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九十四章 可能

    李唐秋所言的觀瞧,自然是想將北斗劍拔出來看看。但是,他的語氣并不恭敬,這讓劉娟娘心中不快,緊鎖眉頭的她,此刻,儼然已經從一個成熟婦人變作了執掌一方的分堂主,臉色沉了下來,看著李唐秋,道:“我說李唐秋,白先生以前是怎么教你的。在少主面前,豈可如此無禮?”

    李唐秋聽劉娟娘如此一說,似乎也覺得自己方才的言語有些過了,忙道:“在下并無對少主不敬之意。只是一時好奇,失了禮數,少主莫怪。”

    莫小川點頭微笑著,道:“李堂主既然好奇,隨意觀瞧便是。無妨,無妨!”

    劉娟娘本來還想說些什么,可是,莫小川已經將話說到這個份上了,倒是讓她沒有話說了。心中氣惱,不由得瞅了莫小川一眼,但是,在莫小川面前,她也不好多說什么,又將目光落到綠帽子身上,似乎在說,就是你這丫頭太不真氣,若是你能早點將少主拿下,老娘還用受這個氣?

    綠帽子看到劉娟娘的眼神,心中似乎有愧,忙低頭躲過。

    劉娟娘心中的氣,無處發泄,只能悶悶地將目光重新落到了李唐秋的面上。此刻,李唐秋的手,已經握在了北斗劍的劍柄之上,輕輕一用力,北斗劍卻是紋絲不動。

    周圍眾人,均是面路異色。

    李唐秋眉頭一抬,請“誒”了一聲,隨后,雙膀一用力,猛地又去拔劍,卻依舊紋絲不動。這一次,卻是讓他面色大變,一時之間,卻是下不得臺面了。

    深吸了一口氣之后,又一次用力,依舊不能拔出,正在李唐秋尷尬之際,莫小川伸出了手。

    李唐秋搖了搖頭,抓著劍鞘,將北斗劍遞給了莫小川。

    莫小川并未接劍,而是抓著北斗劍的劍柄,輕輕一拉。“蒼啷!”一聲脆響,北斗劍陡然出鞘,紅色流光在劍身之上韻動,周圍之人,驟然感覺到了一股寒氣。

    莫小川握著劍,將劍柄朝著李唐秋,道:“李堂主請!”

    李唐秋面色復雜地望著莫小川,又看向北斗劍,隨后,輕輕搖了搖頭,道:“是屬下無禮。多謝少主寬厚不責之恩。少主的劍,并非凡劍,非是屬下這等人可以隨意觀瞧的。少主請收起來吧。”

    莫小川也不勉強,微微點頭,手腕一番,“唰!”的一聲,北斗劍歸鞘,屋中的寒氣,也陡然收斂。

    眾人面色各異,有得人露出沉思之色,有的人面露驚訝之容。

    劉娟娘瞪大著雙眼,面上的驚訝,漸漸轉化為笑意,微笑著,道:“還沒見過李黑子如此服人。今日這是怎么了?”

    李唐秋搖頭苦笑,道:“我這點本領,實在不入少主的眼。是我魯莽了。”

    劉娟娘笑著,道:“算你說了句人話。”隨后,伸手一指莫小川對面坐著的一個六旬老人,道:“這位是魯長老。”

    “魯序。”魯長老起身抱拳,面帶微笑。看著莫小川點頭,隨即坐下。

    坐在自己對面的這位魯長老,莫小川其實一直都在觀察之中,此人的神色,自從莫小川進來,便未變幻過,即便是此刻與莫小川說話,依舊是一臉的平靜,給人一種看不透的感覺。

    正因為如此,莫小川對他也多留意了幾分。不過,看這人,是個不喜言談之人,莫小川便沒有多言。

    隨后,劉娟娘又伸手指向另外一人,這人,看起來是屋中年齡最大之人,白發白須,一身長衫,坐在那里,給人一種氣度不凡的感覺,絲毫沒有顯現出老邁之態。

    望著此人,劉娟娘解釋,道:“這位是秦護法。”說罷,劉娟娘笑著對莫小川又道:“秦護法便是當初齊王在的時候,對他老人家都很是尊敬的。即便是當今兵部尚書,寇古見到他老人家,都要喚一聲老太公的。”說罷,又壓低了聲音對莫小川低聲道:“秦護法是寇古的外公。在堂中頗有威望,若是少主能得到秦護法的支持,此事便成了一半。”

    莫小川不禁心中有些驚訝。沒想到,齊心堂中居然還有這等人物。寇古的外公。莫小川倒是聽聞過,傳聞,寇古的兵法一道,便是這位老先生所教。

    他當年曾是太祖帳下的一員猛將。只是,現在年歲大了,便一直在府中不出,已經很少人能夠見到他了。卻沒想到,他居然是齊心堂的護法。

    莫小川聽劉娟娘介紹過后,趕忙施禮,道:“晚輩對親前輩久仰大名,沒想到,居然有幸得見。實乃幸事。”

    莫小川這話,倒是不作假,這位秦護法,身上可是有爵位的。和崔秀是同一時代的人物,只是,他生性不喜張揚,而且,也不像崔秀那樣,教出了莫智明這般的徒弟,因此,名聲上,倒是沒有崔秀的名氣大。

    但莫小川卻明白,能從那個時代一直留到現在的人物,即便不喜張揚,必然也是有著真實本領的。何況,寇古雖說一直做的是文官,但他也曾聽崔秀談起過寇古,對寇古的評價是十分高的。

    能教出寇古這般人物的老人,其能力,也可見一斑。

    只是不知道,當初莫智明是怎般將他請出山來的,想來,也費了不少力。

    秦護法看著莫小川,滿意地點了點頭,道:“現在,是你們年輕人世界了。我這把老骨頭,也沒有什么用了。當初智明讓我……罷了,不提這些了。其實,你這孩子在禁軍之時,我便注意到了。短短的時間,能走到這里,很好!”

    “很好”二字,看似平淡,但是,落在劉娟娘的耳中,卻讓她忍不住露出了迷人的笑容。以她對這位老護法的了解。深知這兩個字的意思。

    其他三人,對這秦護法,顯然也十分的尊敬。在他說話的時候,全部都將目光集中過去,靜靜地聽著。

    “前輩謬贊了。”莫小川笑著搖頭,道:“晚輩需要學習的地方還很多。以后還求前輩不吝賜教才是。”

    秦護法哈哈一笑,道:“好了,都是自家人,客套話,便莫要多言了。老夫有些餓了,后面站著的女娃,也坐下吧。今日劉女娃讓我們過來,也只是為了讓少主認識一下。既然,都介紹過了,便無需這般見外。”

    聽著秦護法叫劉娟娘“女娃”。莫小川只能是無奈搖頭,劉娟娘都成了女娃,那么,他和綠帽子在這老人的眼中,怕只是孩童吧。

    綠帽子站在莫小川的身后,有些猶豫,不敢上前。

    莫小川扭過頭,拉起了她的手,揪了過來,道:“既然秦護法讓你坐,便坐下吧。”

    “是!”綠帽子紅著臉,點了點頭,小心翼翼地坐了下來。心卻怦怦直跳,這里的這些大人物,以前,她怎么也沒有想過,能夠與他們同坐用餐。至從跟了莫小川,似乎許多不可能的事,漸漸地變做了可能了。
11选5重号规律 甘肃快三和值推荐表 内蒙古快三直播 辽宁福彩35选7中奖规则 开拓者vs公牛比分 25选7复式计算 广西11选5在哪里可以玩 乌鲁木齐小姐酒店服务 快乐十分玩法 20选5开奖结果i 闲来安徽麻将手游下载 幸运pk10计算公式 石家庄按摩保健服务 台湾宾果28彩 体彩排三排五开奖结果 一级女性黃色生活片 陕西福彩快乐10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