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八十七章 拿人

    就在羅烈心中驚疑不定,下不了決心該如何做,而這邊的禁軍小隊和侍衛們卻已經步步逼近,手持兵刃就要沖上來的之際,忽然,一個粗曠的聲音傳了出來。

    “都住手。”

    眾人順勢望去,只見說話之人,正是禁軍的副統領,他的聲音并不高,但是,卻清楚的傳入了在場的每一個人耳中。

    羅烈不由得將目光集中到了這人的臉上,只見這人大約四十歲的年紀,身體很是結實,個頭平常,算不得高,也并不矮。看外形,倒是一個武將模樣,便是不穿這身官服,也看的出來。

    只是,這人看在羅烈的眼中,卻總覺得有些不妥。至于哪里不妥,羅烈卻有些疑惑,不能肯定,看著對面的人暫時是不會動手了,羅烈又仔細瞅了瞅,雙眼猛地一睜,恍然醒悟過來,原來方才這人說話的時候,是用上了真氣的,他的聲音靠體內真氣傳出,因而可以清晰的傳入每一個人的耳中。

    而這聲音還不單單是如此,還通過真氣壓縮嗓音,使得本身的聲音有了改變,而且,這改變還是很大的。

    一般人當然聽不出這其中的玄妙,但是,改變聲音,即便再巧妙,卻也總有些破綻,而羅烈卻是一個外表憨傻,而內里極有學問之人,自然是看的明白其中的道理的。

    他瞅了瞅,決定再試探一番,面色一正,隨即又笑了笑,道:“哎吆,俺只是四處轉悠幾圈,看看這宮里的夜景,值得你們勞師動眾,這么多人來尋俺嗎?算咧,俺不看了,這就跟你們回去,還不行嗎?”

    羅烈這話音一落,頓時,周圍的士兵和侍衛們均是臉色瞬間變黑了一些,每個人心中都好似有很多句罵娘的話要嘣出來,雖然沒有道出口,不過,看那一個個的表情,便好似在說,你他娘的,大晚上光著屁股滿皇宮亂跑,差點把老子們累死,結果現在說是出來觀光的,誰信呢?

    羅烈當然知道自己的話不討好,不過,這話只是一個開場,更重要的話,還在后面呢,他盯著那位副統領,道:“這位將軍,你讓老朽跟你回去,也是可以的。不過,能不能給俺一件衣服穿,這皇宮里著實熱啊,熱的俺都不行了,每流一次汗,就脫一件,正涼快了一些,結果就被你們這么一頓猛追。現在俺的衣服在哪里,都忘記了。看了一下身材,好似就這位將軍的身材和俺相差不遠,你借俺一件衣服唄。嘿嘿……”

    羅烈的笑容有些略顯蕩勢,其中的意味,老色鬼們都懂得。

    一旁的士兵和侍衛不禁倒吸一口涼氣,原本還擔心這位大半夜半裸著飛奔的仁兄可能非禮了宮中的宮女,或者是哪位主子,這樣的話,到時候便吃罪不小了。

    因為,宮里的女人都是皇上的,不管是宮女還是主子,當然不能出一點差錯,即便皇帝不寵幸他們,那也是皇帝的事,若是被別人捷足先登,或者給皇帝戴綠帽,這便是面子的問題了。

    說大了,便是有傷國體。

    這個罪名說是扣下來,那可是要砍一長串的腦袋的。

    但是,現在看來,眼前的這位,好似喜歡的是男人,這樣他們便放心了。便是將宮中的太監奸的千百遍的,這點事,還是可以安撫下來的。

    這些人不禁有些同情地望向了中間的這位副統領。

    眼神之中,很多人都在忍笑。

    果然,那位副統領面色有些不好看,但并不明顯,不過,眉頭緊蹙起來的他,表示現在很生氣。

    羅烈目光一動不動地盯著那副統領看著,眼中頓時亮光一閃,隨即恢復了正常。心中已經有了幾分把握。

    這位副統領看著羅烈的樣子,似乎有些疑惑,面上沒有什么表情。隨后,輕輕擺了擺手,道:“帶走。”

    羅烈一聽這話,猛地蹦了起來,身上裹著的哪位美女也隨著蕩起,差點便露出了不該露的地方。隨即,只聽羅烈口中一聲大喝,道:“狂妄小子,怎敢用帶走二字。你知道俺是誰嗎?俺可是你們皇帝請來的上賓,若是不信,叫梅世昌來問問,看他認不認識俺羅烈……”

    這話一出口,那副統領瞬間雙眼一亮,盯著羅烈望了過去,眼神之中有些驚訝,又有些欣喜,同時又多了幾分疑惑。

    只是,他的臉上,卻沒有太多的表情。

    羅烈看著他,忍不住微微點了點頭,果然不出他所料,眼前這人,的確是易過容的。

    因為,即便是再高明的易容之術,模仿的再像,面上的表情,卻是多少有些收到局限的,因為,每個人面上皮膚之中含有豐富的神經組織,人的表情,便是由這些神經來控制的。

    易容術再高明,也不會把這些都做出來,所以,面部表情一般和正常人是有區別的。當然,若是這個人比較嚴肅,平日間不茍言笑,這一點卻是很難引起人的注意。

    不過,羅烈留意的,卻恰恰便是這一點,因此,當即便明白了過來。再加上先前他對嗓音的判斷和試探,幾乎刻意肯定眼前這人,絕對是一個女人。

    確定了這一點,他也不由得驚嘆,仙島山的易容術果然高明。他雖然能看的出來,但是,想做來,卻是萬萬不能的。

    羅烈知曉莫小川拜師仙島山劍宗之事,而仙島山的易容術之高明,雖然知者不多,但羅烈便是其中的一個,再加上事先莫小川告知過他,因此,羅烈對眼前的女子,可謂是已經能夠確定是莫小川的人了。

    知道了這一點,他的一顆心也放了下來。

    對莫小川的能力,也更加的深信了,不禁對著那副統領眨了眨眼。

    這邊的副統領,看到羅烈的表情,和眼神,心頭也是一定,松了一口氣,這人正是易容后的龍英,龍英今日前來,一來是宮中出事,禁軍職責所在,所謂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即便是個假和尚,也是要撞鐘的,不然,便會被人發現。

    二來,莫小川告訴過他,這幾日,宮中可能會出亂子,讓他仔細留意,很可能此事與羅烈有關。

    原本,龍英以為莫小川只是謹慎,所以才告訴他這般做的。

    沒想到,事情進行的居然如此順利,簡直就是超乎了他的想象。

    想到這里,龍英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的心情穩定了一些,扭頭對著身旁的士兵們和侍衛們問道:“你們聽說過這個人嗎?誰認識?”

    這個時候,別說這些人都不認識,即便又認識的,也不敢往自己身上攬事,當即,只見一個個面面相覷,分明,沒有一個認識的。龍英見到這種結果,很是滿意,先前還怕有人認識羅烈,惹上麻煩,現在看起來,倒是省事了許多。

    隨即,冷聲喝道:“瘋言瘋語,給我帶走。”

    “喂喂喂……你們這些人,怎么可以這樣對俺……”羅烈看到幾個士兵上前,雙手張起來阻攔,卻發現裹在身上的畫沒了手抓著,并不牢固,恍似要掉下去的樣子,急忙又伸手去揪。

    他這些憨傻的舉動,惹得一旁本來一肚子怒火的士兵們,也不禁笑了起來。

    羅烈就這樣,好似一個洞房里的新媳婦一樣,半推半就的被士兵的帶走了。

    龍英讓手下人帶上羅烈之后,便沒有再多看羅烈一眼,因為宮中不讓乘馬,因而,他們都是徒步而行。這樣,她帶著手下這些禁軍士兵,大步朝著禁軍班房行了過去。

    他手下的幾個都尉去和大內侍衛們說了一些好話。因為,這事出在宮中,侍衛和禁軍都有責任,但現在人被禁軍拿走了。說明功勞歸了他們,侍衛們自然心有不快。

    好在這都尉也是老道之人,說了一些客氣話,又許了客,還承諾上報的時候,會給侍衛們一起報功,這樣再加上龍英現在假扮的身份,在這里官職是最高的。

    而且,負責皇宮守衛的禁軍和大內侍衛之間平日的矛盾并不多。

    這才將人順利的帶走了。

    來到班房,龍英命人將羅烈看管好,卻是不好將人帶走的。因為,皇宮之中的犯人,都有皇宮之中的大牢看押,便是暫時不下牢,也要先經過刑部審查后,這才能決定將人怎么處置。

    他這個副統領,卻是沒有權力將人帶出去的。

    若是強行將人帶走的話,怕是還沒走多遠,便會被人發現,而驚動宮內了。可此事,又不能拖得太久,原本莫小川的計劃,是很詳盡的,而且準備了幾套方案。

    但是,誰也沒有想到,會這么順利,太過順利了,卻讓龍英有些投鼠忌器了。因為,依照現在的形式,很可能不用大動干戈,便可將人悄悄救走。

    若是自己一個處理不當,便會引出大麻煩,把原本能夠簡單安全的事,變得不可收拾。

    故而,龍英思來想去,還是決定以最快的速度通知莫小川,便是到時候,莫小川不及處理,大不了還按照原來的辦法,強行將人帶走,最壞也是這樣了。

    拿定主意,龍英便將蘇燕叫了過來。蘇燕一只假扮龍英的寵妾,跟在他的身邊,好在先前蘇燕也在那位副統領的府上待過,倒是也不引人懷疑。

    雖然龍英這般將蘇燕帶在身邊,總有些人會背地里說些什么。不過,這些也是那位副統領的品行問題,倒是影響不大,因此,他讓蘇燕去,此刻是最好的選擇了。

    蘇燕聽龍英說罷,一刻也不敢耽擱,當即便匆匆離去,向莫小川報告去了……
11选5重号规律 分分彩后三 广东好彩1开奖软件 下载湖南哈哈推倒胡 1分11选5投注技巧 p62今天开奖结果 体彩四川金7乐开奖26期 好运彩彩票官网 广东十一选五 捕鱼大师1.1.3注册送5 好运快3是国家的彩票吗 3d独胆王独胆预测定 贵州快3选号 免费玩的东北麻将 快3今天推荐豹 北京十一选五的走势 辽宁快乐十二开奖 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