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六十一章 入葉門

    燕國皇宮。

    梅世昌與羅烈進入了燕國禁地。這里本就是記載中的九座隱墓中的一座。葉門之所以在中原如此有名,一來是因為葉家先人以前本就是周女皇的四大護衛中的一位,家學淵源。二來也是因為他們得了這座古墓,墓中藏著的劍譜才成就了今日舉世聞名的葉家劍法。

    葉家的劍法以靈巧著稱,且有獨門的騰挪技法,配合起來十分厲害。能與葉門劍法比肩的,也唯有仙島山的一氣劍了。但仙島山劍宗的一氣劍卻是極損內力的功法,說是劍法,卻更像是內功心法,與葉門劍法還是有本質上的區別的。

    葉門雖是皇室,卻也算是江湖門派,只是與一般的江湖門派地位相差懸殊而已。羅烈身在江湖之中,是個十足的江湖人,自然對葉門是有所了解的。看著眼前出現的殿門,羅烈猛地一拍大腿,褲子上的塵土瞬間蕩起,灰蒙蒙的一片,將梅世昌嚇了一跳,不知這位又怎么了。

    見梅世昌面露疑惑之色,羅烈嘿嘿一笑,道:“大人見笑,俺是一個鄉野匹夫,卻未見過如此氣派的門面,葉門果然名不虛傳啊。你看看這大門,要開門,估計得十多個人吧。嘖嘖嘖……厲害啊,厲害啊……”

    梅世昌搖了搖頭,不知這羅烈是裝瘋賣傻,故意為之,還是真的如此吃驚,不過,這些對他來說,都不重要,他也懶得解釋什么,淡淡一笑,道:“江湖中的事,梅某不知,這葉門,梅某也是第一次過來,幾人推開這大門,卻是不知曉了。”

    葉門的那個引路的弟子,看了羅烈一眼,滿臉的鄙夷,心中不知為何這樣一個人,會被門主請進來,他不明所以,也懶得理會,幾步上前,單手抵在那兩章多高的石門上,臂膀一用力,石門便緩緩而開,發出一陣咯咯咯的聲響。

    羅烈在一旁“啪啪啪……”不斷地拍著手掌,口中大笑著,道:“小哥好神力,好功夫啊……”

    那葉門的弟子雖然憋的面紅耳赤,卻依舊忍不住露出了幾分得意之色,本來想喘息幾口,卻也不好意思了,硬是憋了回去。羅烈見狀,更是使勁地拍著手,哈哈大笑著道:“小哥當真厲害,居然面不改色,氣不長出,好樣的好樣的……”說著,將大拇指都快豎到那葉門弟子的眼窩子跟前了。

    那弟子本來就是逞能,為了面子,硬是憋著,本想等羅烈不注意,再喘息幾口,但如此一來,卻是沒有機會了,不一會兒,便憋不住了,大口的咳嗽了起來……

    羅烈見這弟子出丑,這才嘿嘿一笑,扭過頭來,對著梅世昌抬了抬眉毛,露出了幾分異樣的笑容。

    梅世昌不禁搖頭,這羅烈當真沒有什么正形,在這個時候,還能生出戲弄別人之心。不過,他這分豁達,倒是少有,心知自己有殺身之禍,卻能如此坦然。

    梅世昌自認自己是難以做到的。即便能坦然,卻也沒有心思與別人調笑。

    羅烈卻不管梅世昌在想什么,大步地朝里面走了進去。

    那個葉門弟子咳嗽了一會兒,面色更紅了,也不知是羞得,還是憋的。見著羅烈和梅世昌自行進去,急忙跑上前去。前方是一處三岔路口,羅烈正打算隨便選一條的時候,那個葉門弟子急忙,道:“二位這邊請!”說著,引著他們朝左邊走了進去。

    “這還不讓隨便走啊?”羅烈抬眼看了看那名弟子。

    那弟子眉毛一揚,道:“這里可是葉門,一般人,幾輩子都連這大門都看不到,兩位能進來,已是莫大的恩惠,豈有隨意亂走的道理。”

    “還恩惠咧!”羅烈咧了咧嘴,一臉不以為意之色,道:“不就是一個破地方唄,大了一點有什么了不起,俺家那里的山頭還可大咧……”

    “你……”那葉門弟子將羅烈如此說話,頓時面色難看至極。

    梅世昌在后面看在眼中,微微搖頭,心知這些葉門弟子平日里驕縱慣了,別看他們在葉門內部都十分的守規矩,但這些人天生有些優越感,便是面對皇宮之中的人,一般都不拿正眼瞧,何況羅烈這身打扮,還說出這等話來。

    為了將事情鬧大,他只好上前,道:“山野之人,說話隨意了一些,這位小兄弟莫怪。”

    葉門這弟子看了看梅世昌,梅世昌畢竟是皇帝身邊的人,而且,看著梅世昌腰間佩戴著的令牌,便知身份非同一般,他也不敢過分得罪,面色稍稍好看了一些,道:“既然這位大人說話了,在下也就不說什么了。不過,這里不同與外面。兩位還是按著這里的規矩來,若是惹怒了門主,怕是皇上都保不了二位。”

    “這么牛氣咧。”羅烈撇了撇嘴說道。

    梅世昌伸手輕輕拍了拍羅烈的肩膀,又是一陣塵土飛揚,讓他忍不住躲了躲,隨即收回了手,道:“羅兄,你便少說一句吧。權當是給梅某一個面子。”

    羅烈扭過頭,上下打量了梅世昌幾眼,撇嘴搖頭,道:“你這大白臉,倒是挺大咧,只是俺沒有看出有多大的面子來。不過,算咧,這些日子俺也看出來咧,你還算是個東西,俺也就不跟你計較咧了。對咧大人,那個葉展云不出來見見俺嗎?”

    “大膽!”羅烈的話音一落,一旁的葉門弟子頓時叫出了聲來,怒道:“門主的名諱也是你這等山野匹夫叫的?”

    “咋咧?”羅烈扭過了頭,道:“名字不是人叫的?那弄個名字干啥玩意……”

    “今日不教訓教訓你,看來你是不懂規矩!”那弟子說著,猛地從腰間抽出了長劍,一劍便朝著羅烈斬了過去,羅烈急忙一低頭,半截頭發便被斬落了下去。

    他這頭發里也不知包了多少的土,散落的瞬間,塵土飛揚,將他整個人都遮擋了起來,便是東洋忍術中的土遁一般,塵土繚繞,當羅烈顯然沒有什么武士道精神,只聽他口中高喊著:“不好咧,要殺人咧……”伴著話音,雙腳發力,急沖沖地朝著里面跑了進去,頭發后面還帶著一溜塵土,倒似現代的噴氣式飛機一般。

    梅世昌見羅烈如此,猛地一蹙眉,急忙跟了上去。羅烈一直都是正經一會兒,裝瘋賣傻一會兒,而兩者相比,顯然是裝瘋賣傻的時候多。

    說實話,梅世昌都不知道羅烈的武功到底有多高,一開始去抓這老小子的時候,有她女兒在,怎么也抓不住,而且,沒人能近得了身,后來將人引開,把小瑤丟下后,羅烈再出手,便是捉襟見肘,不一會兒,便被擒拿了。

    他一直都覺得羅烈身上有些蹊蹺,眼見如此,深怕出了什么事端,急忙跟著追了上去。

    梅世昌雖然肥胖,卻是武將出身,本身的武功雖和江湖上這些好手的路數不同,卻也不差,肥胖的身軀,跟在羅烈身后,倒是沒有被甩掉。

    前方又出現了一個岔道,眼看著羅烈便要從右邊的跑進去,追在后面的葉門弟子面色大變,急忙呼道:“站住……”
11选5重号规律 湖人vs凯尔特人总决赛第七场 国王vs鹈鹕 上海11选5最新开奖9码 银川红灯区都有哪些地方 快3开奖结果 体彩百变王牌开奖结果 四川麻将血战到底换三张 北京赛车pk开奖直播手机板下载 内蒙全民俱乐部下载 三级片人与动物 黑龙江快乐十分钟奖号 自由精神 五分快三怎么算和值 排列三类型走势图新 韩国女子篮球比分直播 市快乐十分钟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