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六十八章 男風

    莫小川在屋中忙里偷閑,門外突然一個略帶蒼老的聲音傳了進來:“王爺,屬下穆光求見。()”

    莫小川站起身來,看了柳惠兒一眼,柳惠兒很入戲地收起了方才的表情,變作乖巧模樣,低眉順目,雙手輕握與身前,站立在了一旁。見她如此,莫小川面帶微笑,滿意地點了點頭。

    柳惠兒嬌嗔著看了他一眼。

    隨即,莫小川輕聲對外面,道:“穆先生啊,進來吧。”

    穆光推門而入,先對莫小川施禮過后,這才將目光投向了柳惠兒,口中欲言又止。

    莫小川輕輕一抬手,柳惠兒識趣,微微施禮,道:“王爺,奴婢先告退了。”

    莫小川面色淡然,輕輕擺手,道:“不必,你進里屋去便好。”

    “是”柳惠兒施禮退去。

    穆光將屋門關好,這才面色一正,開口,道:“王爺,蘇燕那邊有消息了。”

    “哦?”莫小川輕聲答應了一聲,抬手示意穆光坐下。

    穆光順勢坐了下來,繼續道:“只是,進展好似有些不順利。”

    “最近一直沒有收到蘇燕的消息,原來是因為這個?”莫小川若有所思地說道。

    穆光點了點頭,道:“王爺,這一步很重要,若是出了差錯,我們便被動了,要不要實施下一步計劃?”

    莫小川搖頭,道:“不急,蘇燕還是有些手段的,等等再說吧。”

    穆光有些憂慮,想反對,但看著莫小川的表情,又不好出口,一時間,倒是不知該如何說了,想了想,還是道:“王爺,雖然下一步計劃有些冒險,但是,若蘇燕這邊耽擱下來,又沒有什么進展的話,我們就難辦了。()”

    莫小川起身,伸手拍了拍穆光的肩頭,道:“穆先生放心,靜觀其變便是。”

    穆光起身行禮,道:“準命。”

    穆光離去后,莫小川面上的笑容,漸漸收了起來,說實話,他對蘇燕的信心,也不是十分的足,不過,莫小川還有其他的想法,現在他身邊,就這么幾個人手,能堪大用的,也唯有林風和蘇燕這幾人,若是不讓他們盡快成熟起來,獨當一面的話,以后會越來越被動的,因而,他還想給蘇燕一些時間。

    此時的蘇燕,正一臉苦澀的坐在一個酒館之中,面前放著酒杯,小口輕抿著,他面容俊秀,身著女裝,又是一個人在酒館之中,顯得有些惹眼。

    其實,莫小川最近做的一切,包括讓晨公公帶走一個假的柳惠兒和司徒雄去勾引龐漣漣,這些都是做給葉逸看的,真正的計劃,一直都在暗中進行著。

    這蟹節,除了莫小川自己,沒有人知道整個過程,包括林風他們,唯有穆光還知曉的比較多一些。

    他一開始打算進入燕國皇宮的計劃,便不在龐勇的身上,因而,司徒雄那邊的暴露,他早已經是設計好了的。

    真正的環節,卻是在蘇燕這邊。

    龐勇只是一個皇宮守衛中的都尉,所有的權限,也僅僅是輪班之時,控制著一個小隊的人馬。而莫小川讓蘇燕盯上的人,卻是一個副統領。

    只是,一直聽聞此人極為好色,蘇燕卻是連番碰壁。好不容易混到了對方的府中,也和目標人物接觸過幾次,卻均未引起對方的注意。

    眼看著莫小川給的時間期限就快要到了。

    蘇燕心中郁悶之極,這才獨自一人出來飲悶酒。

    幾杯酒水下肚,他丟下了幾個銅錢,起身朝外面行了出去。他剛剛行出外面,酒館之中一直盯著他看的幾個人,便跟了出來。

    蘇燕眉頭微蹙,扭頭看了一眼。那幾個人,卻并不怕他發現,面帶笑容看著他,臉色一副色中惡鬼的模樣。

    蘇燕本就心情不好,便決定將他們引至一個僻靜的地方收拾一頓。

    然而,他剛剛拿定注意,忽然,前方幾匹高頭大馬緩緩而來,為首之人,正是他這次要接近的目標,那位副統領。

    當即,蘇燕心思一轉,改變了主意。

    他裝作一副慌亂的模樣,朝著那副統領迎了過去。

    后面的幾人猶豫了一下,依舊跟著他,卻是不敢跟的緊了。

    蘇燕奔跑過去后,連聲道:“大人救命……”

    那副統領低頭一看,只見蘇燕俊秀的臉蛋上,剛飲過酒,紅撲撲的,煞是好看,不由得多看了兩眼,道:“你是?”

    “奴家是大人府上新來的奴婢,今rì出來走走,卻不想,被那幾廝一路尾隨,也不知他們是什么人。”蘇燕的話語嬌滴滴的,聽在人的耳中好似骨頭都要酥上幾分。

    那副統領看了兩眼,蘇燕不遠處的那幾人,眉頭微蹙,對身后的人使了一個眼色,后面迅速沖出了兩匹馬來,徑直沖到了前面,將那幾人驅散了。

    蘇燕一副泫然欲泣地模樣看著那副統領。

    卻不想這位副統領并未動心,只是輕描淡寫地將視線從蘇燕的面上掠過,便一揮手,道:“回府。”

    蘇燕驚愕了半晌沒有反應過來,不知這位副統領還是不是男人。

    心中驚疑不定,直到副統領的親隨提醒他。他這才反應過了,不過,副統領的親隨面對蘇燕,便客氣了幾分,看他的目光,也多了幾分欣賞之色。

    蘇燕蹙著眉頭,不明所以,看了一眼那個望著他的親隨,忽地心中一動,淺淺一笑,道:“這位大哥,方才奴家躲他們跑的有些累了,能不能載奴家一程。”

    那親隨面露喜色,面對一個如此俊俏的小娘子,一般男人都不會拒絕的,當即點頭答應,伸手將蘇燕拽上了馬去。

    一行人朝著府中行著。

    蘇燕一臉幽怨地對那親隨,道:“這位哥哥,看你的年歲比奴家長幾歲,奴家這般喚你,可以吧?”

    那親隨憨厚一笑,道:“姑娘自便。”

    蘇燕幽幽地道:“統領大人當真是大丈夫,竟似對奴家都懶得看一眼。”

    一聽這話,那親隨卻是忍不住笑了起來,只是他壓制著笑聲,好似深怕被同伴聽到,因而,顯得有些詭異。笑過之后,他這才低聲對蘇燕,道:“姑娘,我也看出了你的心思,若說以姑娘的姿色,一般男子無不動心,只是,你這次可選錯了對象。”

    “哥哥此言何意?”蘇燕不解地問道。

    “若你是個男兒身便好了。統領大人他好男風,而不喜女色……”那人壓低了聲音,道:“這話,我只對你講,你切莫到處亂說。”

    “知曉知曉……”蘇燕滿臉震驚,木然地回了一句。(小說網)
11选5重号规律 10分11选5-首页 gdp与上证指数 幸运飞艇8码 江苏11选5 广东快乐十分下载软件 云南十一选五 福建十一选五前一遗漏 罗曼诺夫财富 山东11选5技巧 开拓者vs湖人20090105赛果 190即时指数 香港六合彩开奖 吉林十一选五前三走 陕西快乐10分开奖直播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 日本AV三级黄影片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