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八十六章 雞飛狗跳

    梅世昌所料,基本符合事實,唯一一點不同的,便是此時的羅烈,并不是完全光的。他身上還是有一塊遮羞布的。羅烈從屋中逃出來之時,順手從墻壁上扯下了一張畫來,這畫的面積還頗為不小,竟是可以將羅烈從胸口到膝蓋處完整的裹了一圈。

    本來這畫,在小樓之中掛著,也很是顯眼,只是羅列將屋中的書都挪動了位置,弄得整個二樓很亂,結果使得三個小太監并沒有注意到這畫的丟失,所以,在與梅世昌報告的時候,也并未提及此時。

    羅烈趁著夜色,在皇宮之中悄然地流竄著,那畫裹在身上,便似現代的姑娘喜歡穿的裹胸短裙一般,倒是超越的時代和性別的創意,而且,那畫上還有一個美女,這般裹下來,便好似一個美女緊緊地抱在他的身上一般。

    倒是讓羅烈這個老來老去的老頭也假風流了一把。

    當然,羅烈這種性格大大咧咧的人,又是一把年紀了,多這些并不怎么在乎。莫小川傳遞給他的信息其實,也很簡單,只是讓他想辦法讓齊心堂安插在皇宮之中的人知曉他的位置,從而好營救他。

    而傳遞信息的手段也很是簡單,只是將那小本子上面的個別字故意撕扯了下去。因為那小本子年代久遠,本就有些許破損,也并不奇怪,而且,上面的字,又是梅世昌看不懂的,梅世昌自然發現不了其中的奧秘。

    而在羅烈的手中,他來回看了兩遍,便明白了過來,缺下的字,正好可以連成一句話。

    所以,當時他便認為莫小川是一個天才。這倒不是說莫小川能想出這個辦法,便是天才了,主要是羅烈知曉,莫小川做這事的時候,肯定是在梅世昌眼前做的,這樣才能讓莫小川的疑心解到最小。

    其實,當日莫小川也是零時起意,因為,在這之前,他沒有一點羅烈的消息,更是不清楚梅世昌找他所為何事,自然也談不到事先準備。

    所以,當時他對梅世昌先是說要回去準備信物,但又轉了念想,便是考慮到了梅世昌若是懷疑的話,必然交給梅世昌的東西,到不了羅烈的手中。

    因而,他才當場將隨身攜帶的小本子丟給了梅世昌。

    至于他能在其中做出這般巧妙的手腳,原因有兩點,其一是因為這小本子上面的字,太過熟悉,而身在這個世界的莫小川,有著別人所無法體會到的孤獨,即便身邊又紅顏相伴,但一個人,總是需要自己的空間的,而他在自己的空間之時,便會異常的孤獨,這個小本子上的字,多少能勾起他的回憶。

    同時也讓他知曉,在這個世界上,其實早已經有人比他先來,也讓他幻想著,或許,還有人與他一般,也突然離開了自己的世界,生活在了一個陌生的世界之中。

    如此,他早已經將這小本子翻了不知多少回,對其中的內容早已是滾瓜爛熟,甚至每個字的位置都記的十分的清楚。再加上,他現在的武功也是今非昔比,對于梅世昌這種擅長戰場上大開大磕武功的戰將來說,他這個已經踏入圣道初期的高手,做一些小動作,自然是能夠瞞得過梅世昌的眼睛的。

    當日他之所以對門口那個老頭有些在意,而且行至門前,直到背對那干瘦老頭才扔給梅世昌,便也是怕被這老頭發現什么端倪。

    一切完美地被他算計著,這才有了現在的效果。

    可是羅烈逃出了小樓,來到皇宮之中后,卻是有些頭疼了,因為,他并不知道怎么才能將消息傳遞給莫小川,皇宮之中的人這么多,他又如何能夠知曉,哪個是莫小川的人。

    莫小川當時也是因為時間的限制而無法傳遞給他更多的消息。

    這便難住了羅烈。

    蹲在花叢之中的他,苦思良久,也沒有一個合適的辦法。

    更讓他奇怪的是,現在竟然沒有人來找他。仔細一想,便明白了過來,看來梅世昌也猜到了大概,因而,并不想大張旗鼓的來搜尋他,讓莫小川知曉他逃離的消息。

    “真他娘的是個聰明的死胖子啊……”羅烈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隨后輕嘆了一聲,道:“你不來抓俺,看來只有俺自己跳出去了。”

    羅烈搖著頭,從花叢之中站了起來,晃晃悠悠地大步流行地朝著皇宮之中的大道走了過去。

    他這幅打扮,在初夜時分,皇宮到處掌燈的時候,自然是逃不過來往的宮女太監和侍衛們的眼睛的,很快,便被人盯上了,接著,羅烈便是瘋狂的逃竄,屁股后面追著一堆侍衛,同時伴著宮女們的尖叫聲,和太監們的驚呼聲。

    燕國皇宮在這段時間,因為皇帝重兵,三個皇子奪權,弄得整個皇宮都顯得死氣沉沉,今日算是今年最熱鬧的一天了。

    整個皇宮都雞飛狗跳的。

    羅烈逃命的功夫不可謂不高,雖然屁股后面追著的侍衛越來越多,前面也有圍堵者,可他竟是東躲西竄,一路奔跑,雖然大多時候,都在侍衛們的視眼之中,卻并沒有人能挨著他的衣衫,或者說是裹胸畫吧。

    沒過多久,此事便已經驚動了守衛宮門的禁軍們。

    很快,禁軍的一支小隊也派了過來,領隊者,乃是一個禁軍副統領。皇宮里鬧出了這么大的事情,處處雞飛狗跳,即便是將人抓住,這些人,也難免會領一個瀆職之罪,因此,沒有敢怠慢。

    禁軍的加入,頓時讓羅烈的壓力倍增。

    又過了一個時辰左右,羅烈終于被堵在了宮墻的一角,身后是數丈高墻,面前又是幾百人的禁軍小隊和皇宮侍衛,可謂是插翅難逃了。

    羅烈心中長嘆一聲,暗忖,莫小川的人應該已經知道自己的行蹤了吧,只是不知道,他們的行動效率怎么樣。若是自己被拿下了,到時候,怕是又會被轉移的地方,若是莫小川那邊的行動有絲毫的滯怠,那么,自己丟了老臉鬧的這么一處,也算是完全白費了……
11选5重号规律 pk10 山东11选5玩法 幸运快3一分钟一期计划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了 欧美av女星最漂亮排 吉林11选5开奖号 天津快乐十分 经典四人麻将单机版 浙江20选519217 郑州沐足经理 广西快乐十分官方 澳洲幸运5人工计划软件 欧美av 115网盘 快乐飞艇官网注册 广西快三为啥没开奖 排列三6码全组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