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五十九章 男女

    半個月的時間,一晃而過,莫小川在這段時間并未外出,整日在府中陪著司徒玉兒。此刻,他身著一件白色長衫,頭發用公子巾束起,整個人便如普通的文士一般。

    緩慢行步之中,還有一絲書卷氣息。

    程宇在這段時間,也只遠遠地見過莫小川一面。莫小川并未上前與他說話,這在程宇看來,倒也覺得十分正常,若是莫小川還像在軍營之中那般,稱呼他一聲“程宇兄”,那他才要感覺不正常,而且,恐怕心中不勝惶恐了。

    因為兩人的身份差別極大,當初莫小川是隱藏身份,如此稱呼,自然無妨,現在這個時候,兩人的差距已然巨大,便是他自己,也不敢主動去與莫小川打招呼。

    只是,有一點讓程宇覺得很是奇怪,當日莫小川殺人之時。莫小川在他的心中分明便成了一個嗜血的魔頭,可現在又成了一個渾身透著書卷氣息的文人,這種前后不一的感覺,甚至讓他覺得有些恍惚,不知自己看到的哪個莫小川,才是真正的莫小川。

    莫小川緩步行著,來到屋門前,輕輕推開房門,面上顯出幾分柔色,邁步行入,柔聲,道:“玉兒,想吃些什么,我讓人給你做。”

    司徒玉兒臉上掛著幸福的微笑,從床上坐了起來,輕輕撩起額前的幾絲亂發,露出絕色容顏,道:“相公無需如此,玉兒又不是病人,隨意一些便好。再說,婆婆已然說過,多走一走,對玉兒的身子有好處。”

    莫小川微微點頭,對于孕婦之事,他知曉的不多。當初來到這個世界之時,他只是一個十幾歲的少年,自然不會去關心這些,只覺得這些距離自己還遠。

    來到這個世界之后,卻是心神一直緊繃,最初的時候,是擔心梅世昌拿自己開刀,好不容易梅世昌認同了他,王管家又時時刻刻地給他壓力,讓他不敢放松。最后進入軍中,暫時的脫離了梅府,卻又遇到大戰。

    再往后,梅家劇變,來到西梁更是步步緊逼,隨著他的成長,這種危機感非但沒有除去,卻越來越濃。他的心智見識,在這種危機感之下,不斷的成長,可是常識,尤其是在這方面的常識,卻依舊停留在當初的模樣。

    因此,他覺得孕婦就該好好修養,深怕出了一點問題。

    在照顧司徒玉兒的同時,莫小川的心中有的時候,也會閃出幾分擔憂和遺憾來。算一算日子,盈盈怕是已經臨產,可是,他現在連盈盈在哪里都不知曉。

    想起往昔與盈盈在一起的一幕幕,莫小川心頭總是有些發苦。

    那個面容并非絕色,但心中大度的女子,在他面前,好似從來都是那么無私,到最后,為了他,甚至都不惜離開自己的家,直到現在他也不知道她生活的好不好。

    想起當初盈盈對他說的那句“我信你!”。

    莫小川心中一嘆,他此刻能做的,也唯有是相信盈盈,相信她不與自己聯系有她自己的理由,相信她可以照顧好自己了。

    拋開心中的一絲惆悵,莫小川笑了笑,露出了幾分憨厚的模樣,此刻的他,便如當年那個小鎮上的少年一般,笑得很是樸實,道:“這些,我不懂得。既然婆婆如此說,便聽婆婆的吧。畢竟,婆婆才是專家嘛……”

    “專家?”司徒玉兒聽到這個有些陌生的詞后,并未多想,莫小川有的時候,便會說出一些奇怪的詞語來,她已然習慣,并不覺得怎般。也不多加詢問,反正大多時候,她都是能夠猜出所指的,因此,笑著說道:“這個專家,倒也有趣。”

    “那我們便出去走走?”莫小川扶住了司徒玉兒的手臂說道。

    “嗯!”司徒玉兒抿嘴點頭,道:“相公,你莫要如此寵玉兒,會把我寵壞的。我自己來便好了,你是王爺,不該做這些事的。”

    “自己的媳婦,自己疼,這和王爺還是庶民,沒有什么關系。”莫小川很是霸道地說著,堅持將司徒玉兒從床上扶了下來。

    司徒玉兒心中暖暖地,將頭靠在了他的手臂上,伸出胳膊抱住了他的腰,道:“相公,你如此待玉兒,玉兒卻不知該怎般回報與你了。玉兒一定給你生一個兒子。一定是兒子!”

    莫小川緩緩地搖頭,伸出手來,輕輕撫摸著司徒玉兒柔順的頭發,道:“不要多想了。兒子和女兒,對于我來說,都無所謂的。都是自己的骨肉,哪有那么多說法,再說,男孩女孩都是祖國的花朵不是嗎?”莫小川說著,呵呵地笑出聲來。

    司徒玉兒抿嘴一笑,點了點頭。雖說,莫小川說的十分輕松,而且,對于此事,表現出來的,也并不在乎,但是,在司徒玉兒的心中卻不這般想。她心里一直都想著,一定要生一個兒子出來,她本身便是一個妾侍。雖說莫小川寵著她,可是,以莫小川的身份,以后身邊的女人豈能是只有她一個,必然會越來越多的,到那個時候,她的地位便會發生改變。她之所以極力地撮合莫小川和柳卿柔,也是為此,柳卿柔的身份,對于莫小川來說,也算是般配,可以做的他的正妻,而且,更重要的是,柳卿柔的性子柔弱,并不與人爭什么,即便做生意有些手段,生意做的很大,這一來是她的天賦和愛好,二來,更多的原因是因為她是柳承啟的女兒,試問又有誰敢輕易得罪與她,有了這層關系,再加上莫小川本身的身份,幫莫小川打理生意,自然是無往而不利。何況,“莫氏復顏絲”本就是獨家出品,自然很有競爭力。

    更何況,司徒玉兒與柳卿柔的私交甚好。

    總得來說,目前的情況下,司徒玉兒覺得,柳卿柔是最合適的人選。當然,這只是她給自己準備的后路,對于現在肚子里的這個孩子,她更是覺得十分的重要。

    莫小川現在是沒有孩子的,她若是生一個兒子,那么,莫小川必然對這個兒子寵愛有加,即便他不是嫡出,只是庶出,那么,以后也會有一絲地位的。

    若是一個女兒的話,即便莫小川再怎么寵愛,卻也不可能怎樣,畢竟,在這個時代,女子是無法繼承父業的……
11选5重号规律 今晚3d开奖预测号码 广美知子猝死视频种子 麻将游戏4人打真人版赢钱 重庆时时彩现场开奖 麻将游戏外挂软件 山西11选5技巧 四川快乐12 内蒙古11选5走势 甘肃11选5 河北十一选五 一定 7m足球比分网 扑克麻将记号认牌胶花 浙江20选5开奖结 排球比分直播网址 30选5开奖结果查 重庆百变王牌参数分析图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