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二十九章 喜歡

    莫府現在雖然改名叫晨郡王府,而且府邸也擴大了十幾倍,但是,莫小川真正熟悉的,還是原來這一塊地方,新修繕的王府,并未太多的涉足。

    他的屋中,還是原先的那間,只是多了司徒玉兒之后,這里顯得更為溫馨一些,屋中的裝飾也多出了一股女人味。這樣的房子,才有家的感覺。莫小川對于這種細微的變化,還是覺得很好的。

    他回到屋中,緩緩地來到床底,這個密道現在很久未曾動過了,不過,床底也并未有太多的灰塵,顯然是經常被打掃著。揭開密道入口,一股涼氣襲來,讓他忍不住為之清醒了幾分,先前在章立那里飲下的一點酒,也被這涼意吹散了。

    莫小川沒有猶豫,徑直走了下去。

    來到下面,這密道雖然已經很久未曾來過,卻好似很是熟悉一般,不禁便想起了和盈盈當初在這里面奔跑之時的畫面,似乎距離現在并不久遠,可人已經不見了。

    他也不多做停留,快步行著,之前他已經試過這里的密道,雖然枝節通道并未一一探明,不過,通往皇宮的那條他卻是有記憶的,而這次,他要去的地方,便是這里。

    順著密道一路前行,在雖然密道里基本沒有什么光線,但是莫小川現在的視力卻并不受影響,沒過多久,他便看到了通向太子宮的臺階,從這里上去,便是太子寢宮了。

    莫小川停留在了臺階邊緣處,望著上面,心中卻是有些猶豫了。甚至有些害怕,他即想得到答案,卻又害怕答案,因為,他害怕得到的答案是他最不想要的那個。

    不過,他的心中明白。此刻是不能退縮的,即便自己不去了解,事情的真相卻依舊存在,自己總不能逃避一輩子。他的性格之中,是有著逃避的一面的。

    這在當初選擇盈盈還是小瑤的時候,便著顯了出來。只是,隨著他的成長,這些逐漸的被掩蓋了,應該現在能讓他害怕的事和人已經不多了,可此刻,心底的那種恐懼感又生了出來。

    面對著那個可能讓自己承受不住的真相所帶來的恐懼感,他艱難地踏上了臺階,一步一步地邁了上去。慢慢地伸出手,朝著上面推去。

    上面顯得有些重,他猛地一使勁,只聽石頭之間一陣摩擦之聲,上面重重的石板被他推了起來。從縫隙之中朝外面望去。只見挖煤一片荒涼之色,完全沒有了當初那種宮殿的樣子,看來,太子寢宮并未修繕。

    莫小川知道此刻即便上去,也未必能尋出什么來。他心中有些失望,正要蓋好石板,忽然,見遠處又兩個人朝著這邊行了過來。他猶豫了一下,仔細地朝著那兩人望了過去。

    只見其中一個正是晨公公。

    隨著兩人的距離漸近,他也聽到了他們口中的談話,其中一個道:“此事是不是要盡管稟報皇上?”

    “先不著急。”晨公公用蘭花指捏著鬢角的白發,道:“現在只是知道燕國那皇帝在招集江湖中的高手,卻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事,我們貿然去稟告皇上的話,萬一陛下問起緣由,回答不來,豈不是自討苦吃,你先去盯緊了他們。若是有什么新的動向,再做稟報。盡快將他們的目的查明。”

    “嗯!”那人點了點頭,道:“不過,公公,若是到時候有所延誤,耽誤了什么,怕是皇上歸罪下來,我們沒人能吃罪的起。”

    “這些事便無需你操心了。去吧。還有葉展云女兒的婚事,暫時不要對外張揚。”說罷晨公公揮了揮手,那個人便離開了。

    莫小川聽在耳中,心中猛然一怔,葉展云女兒的婚事?他雖然不知道葉展云有幾個女兒,不過,心中明白,這八成說的便是葉辛了。葉辛與方成中有婚約的事,他是知曉的。現在完婚,倒也是應該的。

    他的心中不由得生出了一陣失落。

    不過,轉念一想,自己和葉辛根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她現在要成婚,自己又能說什么呢?也許,方成中正是她的要的吧。莫小川越想,心中越是覺得煩躁不已。

    他慢慢地退回了密道之中,小心翼翼地將石板蓋好,免得被晨公公他們發現。

    這些日子,自己太過注意朝中之事,倒是將燕國那邊忽視了,若不是今夜無意中聽人說起葉辛的事,他都不會朝這個方向去想。主要是他心中牽掛著盈盈,而且,也沒想到葉辛會這么快便成婚。

    他有些失落地坐在臺階上。一張臉上滿是失落之情。

    現在盈盈的消息還沒有得到,卻又聽到了這么一個讓人煩惱的訊息,他有些無奈,又有些不知該如何是好,最重要的是,他對葉辛并沒有足夠的信心,他還不能肯定她的心。

    其實,現在葉辛也煩惱不已,昨夜在靜心這里待了一會兒后,她便回到了自己的房中,今日一整日她都沒有出門,直到這個時候,一口飯都沒有吃。

    現在想起方成中那張臉,她便覺得厭惡不已,以前看著還沒有覺得如何的方成中,現在便是如鯁在喉,讓她難受的厲害,恨不得讓他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就在葉辛躺在床上,茫然地望著屋頂,一張臉上沒有任何表情的時候,房門卻被敲響了。

    葉辛心中煩躁,隨口道:“我現在誰也不想見。”

    她的話音落下,屋門卻被人直接推開了,葉辛站起身來,幾步來到外屋,朝著外面望了過去,只見來人卻是葉展云。白凈的衣衫,飄逸的胡須,整個人顯得是那邊的高高在上。

    以前見著自己的父親,葉辛會從心底生出一種敬畏感和欽佩感,父親便是她的偶像和追求的目標,可是,現在看到父親,她的心里卻有些反感,只覺得他是一個用在手中權力掌控別人命運的人,也不管別人愿不愿意,便如此做,實在是讓她心中再難生出那種崇拜。

    “爹爹……”盡管她的心里對父親已經有了很多的怨言,不過,面對葉展云,多年的威嚴,還是使得她不敢過分無禮,輕聲喊了一句。

    葉展云蹙了蹙眉頭,點了點頭,向前走了進步,來到桌旁,看著桌上未動過的飯菜,道:“聽他們說,你今日一整天都沒有吃東西了?”

    葉辛點了點頭,道:“女兒不餓。”

    葉展云面上的神色有些不快,道:“不餓?”

    葉辛嗯了一聲。

    葉展云輕哼一聲,道:“你的不餓是對自己的說的,還是對為父說的?”

    葉辛低下了頭,輕聲道:“我真的不餓。”

    “你心中想什么,別以為我不知道。方成中和你早有婚約,而且,他也并無什么過錯,你為何這次回來,便似換了個人一般?”葉展云看著葉辛問道。

    葉辛心中一緊,她之前甚至想過,要主動和葉展云說,自己打死都不嫁給方成中,讓他盡快取消婚約,甚至還想過以死相脅,事實上,當日他差點還在葉展云面前說出要殺方成中的話,可是,此刻聽到葉展云的質問,她卻沒有了勇氣來與父親義正言辭地說話,甚至害怕葉展云發現什么。

    她微微退了一步,低聲道:“沒有什么,我只是覺得方成中那人有些不學無術,而已,女兒也不想這么早嫁人。”

    葉展云眉頭緊鎖著,道:“你此言當真?”

    葉辛點頭,道:“自然是真的。”

    葉展云道:“可為父卻聽說,你和那莫小川之間,似乎有些什么。”

    葉辛面上一緊,道:“爹爹,你聽誰說的?”

    “方信。”葉展云說道。

    葉辛面上帶有怒色,道:“方家父子的話,父親怎么信的?”

    “本來為父是不信的,可是看看你這次的樣子,你讓我怎么能不相信?”葉展云的面色沉了下來,道:“你甚至變得敢于當眾頂撞為父,是誰教你的這些。”

    “可是,方信他又怎么會知道我的事?”葉辛有些激動道。

    “方峰你知道吧?”葉展云說著,望向了葉辛,想從他的臉上看出些什么來。

    葉辛這才想起,當日方峰也在在場的,雖然他提前走了,卻不知道他后來有沒有查到些什么,心中有些焦急同時,他也不知從哪來來的勇氣,反正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干脆將一切說明好了,她看著葉展云,猛地抬起頭,道:“好吧,既然爹爹什么都知道了,那我便直說了,我喜歡莫小川,我不會嫁給方成中的……”
11选5重号规律 乐透游戏大厅 吉林快3过滤软件 广东11选5助手安 秒秒彩怎么才能稳定 微信群玩的内蒙古麻将 3d历史开奖号 麻将作弊技巧大揭秘 山东麻将258胡牌下载 天津快乐10分投注 10分11选5-稳定版APP下载 e球彩 樱井莉亚Bd在线播放 青海快三历史开奖 黑龙江11选5技巧31日 江苏十一选五直播 南昌麻将怎么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