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四十九章 眾皆嘩然

    司徒雄和林風兩人盯著面前的女子,半晌緩不過神來,過了一會兒,司徒雄深吸了一口氣,這才喃喃的道:“不會是搞錯了吧。這便是她嗎?”

    說著,她舉起了畫像。

    林風也是詫異半晌,道:“這人和畫像長得區別也太大了。”

    司徒雄深有同感地點了點頭,道:“她也敢出來?不怕被人打死?”

    林風抹了一把汗,道:“不想,沒人敢打她吧,已經成這般模樣了,若是再往臉上打一拳,你想,打人者,是不是得當場嚇死?”

    “兩位大人,人已經指給你們了,小的便先走了。”那個引路之人趁機丟下一句話便開溜了。

    他是穆光的人,林風倒也不好過分約束,不禁搖了搖頭,道:“這小子倒是跑得快。”

    “咱們也回吧!”司徒雄輕嗯了一聲道。

    “那怎么行?”林風大搖其頭,道:“王爺已經交代過了,此事事關重大,比如要司徒公子親自出馬才行。這里除了您,怕是沒人能夠勝任了。”

    司徒雄面色發苦,道:“莫小川害人不淺啊。”

    本來一向維護莫小川的林風,聽不得別人在他面前說半句對莫小川不敬的話語,不過,司徒雄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忍不住點了點頭,深有同感,也暗自慶幸不是自己。

    “去吧!”不過,同情歸同情,慶幸歸慶幸,對于莫小川交代下來的事,他不還是不敢怠慢的,因而,輕聲對司徒雄,道:“沒事,大不了你不看她的臉就是。”

    “娘的,老子現在就沒敢再看了。”司徒雄怒道。

    林風咽了一口唾沫,說實話,他也只是瞅了一眼,沒敢細看,現在聽司徒雄這般說,不禁將目光投了過去。只見,那女子面上的確與畫上的女子五官很是相似,只是,畫像上的顴骨很高,整個人顯得很是消瘦,而真人的顴骨,卻已經看不清楚了,整張臉,便如同是一個全盤一般,顴骨上面,扣了一層厚厚的脂肪,被完全遮擋了。

    畫像上那一雙本來就不大的眼睛,現在被肥肉擠得幾乎都看不見了,只有一條縫隙。

    畫像上的濃眉依舊在的,只是也變了模樣,雖然依舊是彎眉,卻比一般人的粗壯了許多,而臉大了,眉毛變好似變短了一般,整體看上前,又短又粗,便好似爬了兩條黑色的毛毛蟲……

    鼻子便不說了,因為她并不是給的正臉,因而,即便鼻梁高挺,也被旁邊高出來的臉蛋遮擋了不少,已經看不出高低來了,剩下的,便是嘴了。

    畫像上,此女便只有那一張小口,長得十分可人。小而微厚的嘴唇,很是性感的模樣。

    但是現在,這張嘴也給毀掉了。

    小是小了,在大臉的襯托下,比畫像上看著還小。只是嘴唇的厚度也增添了不少,性感已經全然談不上了,怎么看,都覺得好似是一個放大了的肚臍眼。

    林風忍不住抹了一把汗,道:“臉是難看了點,不看便不看吧。你可以看一看她的身段。所謂再好的臉蛋,滅了燈,都是一張黑,身段才是摸得著的東西,真正懂女人的男人,是要看身段的。”

    “娘的,你小子是睜著眼說瞎話吧?”司徒雄憋紅著臉,道:“她有身段嗎?”

    林風看了看那女子的比自己和司徒雄綁起來都粗的腰,咬了咬牙,昧著良心,道:“有的,至少,胸脯上面的兩塊肉,比你的腦袋還大,你去哪里找這么大的?這是寶,你便收著吧。”

    司徒雄欲哭無淚。正要說話,突然,那女子帶著一個丫鬟,腳下輕移,朝著他們這邊走了過來。

    林風見狀,不給司徒雄說話的機會,將畫像往他的手里一塞,猛地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腳,同時低聲,道:“司徒公子,得罪了!”

    司徒雄不防,整個人猛地朝前撲了上去,一頭裝進了那女子的胸脯上,腦袋被兩團軟綿綿的東西抵住,倒是很是受用,不過,當他意識到這是誰的身體之后,整個人的臉都綠了。

    那女子瘋狂地吼叫了一聲,嗓子尖銳的厲害,刺得司徒雄的耳膜生疼,急忙,道:“抱歉,抱歉……”

    “哪里來的登徒子?”那女子的丫鬟倒是率先發難了,怒目而視。

    司徒雄抬起臉來,看了看這丫鬟,不禁一愣,在這位小姐的襯托下,這丫鬟整個人顯得清麗脫俗,便恍似天上的仙女下凡,了染凡塵,既有脫俗的容顏,又有凡女的情趣,完美的不能再完美了。

    這邊的小姐,一雙肥肥圓圓的手掌猛地甩開了膀子,對著司徒雄噼里啪啦的便是一頓連環巴掌,清脆的響聲傳遍四周,一時間,倒是無人說話了,耳中盡是聽著巴掌聲。

    司徒雄也被打的有些懵,一直到旁邊的丫鬟拉住了小姐,他這才咧了咧嘴,滿是怒火,卻又無法發作,伸手去揉了揉臉,手中的畫像也掉落在了地上。

    那丫鬟低下身子撿了起來,看著畫像上之人,不禁驚訝,道:“小姐,這不是你嗎?”

    那小姐還在驚叫著,聽到這話,便好似突然被人在嗓子上打了一拳,聲音驟然收回,卻好似語音未落,硬吞下去一般,還帶了一個尾音,卻是悶聲,聽起來好不怪異。

    司徒雄整個人都呆住了。

    原本以為這位小姐也只是長得粗壯了一些,卻沒有想到,盡然如此嚇人。

    性格都是這般的怪異。

    “說,這畫像是哪里來的?”那丫鬟猛地問道。

    “他偷去的!”小姐接口說道:“雅兒,你忘記了?幾月前,我們家中進了賊,什么都沒有丟,只丟了這幅畫,必然是他。”

    “他?”丫鬟疑惑地看了看司徒雄,猛地厲聲問道:“你偷我們小姐的畫像做什么?”

    林風見時機已經到了,心中暗忖一聲,司徒公子,你莫怪兄弟不厚道了,暗暗道歉的同時,哈哈一笑,道:“真是一個小姑娘,什么都不懂,男人偷畫像,還能為了什么,當然是看著這位小姐了……”

    林風的話音一落,眾皆嘩然……
11选5重号规律 山东11选5计划 广东十一选五软件下 全民麻将手机群 体彩七星彩走势图 篮球比分雷速 查一下3d开奖结果 武汉按摩前列腺沐足 吉林11选5大小分析走势图 四川麻将游戏单机版 北京pk10投注站在哪里 华东15选5 山西11选5折线走势图 宝贝财神 国际彩票快乐赛车 p2p网络借贷理财平台 香港六合彩白小姐论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