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零八章 親奴家一口

    灰衣人的出現,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不單是莫小川期待她揭去面紗,就連站在祭奠隊伍最前端,一直對這邊的情況不表態度的秦護法,也是面帶好奇之色投來了目光。

    “莫公子,好久不見。”一聲動聽誘人的女子聲音傳來,那灰衣人撩起大氅,摘去紗帽,一頭烏黑秀發隨之落下,容顏也隨之顯露,精致的面龐,如月般明亮的雙目,顯露在眾人的眼前。少了大氅的遮擋,藏在棉裙內的完美身形也凸顯出來。美妙的身段配著絕色的容顏,頓時讓人驚艷在當場,尤其是,這女子渾身似乎自然地透著一股嫵媚之氣,讓人忍不住迷戀,卻又不覺得太過俗媚。

    天下之間,能有這般迷人媚態之人,除了夏雛月,還能有誰。

    看著莫小川略帶吃驚的表情,夏雛月好似有幾分得意,嘴角微微翹起,雙眼輕輕一眨,長長的睫毛,微微忽閃著,好似招呼莫小川過來一般,嬌聲一笑,道:“莫公子怎地不說話?奴家早已經想你了。只是不知公子可曾記起,以前還認識過一個女子,名叫夏雛月的嗎?”

    莫小川微微搖頭,面上露出一絲苦笑,其實,他早該想到,這灰衣人,便是夏雛月。之前的那一聲笑,便讓他覺得熟悉,之后又聽呂洪良說是媚堂中人,莫小川便猜出了一個大概,可是,在他的心中,還是有幾分期待,期待這個人不是夏雛月。

    或許,在他的心中,對夏雛月還有幾分奢望吧。奢望她不愿意與自己為敵,也奢望她不要攙和進來。畢竟,莫小川和夏雛月之間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這讓莫小川覺得,一直保持下去,也是極好的。恍似,在他的心中,還有幾分珍惜,有幾分幻想吧。

    聽到夏雛月的聲音,莫小川知道,兩人的交鋒已經是不可避免,被擺上了臺面。

    在眾人的驚艷之中,有幾人卻是神色有異。

    劉娟娘是認識夏雛月的,兩人在燕國之時,雖然沒什么交集,卻彼此相識。也知道夏雛月是個人物,此刻,看到夏雛月站到了呂洪良的那一面,讓她的心中生出濃濃的擔憂之色,她自然不會因為夏雛月的容貌而分神,此刻已經開始在思索對敵之策了。

    另外一個神色異常的,便是西梁分堂的分堂主齊恒了。齊恒當初遇到莫小川的時候,莫小川正與夏雛月在一起,他一直誤以為莫小川便是莫小川的女人。

    現在,夏雛月突然出現,卻成了媚堂的分堂主和長老,這還罷了,而且,還是呂洪良請來的,似乎與莫小川沒有什么關系。如此,便讓他的心里盡是是疑惑,忍不住看了莫小川一眼,似乎在思索其中的變故。

    莫小川在短暫的沉默之后,便抬起頭,看著夏雛月微微一笑,道:“夏夫人,好久不見。”

    “說起來,也沒有多久。幾月前,奴家還瞻仰到莫公子的風采,只是,當初莫公子眼中只有葉門的千金,卻容不下奴家罷了。奴家當時可是癡癡地望著莫公子的,只是,莫公子分明懶得看奴家一眼,讓奴家好不傷心。此次,若不是受到呂長老之邀,怕是亦沒有機會見到莫公子。莫公子好生無情……”

    夏雛月一臉委屈的模樣,看著莫小川,雙眸低垂,好似頗為傷心一樣。

    這樣的夏雛月,莫小川卻是見慣了。面對夏雛月如此神情,以前他分不出真假,現在卻是覺得其中的假或許比真多,亦或許根本沒有真吧。

    他輕嘆了一聲,搖頭,道:“是啊。我也未曾想到,再次遇到夏夫人,居然是在如此情況下。當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世事難料。”

    “莫公子當真是如此覺得嗎?”夏雛月雙目含情,癡癡望著莫小川,一副依戀的模樣。

    莫小川輕笑一聲,道:“那么,夏夫人以為呢?”

    “若是奴家說,此次之所以到此,只是為了見莫公子一面,不知莫公子,可會相信奴家?”夏雛月看著莫小川說道。

    “見我?”莫小川抬起眉毛,盯著夏雛月看著,過了一會兒,才道:“就為了在這種情況下見到我?”

    “嗯!”夏雛月微微點頭。

    這個時候,周圍眾人,卻覺得似乎有些異樣。這女人不是呂洪良請來的嗎?怎么反倒是與莫小川談情說愛起來了,話語之中,倒像是一個被莫小川拋棄了的癡情女子一般。

    這是哪跟哪兒?

    再說,如此美人,倘若真的是莫小川的女人,莫小川舍得拋棄嗎?

    在所有人從對夏雛月的驚艷之中緩過神來之后,便有些摸不清眼前到底是什么狀況了。

    呂洪良也是一臉的郁悶之色,這夏雛月,到底是什么意思。誰說,夏雛月號稱是中原第一絕色美人,但與呂洪良說話之時,卻是一臉的正色,舉止之間,均是一副高位者的姿態,讓呂洪良絲毫不敢小看。

    雖說,他的年紀做夏雛月的爺爺都夠了,但是,卻與夏雛月平輩論交,且給予了尊重。

    此刻的夏雛月,好似與之前完全變作了兩個人。莫不是,這兩人以前當真有什么吧?連呂洪良,此刻都有些摸不準了。到底是不是自己哪里搞錯了。

    不過,他還算是沉得住氣,輕咳了一聲,道:“夏長老,我們齊心堂中的兄弟,對我們兩堂之間的合作,還有些不太清楚。你可否為他們細說一番?”

    聽到呂洪良的話,夏雛月扭過頭來,看著呂洪良笑著點了點頭,道:“的確,我到此之前,收到了門主的書信,特來此地與齊心堂商討合作事宜。”

    齊心堂眾人聽到夏雛月的話,均是一怔,對于呂洪良之言,卻是相信了大半。夏雛月在媚堂之中的地位不低,能將她派來,可見,此次媚堂對齊心堂也是十分看重的。

    呂洪良聽到夏雛月此言,心中放下心來。慘白的面上帶上了些許笑容。

    劉娟娘面色微變。到了這個時候,本來已經潰敗的呂洪良,又有了回擊的希望,媚堂的加入,著實是一個巨大的誘惑。在劉娟娘所知,莫小川與夏雛月應該是有些交情的,而且,看夏雛月的神色,似乎也是如此。

    因此,她此刻,卻是有些迫切,想讓莫小川憑借這一層的關系,來完全一絲敗局。否則的話,唯有魚死網破了。她此刻,甚至已經想到了齊王留下的東西。

    雖說,她對此,亦不是十分了解。但是,聽白易風偶爾提起,似乎齊王留下來的這件東西,十分的厲害。當年,白易風便是憑借他,才使得呂洪良知難而退。若是莫小川此刻無法扭轉局勢,說不得,只好去請白易風提前將這件東西拿出來了。否則,今日怕是莫小川難以有什么神算。

    即便莫小川憑借的武功將一切都鎮壓下去,怕也極難掌握齊心堂了。畢竟,齊心堂若是強奪的話,怕是會引起堂中極力的反彈,到時候,便是兩敗俱傷了。

    此刻,莫小川也是心頭疑慮,沒想到,夏雛月居然會突然在這個時候冒出來壞事。就在他心中思索著,該怎樣化解之時,卻聽呂洪良高聲說道:“諸位,現在大家應該明白,老夫所言均是事實吧?老夫一心為了堂中兄弟。而此人卻只為奪權而來,之前,曹護法的確有些魯莽。破壞了祭奠儀式,但是,老夫覺得,曹護法雖說魯莽,可也是赤心一片。不想讓堂中兄弟被他蒙蔽。老夫認為,他根本就沒有資格在這里祭拜齊王,應該直接趕出總堂去……”

    “呂長老,此言便有些過了吧。”秦護法抬眼望來,聲音緩慢地說道:“你一直在說奪權之時,但是少主直到現在,也只是為了祭奠齊王殿下,并未提起半句奪權之事……”

    “秦護法……”呂洪良本來以為秦護法不會干涉太多,卻沒想到,這個時候,秦護法居然出言幫助莫小川,面色頓時顯得不好看起來,雖說,他此刻面色本來便因傷而顯得發白,不怎么好看。但此刻,神情激動之下,似乎更白了一些。沉聲打斷了秦護法的話語,道:“此言還用說出來嗎?他現在到此,所為何事,只要是明眼人,都能夠看的出來,難道非要等著他大聲喊出來,才算數?”呂洪良因為激動,說到此處,大聲地咳嗽了起來。平日間,他倒是不會與秦護法起這般沖突,畢竟,秦護法在堂中的威望極高,一般情況,呂洪良是不想駁他的面子的。

    可是現在,秦護法處處為了莫小川說話,便讓他有些忍不住了。即便得罪秦護法,也再無估計,咳嗽了一會兒,又道:“老夫知道秦護法當年與齊王交好,亦可能被此子蒙蔽。但是,縱然如此,秦護法難道便要棄堂中兄弟而不顧嗎?”

    秦護法面色一沉,正要說話。突然,夏雛月轉過身來,看了呂洪良一眼,道:“呂長老,怕是你有所誤會了。我此次前來,是代表媚堂,打算與齊心堂合作的,但是,并沒有說,一定要與呂章立合作……”

    本來,聽到夏雛月喚他,呂洪良激動的神色略緩,換上了一絲笑容。可是,聽著夏雛月說話,越說似乎越不對勁,眉頭忍不住蹙了起來,盯著夏雛月,道:“夏長老,你此言何意?”

    夏雛月卻沒有理會他,轉而望向了莫小川,面帶著嫵媚的笑容,道:“莫公子,奴家這一次,是來幫你的。你現在信了嗎?”

    莫小川頗感意外,看著夏雛月,半晌無語。過了一會兒,才出言說道:“夏夫人不會告訴我,你身在燕國,便已經知曉我昨日會來這里,所以,提前趕來幫我的吧?說實話,昨日之前,我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會到此,莫非,夏夫人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夏雛月低下頭,苦笑一聲,道:“奴家知道,在莫公子的眼中,是沒有我的,總覺得我所做之事,都是有所求的。但是,此次我的確是想幫你。當然,并非是一開始便這般決定的。若是我告訴你,我是現在才改變主意的,莫公子相信嗎?”

    夏雛月抬起一對迷人的媚眼,望著莫小川,眼眸之中,似有水光流動,看在人的眼中,讓人實難忍心懷疑她。不過,莫小川卻可以確定,夏雛月并未用出媚功來。如此看來,夏雛月倒是有些真誠了。

    沉吟片刻,莫小川開口,道:“夏夫人需要我做什么,明言便好。”

    夏雛月輕嘆一聲,似乎很是無奈,又似乎已然習慣,抬起臉來,望著莫小川,突然“咯咯咯……”地嬌笑出聲,絕色容顏,配著這笑容,當真有些讓人意亂神迷之色。

    她伸出手來,略帶慵懶地攏了一下額前的頭發,抿了抿嘴,道:“果然,莫公子還是認為奴家是有所求的。既然如此,那么此次我便滿足莫公子的要求。你讓我明言,我便明言。其實,我的要求很簡單,只需要莫公子親奴家一口便好。”

    夏雛月說出這話的時候,并沒有刻意掩飾聲音,尤其是最后一句話,甚至故意提高了聲音。落在周圍人的耳中,倒是讓人心中有些震驚。

    的確,這著實已經到了讓人震驚的程度。

    先不說,夏雛月這所謂的要求,是多么的荒唐,單是一個女子能夠在大庭廣眾之下如此大膽的說話,也叫人有些吃驚。

    夏雛月說罷,也不理會周圍的目光,只是望著莫小川,等著莫小川的答復。看到莫小川面上的猶豫之色,她眼中露出失望之色,果然,莫小川還是以前的莫小川,對于她,始終有著猜忌。而且,以莫小川的性情,在這等大庭廣眾之下,別說是真的親她了,便是答應下來,怕也會臉紅吧。

    想其起當初的莫小川,她心里便是一陣苦笑,只是此次,卻沒有表露在臉上。

    然而,就在她心中失望,打算再如以前一般,補上一句“奴家只是一句玩笑,莫公子莫要如此認真”的時候,突然,莫小川向前邁步而出,猛地捧起了她的臉,嘴唇陡然印在了她的朱唇之上,這一吻,太過突然,而且,異常有力,讓夏雛月整個人都傻了,只覺得腦子里轟鳴而響,似乎都失去了思考能力……
11选5重号规律 山东11选5开奖统 秒速赛车怎么老是输 2019年股票配资平台排行 云南11选5开奖规 3分彩开奖号码结果 日本sm电影花与蛇 泳坛夺金8选4中奖技巧 26选5开奖结果今天 中国一重股票分析报告 重庆后三组选走势图 全天幸运飞艇开奖计划 nba球探网 美国a片名 重庆快乐十分中奖助手 今日河北20选5开奖 真人美女麻将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