不到一起。

    他是寇古十分信任的一個人,也深得莫智淵的信任。與柳派官員,可以說是水火不容。那吏部侍郎王風儒,便是典型的柳派官員。本來,莫小川與吏部的另外一個侍郎,便是在蔚州之時見到的那位黃大人也算是相識。不過,此次卻沒有派他前來,看來,柳承啟也從中做了手腳。

    柳一青自打來到這里,便未曾與那王風儒說過半句話。而且,還怒目相視,兩人的官職相當,若在燕國的話,吏部的官員,要比兵部的略強一些,可是,在西梁,兵部一直都很強勢,因此,兩人倒也誰都不讓著誰。看模樣,平日間在朝堂之上,兩人之間相處的應該也并不愉快。

    莫小川見到這副情景,也懶得理會他們。今日,禁軍的分編已經做好。結果,讓莫小川自己也是吃了一驚。本來,上京城中的禁軍有十幾萬人,但是在初步征兵過后,也只征到了三萬人。不過,雖說只征到五分之一多一點,莫小川卻也覺得很是滿意了。畢竟,此次征兵,并非是所有人都要的。有很多戰力不足的人,都已經被剔除了。

    但是,林風那邊的成果,卻是大大地出乎了莫小川的預料,居然征到了兩萬兵馬,而且,這些人,一個個身強體壯,穿上軍服,看起來,比禁軍的士兵還要威武一些。

    現在校場之中,站立著的,便是這五萬人。

    他們已經被分編成了五個營,分別有當初禁軍的二營、四營、五營、九營的主將,再加一個盧尚,從新認命為了新的主將。至于寇一郎和章立,卻被莫小川提拔,成為了參將,官職高于五人。

    現在,寇一郎和章立站在高臺之下,各自帶著一隊親兵,目視前方。前方的隊伍之中,五個營的士兵,整齊地排列成方隊,在隊伍的最前面,五位主將乘馬而立,十分的威武。

    尤其是盧尚,身高近兩米的光頭壯漢,手中握著的,正是當初莫小川在齊心堂總堂之時,從劉空山哪里得來的蟠龍棍。這件兵器,在莫小川的紅色劍影之下,都未損壞,只是表面留下了痕跡,可見,絕非凡物。

    在莫小川回到上京不久之后,劉娟娘便派人給莫小川送了過來。莫小川當時便覺得這件兵器與盧尚很是般配,便給了他。盧尚愛惜的厲害,平日里,都舍不得離身。

    現在乘在馬上,手握盤龍棍,卻是給人一種睥睨之氣。

    莫小川靜靜地望著校場之中的五萬士兵,黑壓壓的人頭,好似不見邊際似的,這讓他也不禁心中略顯激動,聽到柳一青的話后,輕輕點頭,對著一旁的傳令兵微微揮手。

    傳令兵手中的令旗一揮,號角聲陡然響起,戰鼓更是雷動。

    校場之中的士兵,齊聲高喝:“殺退蠻夷,護我山河!”五萬人的聲音,匯聚成了一股,震得人耳朵都疼。高臺之上的王風儒,聽到聲音,面露激動之色,扭過頭來,對著莫小川,道:“王爺手下均是能人啊,有這等將士,何愁蠻夷不滅。下官雖是一介文官,卻似乎已經看到王爺凱歌而回的場面了。”

    “哼!”王風儒的話音剛落,莫小川還未來得及搭話,便聽柳一青冷哼了一聲,道:“你也知道你是一個整日只會看一些狗屁不通的文章之人?那就閉上你的嘴吧,什么都不懂,拍什么馬屁。這才剛剛開始而已!拍馬屁,等一會兒,也不遲。”

    “你!”王風儒大怒。

    莫小川無奈搖頭,道:“兩位大人,我們還是看看這些兒郎們的操練結果如何吧。”

    莫小川出言,王風儒瞅了柳一青一眼,便不再說話。柳一青本來就在話語上站了上風,倒也樂的閉嘴。

    校場之中的喊聲過后,便是各營的操練演習。果然,軍容整齊,頗有氣勢,只是,現在看來,卻都是花架子,只有到了真正的戰場之上,才能檢驗出成果來。

    不過,光是如此,卻也讓在座的眾人忍不住點頭。莫小川練兵的本事還是有的。

    此刻,看到這等軍容,唯一有些失落的人,便是程宇了。他是當初莫小川化名秦川之時,從前線大營帶回來的。本來,起初他有些失望,心中還很是擔心不已。可是,知道莫小川的身份之后,便有燃起了希望。

    覺得莫小川必然會重要他的,為了此事,還多次去找過林風。只可惜,莫小川一直都未再見他,現在新軍成立,莫小川也沒有忘記他,他的官職依舊是參將不變,但是,分管的事,卻與寇一郎和章立沒法比。

    在這段時間,莫小川給了他足夠的人手,讓他去為新軍趕造盔甲兵刃和行軍所用之物。儼然便是一個掛著將軍頭銜的廠長。這讓他心中很是憋悶。

    尤其是看到場中威武的新軍,而他卻帶著人在后面看熱鬧,還要負責士兵們為這些場中操練的人馬做飯。實在是讓他心癢的厲害,恨不得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員。只可惜,莫小川卻不給他機會。

    其實,莫小川是故意如此。對于程宇,莫小川總覺得這個人不夠踏實,在前線大的清閑和不得志,讓他變得十分的浮躁,若不能打壓下來,以后用著也不會順手。

    所以,莫小川不會讓他清閑下來,卻也不會太容易便將他放到重要的位置上。必須先要磨一磨他的心性,讓他憋足了勁,再用的時候,才會有效果。

    校場之中的士兵,一直操練了半日,這才在莫小川的命令之下散去。

    事后,禁軍統領吳占厚與莫小川打了一聲招呼,便退去。至于晨公公,卻是連招呼都沒打就走了。而王風儒和柳一青,顯然還準備再斗上一個回合。

    見到這個陣仗,原本莫小川叫他們一起用飯的打算,也就胎死腹中,只好作罷。

    不過,此次操練,卻讓莫小川也很有面子。那些準備看莫小川笑話的人,也主動閉上了嘴,便是與莫小川不對路的人,心中也不免覺得莫小川雖然渾了一些,但是,的確是個軍事上的天才。

    總之,一切已經步上正規,距離出征,已經進入了倒計時。
11选5重号规律 香港六合彩八百万分析网 体彩 福建22选5 东京热k系列推荐 椎名由奈miad632中文字幕 3d中国独胆王独胆 上马麻里子紫衣喷奶 福彩3d杀号定胆专家 千德集团理财大骗局 疯狂飞艇一般几期开 新疆11选5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公告 体彩黑龙江6十1中奖对照表 极速11选5是不是全国统一 火箭压哨交易独行侠 浙江6+1玩法介绍 棋牌麻将辅助真的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