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一十一章 這一夜,很完美

    隨著莫小川的話音,司徒玉兒嬌羞地鉆到了被子里。

    莫小川急忙,道:“快出來,被子都弄濕了。”

    司徒玉兒又鉆了出來,卻是怔怔地望著他。莫小川笑了笑,伸手去解她的衣服,司徒玉兒并未抗拒,任憑他一件件地解去。今日,司徒玉兒上身穿了一件白色的緊身小棉襖,下身半身長裙,背后還批了一件短小一些的大氅,白色的絨毛領子,顯得異常俊俏。只可惜,莫小川現在卻無心欣賞這些。

    他只想盡快地看到嬌妻光滑的身體。

    這便應了那句話,女人總是在選擇漂亮衣服,而男人總是認為女人不穿才是最好看的。

    人總是這樣,不同的群體,有著不同的認知。

    隨著司徒玉兒上身的衣物被褪去,上身只剩下了一件褻衣和肚兜,褻衣的系扣解開,便露出了里面的肚兜,仿似今日司徒玉兒的肚兜穿的異常地薄,透過肚兜便能看到里面那對白嫩的玉兔,好似又長大了不少。

    這也難怪,司徒玉兒現在的年紀只有十七歲,這個年紀的女子,正是發育的時候,一般來說,還沒有這般大的,她也是先天發育比較足了。

    若是換在現代,這個年紀的女子,只是中學生,很多都不明白男女之事,可這個年紀的她,卻已經很是成熟,當然,這種成熟,不單單是指得身體,更重要的是心智。

    而且,這個年紀的女孩,對于情感也異常的執著,當然,這也是指的一般情況,個別異類不包括在內,而司徒玉兒的成熟,使得她更加意識到自己和莫小川之間的關系,更是全心身地對他。

    莫小川的手輕輕撫摸在了司徒玉兒的酥胸之上,司徒玉兒緊張地抱緊了他,這讓莫小川只能享受觸覺上的感覺,卻是無法用眼睛去看到了。

    好在司徒玉兒不單是胸美,便是臉蛋也是極美的,便是那中原第一美人夏雛月與她相比,也只勝在成熟風韻之上,但司徒玉兒這種初為人婦的青澀感,卻有著另外一番味道。

    莫小川覺得,自己現在對懷中的這個女人,越來越不能舍棄了,這不單是她的美麗,更重要的是她的賢惠。若是換在兩年前,別說是莫小川,恐怕但凡認識司徒玉兒的人,都不會想到,她今日會成長至此。

    莫小川的心中是安慰的,在缺少了葉辛和盈盈的情況下,他的心是有殘缺的,不過,此刻司徒玉兒卻能將他的心填滿。滿滿的,這種感覺很好。

    看著司徒玉兒美麗的臉蛋,莫小川似乎怕稍一用力便會將她的肌膚親破,因此,他異常的小心,溫柔地吻著她的面頰。

    司徒玉兒顯然已經有些動情,緊緊地抱著自己的丈夫,此刻的她將羞澀之心收起,是啊,面對自己的丈夫,又有什么可羞澀的,自己便是他的,他想怎樣便怎樣吧。

    莫小川此刻也顯得頗有些焦急,一只手在司徒玉兒的胸前放肆地揉捏著,嘴上也不閑著,將她的臉蛋上親的都是口水,還緊緊地吻著她的嘴唇,仿似要將那薄薄的嘴唇吸到自己的嘴里一般。

    而且,另一只手,也在忙碌著,扒著司徒玉兒的褲子。

    雖然裙子早已經扒去,可是脫褲子的時候,卻遇到了難題。

    司徒玉兒急忙,道:“鞋,鞋子還沒脫呢……”

    莫小川這才意識到自己太過猴急了,難怪褲子脫不下來,原來被鞋子擋住了,他對著司徒玉兒笑了笑,隨即又忙碌了起來。不一會兒,司徒玉兒便已經衣無寸縷,莫小川看著眼前逛街的身體,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沫,爬在了司徒玉兒的身上。

    司徒玉兒抱著他的脖子,心中十分的激動,半年未見莫小川,無論是情感還是身體,都已經讓她激動不已。

    莫小川伸手到司徒玉兒的下身,輕輕一摸,感覺到滑滑膩膩的一片,便知道她已經準備好了,在她面上輕輕一吻之后,順著她的脖子一直吻到胸前,一口叼住了那嬌嫩如一顆小一些卻異常晶瑩剔透的櫻桃一般的尖端,舌尖輕觸,便讓司徒玉兒渾身發麻,忍不住要緊了嘴唇,也抱緊了莫小川。

    莫小川也是激動不已,忍不住便掰開司徒玉兒的雙腿,緊緊地爬在了她的身體中央處,下身相觸,兩人均是有些緊張。

    這種緊張,并不是那種拘謹而是一種期待的緊張,對下一刻的美妙,他們兩人的心中均是期待不已。

    莫小川深吸了一口氣,抬起了臉,輕聲對司徒玉兒,道:“相公要進來了。”

    司徒玉兒抿著嘴點了點頭,將雙腿纏在了他的腰上。

    莫小川微微地挺著身體,一點點地挪動著。

    司徒玉兒突然抱緊了他,面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莫小川看著她這般模樣,急忙問道:“玉兒,怎么了?”

    司徒玉兒微微搖頭,道:“有一點點疼。相公,玉兒不怕的。”

    莫小川心知司徒玉兒的身體太久沒有被自己再度開發,因此,有些不能適應了,便又將動作放緩,而且,還輕輕地吻著她,讓她放松下來。

    隨著莫小川的動作,司徒玉兒果然感覺好了一些,身體也不自覺的開始配合起他來。

    他這才放心下來,輕聲道:“娘子,感覺如何?”

    司徒玉兒紅著臉,不回答他。

    莫小川的心中明白,將胸膛緊貼她的酥胸,開始努力了起來。司徒玉兒漸漸地低聲輕吟,過了一會兒,便忍不住聲音大了起來。手也開始不安份地在莫小川的身上摸索著。

    當她的手碰到莫小川的屁股的時候,莫小川猛地向前一挺,司徒玉兒高聲呻吟一聲,隨即,喘著氣,道:“慢些,你身上有傷,不可太過貪戀女色,免得傷了身子。”

    “這點小傷無妨的。”莫小川說道。

    司徒玉兒又道:“可是,你若是損了真元……”

    “什么狗屁真元。”莫小川使勁的搖頭,道:“別聽那些庸醫瞎說,再說,你相公的真元多著呢,沒事的……”說罷,又是猛地用力,讓司徒玉兒的呻吟之聲,想忍都忍不住。

    司徒玉兒知道無法讓他停下來,便不再強求,閉上了雙眼,靜靜地享受起了夫妻之事。

    這一夜,對于他來說,很是完美。

    的確,今日丈夫歸來,還有如此完美的一個小年夜,再加上此刻心靈與身體一同的歡愉,她覺得,這半年來,一切都值得了,她興奮地抱緊了自己的丈夫,仰起頭,長吟了一聲,歡樂的不能自已了……
11选5重号规律 广东十一选五下载 好运彩3 贵阳麻将游戏下载免费 福彩3d百十差位走势图 全民福州麻将安卓 原千岁在线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 甘肃11选5任二遗漏表 欧美av女星最漂亮排名 快乐10分助手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 天天贵阳麻将官方下载 新疆十一选五 番号社 云南快乐十分基本走 秒速牛牛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