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八十五章 等

    夜幕降臨之時,燕國皇宮后方的小樓內,傳出了三聲驚呼,接著,三個小太監奔跑出來,直奔梅世昌的住所,稟報了羅烈失蹤的消息。

    梅世昌聽聞消息之后,不禁一驚,站起了身來,他并未訓斥三個小太監,只是詳細的詢問了當時的情形。

    三個小太監不敢有絲毫隱瞞,將自己所知道的如實地說了出來。

    梅世昌隨后擺手示意他們退下,這才和身旁的那個干瘦老頭,道:“胡兄,看來,我們小看了羅烈啊。”

    那干瘦老頭微微點頭,道:“老朽看來,大人不單是小看了羅烈,也輕看了莫小川。”

    梅世昌沉眉點頭,道:“確實如此。雖然現在還沒有證據說明羅烈的出逃和莫小川有直接的關系,不過,其中必有聯系,這一點,是可以肯定的。以前看這孩子雖然聰明,卻沉穩可靠,何曾想到,會到如今這個地步。若是當初將他送到你這里,也不會為西梁所用吧。”

    “世事難料,大人也不必如此,大人一心為國,這樣做,也是不得已的。”那干瘦老頭輕聲說著,面露愧色,道:“當初大人將梅公子送來讓老朽調教,老朽未能管教好,致使他慘遭橫禍,老朽心中一直都覺得對大人有愧……”

    這個被梅世昌稱為胡兄的干瘦老頭,正是那日去請莫小川之人,雖然莫小川看出了這個老頭的與眾不同,卻并不知曉,此人正是當初他初到梅府之時,小三子口中的梅大少的老師。

    那真正的梅大少也是從這位老人家離開之后,回來的途中,才碰到了司徒琳兒,隨后調戲司徒琳兒兩人扭打掉入河中,結果尸沉河底,上來的缺是莫小川。

    從此,莫小川的命運也有了徹底的改變。可以說,如若當初這干瘦老頭能對梅大少更加嚴厲一些,能讓他改掉那些惡習的話,莫小川即便來到這個世界,也會是另外一番命運了。

    梅世昌當初既然如此放心,能將自己的獨子交給這老頭三年,而不管不問,可見對這老頭是十分的重視和信任的,盡管他的兒子也并非他親生,可養育了十幾年,即便不是親生的,也勝似親生了。

    因而梅世昌聽了干瘦老頭的話,輕輕擺了擺手,道:“胡兄,你莫要提他。那個不成器的東西。”說著他長嘆了一聲,道:“看來當初我也是被王小言算計其中了,這個莫小川,應該便是王小言一手安排的。雖然不知他是怎么找到兩個樣貌如此相似之人的,卻也不得不佩服于他。只可惜,此人富有謀略,卻并不真心為我所用。現在又不知道他身在何處,也許只有找到了他,才能真相大白吧。”

    “王小言,此人的確不簡單,若不是命運不濟,是個閹人之身,此人必將是安邦定國之才。可惜啊,可惜……”干瘦老頭有些惋惜地說道。

    梅世昌笑了笑,道:“罷了,先不談他了,現在羅烈出逃,按照時間算起,他剛剛走了半個時辰。這么點時間,便是無人阻攔,讓他光明正大的走出皇宮去,時間也來不及。何況,他現在身無寸物,對公眾可難過的地形又不是很了解,更不可能逃的出去了。所以,將他抓回來,并不難。”

    那干瘦老頭,也點了點頭,道:“的確如此,只是不知大人要如何去做?”

    “知我者,胡兄也!”梅世昌呵呵一笑,道:“羅烈是個聰明人,他這般做,必然有他的目的,他也一定知道,光靠自己是逃不出去的。所以,我想他一定在這期間會想方設法的通知莫小川來接應。我們何不盡觀其變,到時候一網打盡?”

    “大人的意思是,將莫小川也一并抓來?”那干瘦老頭眉頭緊蹙,面有憂色,道:“可是莫小川現在的身份非同一般,即便是接應羅烈,也不一定非要他親自出手,便是抓到了幾個人。莫小川也大可推脫,說是我們燕國刻意栽贓,以前這種伎倆,西梁也不是沒有用過。現在西梁本就想找一個理由來趁亂打劫,如此做,會不會有些不妥?”

    梅世昌搖頭,道:“的確現在莫小川的身份已經非比昔日,然而,他還并沒有讓莫智淵完全的放心。至少對他的能力還不能完全放心,所以,他現在身邊的人手匱乏。便是一流高手,也沒有幾人,更別說宗師境界和圣道境界的人了。所以,此次我斷定他必然會親來。”

    “大人的意思是?”干瘦老頭抬眼問道。

    梅世昌呵呵一笑,道:“現在以莫小川的身份,即便將他抓住,很可能還是要送會西梁去,不過,到時候,我們便能和那莫智淵好好的敲一竹杠了。現在我們燕國固然是局勢不穩,三王爺維皇上不喜,二王爺身死,太子又重病。可西梁那邊也不好過,傳言西梁太子宮失火,那個病了多年不能上朝的太子也死在那場大火之中。雖說只是傳言,但無風不起浪。以我看來,那太子很可能早已經死了。莫智淵是借這次機會來欺騙天下人。想制造一個假象,將西梁太子的死訊通告天下。”

    “這又是何故?”干瘦老頭有些不解地問到。

    梅世昌笑道:“其實很簡單。國不可一日無君。西梁建國已經經百年,早已經不是西梁太祖之時的模樣,現在西梁百姓與我們燕國百姓一樣,思定不思亂。所以,儲君必須是有的,即便他莫智淵正值壯年,卻亦擔不起皇室無后所帶來的后果。以前他不敢公布西梁太子的死訊,便是因為這個原因,但是現在不同了。莫小川的出現,已經讓他覺得有了時機。只是這個時機還不成熟。這次出使我們燕國,在西梁難道真找不出一個能夠勝任之人了嗎?很明顯不是,莫智淵如此做,依我看來,完全是要給莫小川機會鍛煉,讓他變的更加成熟,也讓莫智淵認為的機會更加成熟一些。”

    “呃?”干瘦老頭吃驚地看著梅世昌,低眉沉思一會兒,點了點頭,道:“大人果然深謀遠慮。老朽不如啊。”

    梅世昌笑了笑,道:“胡兄莫要過謙,別人不知道你,我梅世昌還不知曉,你我幾十年的交情了。我的學識,我豈能不知。”

    那干瘦老頭笑了笑,并未說什么,隨后轉移話題,道:“那羅烈這邊的事,大人打算怎么辦?”

    梅世昌深吸了一口氣,面色一凜,道:“等……”
11选5重号规律 黑龙江6十1历史开奖 宝博李逵劈鱼正版下载 好玩能的棋牌游戏 安徽快三最新开奖 彩票开奖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 日本女优图 大立科技股票股吧 幸运农场走势图官网 推倒胡是什么意思 福建22选5体彩论坛 哪款单机美女麻将 百家乐怎么玩 挑战王2肖4码一默认 qq长春麻将外挂 意大利足球队 下载闲来贵州麻将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