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二十九章 活著

    莫小川與葉逸兩人四目相對。外面一陣慌亂,葉逸的人卻是返了回來,高聲說道:“王爺,跑了兩個。”

    葉逸對這個結果很滿意,但面上卻是佯怒,道:“沒用的東西,還不快去追?”

    “是!”葉逸的人高聲回道:“屬下已經派人去追了。”說罷,扭過頭來,望向了莫小川。

    莫小川見葉逸步步緊逼,恨不得一拳搗死他,可是礙于形勢,卻只能忍著。他瞅著葉逸,道:“三王爺,太子和二王爺均被送回了府中醫治。小弟也有毒在身,便不多陪了。”

    葉逸點頭,道:“莫兄弟要走,請便。不過,那女賊卻要留下。”

    莫小川握了握拳,盯著葉逸,道:“若是我不留下呢?”

    葉逸笑了笑,道:“那莫兄弟便是成心與本王為難了。”

    莫小川搖頭,道:“小弟豈敢。不過,我西梁人,也是要幾分臉面的,三王爺,也不好過分相逼吧?”

    葉逸微微閉了一下眼睛,再次抬起眼皮,眉毛蹙了起來,他也看了出來,今日,想從莫小川手中將人奪過來,必然是要大動干戈的。之前本想讓媚堂之人,用媚功把莫小川迷惑住,那樣的話,一切便都簡單起來了。

    可他沒想到,莫小川竟然能抵擋得住,這也算是百密一疏,露出了破綻。此刻,柳惠兒便和莫小川的性命牽在了一起,莫小川必然不會將人交出來。

    與其如此僵持沒有結果,還不如順水推舟,先讓莫小川回去。不然,有莫小川在,這邊這攤子麻煩,也不好解決。畢竟,一位太子和兩位王爺,再加上一個別國使臣全部中毒,此事必然會驚動朝野。

    對于后續的種種麻煩,葉逸雖然已經提前做了準備,卻依舊不敢大意。

    想到此處,他淡淡一笑,道:“莫兄弟既然如此說,我便賣你一個面子。不過,若是到時候朝廷查到這邊,還需莫兄弟出面。”

    莫小川見葉逸松口,輕輕點頭,道:“這是自然。”

    “本王身子不適,便不相送了。”葉逸說道。

    莫小川點了點頭,將柳惠兒交給了林風,踏步出門而去。

    莫小川離開后,葉逸扭過頭,對身后之人輕聲說道:“盯緊莫小川,一有機會,便將那女人給我擒回來,若是活得帶不回來……”說到此處,葉逸目光微微瞇起,道:“死的也行……”

    ……

    ……

    莫小川離開了葉逸的府邸,不由得閉目抬頭,拍了拍腦門。

    林風有些擔心,道:“王爺怎么了?”

    莫小川搖了搖頭,輕輕擺手,苦笑一聲,道:“沒什么,只是沒想到,竟然會在這里摔這么大一個跟頭,差點便讓葉逸連性命都奪了去。”

    林風皺眉,道:“葉逸此人,的確夠陰險的。不過,讓他如此一鬧,怕是我們在燕國也不好再待下去了。王爺,你可有什么打算?”

    莫小川吐了口氣,道:“走一步看一步吧。先回去再說。”

    林風想了想,也沒有什么頭緒,將柳惠兒放到了后面的馬車里,派人嚴加保護起來,朝著客棧行了回去。

    ……

    ……

    與此同時,身在上京的莫穎,卻也是滿臉的愁容。她不相信已經已死,雖然,盈盈才兩個月的身孕,在那具只剩半面焦尸的情況下,已經無法查證。

    莫穎卻還是有些不死心,一個人行在皇宮之中,面上掛著幾分蒼涼之意。

    道觀,她現在已經不想回去了。

    李長風的目光,讓她有些難以面對。

    她知道,這件事,讓李長風很是氣惱,可是,自己卻覺得自己并沒有錯。

    漫無目的地行走在宮內偏僻之地,忽然,在一處墻角下,一個有些眼熟的人影,竟然在哪里輕聲哭泣著。

    莫穎的耳力極好,雖然距離有些稍遠,卻依舊能聽到那人輕泣之中的話語聲。

    聽聲音,正是盈盈寢宮之中的替她抓藥的那個小宮女。

    莫穎心生疑惑,并未驚動于她,只聽那小宮女輕聲哭泣著說道:“姐姐,你死的好慘,可惜我沒有能力替你報仇……”

    聽她說著,莫穎心中犯疑,還以為她口中的姐姐是盈盈,但是,公主和宮女互稱姐妹,卻是有些奇怪。又接著細聽,這才發現,小宮女口中的姐姐,并不是盈盈,又聽那小宮女接著,道:“盈公主答應我,幫我懲治那惡人,可她現在也死了。我甚至連姐姐的尸首都找不到……嗚嗚……”

    小宮女說著,有些泣不成聲,話語一時間斷開了,過了一會兒,才又繼續說道:“可憐姐姐入宮還未到一月,便遭此慘禍,早知如此,我說什么也不會讓你入宮的……”

    莫穎聽著小宮女的話語,不禁有些奇怪,宮里的人,都是有記錄的。

    什么人死掉,一查便知。

    聽小宮女的話音,她的姐姐是剛入宮不久,便是這幾日死在宮中的,可是,為什么查宮中人員的時候,卻沒有查到呢?

    恍然間,莫穎意識到了什么。

    已經正式入宮的宮女和太監,自然都有記錄的。

    但是,還有一些是沒有記錄的。

    那些,便是初選進來,被分給一些大太監調教的宮女太監。每年,這里都會損失幾個人,因為宮中地方特殊,宮女和太監,都是要嚴格挑選的,因而,有些損傷,也并無人追究。

    看來,這小宮女指的便應該是這批人了。

    想到這里,莫穎便猛然想通了,為什么查過宮里的宮女并無丟失,而那大火之中,卻多出一具尸體了。

    盈盈是沒有死的。莫穎深呼吸了一口,輕輕握了握拳,在查的時候,沒有人留意這一點,因為,這些人根本就到不了太子宮。但是,若是盈盈帶人進去,而且是一具尸體的話,便要方便多了。

    得出這個結論,莫穎有些激動,本來,面對盈盈之事,她雖然一直讓自己相信盈盈并沒有死,但心里還是有些不確定。現在終于找到了一個支撐自己想法的證據,如何能夠讓她不興奮。

    只是,盈盈是如何離開皇宮的,卻依舊困擾著她。

    不過,眼下,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盈盈的確還活著。
11选5重号规律 近200期排列七开奖结果 石家庄小姐按摩 福利彩票25选7开奖结果 市保美来AV在线 北京pk10 搜狐 北京11选5 安徽11选5历史开奖结果 重庆百变王牌软件 长沙沐足休闲 10分11选5技巧 郑州按摩会所那里有00后小妹 天津时时彩走势图老时时彩 中国铁建股票分析 26选5走势图 威海股票融资 山西十一选五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