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一十四章 御衛

    莫小川下馬抱拳,道:“太子客氣了。今日本來該小弟請客的。”

    葉博哈哈一笑,道:“都是自家兄弟,無需說這些。今日本該是我給莫兄弟賠罪,若是兄弟再客氣,便是不肯接受為兄的歉意了。”

    莫小川打了個哈哈,道:“太子既然如此說了,小弟若是再說什么,便顯得有些矯情了。”

    兩人說著,步入了府中。

    就在莫小川剛剛進去,太子府前的一人,匆匆而去,快速的朝著王府奔了回去。

    正與穆光坐在桌前談話的葉睿,得到消息后,面色大變,蹭地一下,站了起來,一揮手,讓那人退了出去,隨即扭過了頭,對著穆光問道:“穆先生,此事,如何是好?”

    穆光也是沉下了眉來,仔細思索著,并未答言。

    “不行,本王要去看看。不讓葉博先下了手。”葉睿見穆光不說話,有些沉不住氣了,起身便要出門。

    穆光急忙也跟著起來,拉住了他,道:“王爺,稍安勿躁。此刻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前幾日,莫小川的朋友在太子府出事,今日太子設宴賠罪,倒是在情理之中。若是,以太子的身份相邀,又是賠罪之宴,莫小川還是不去的話,未免也太過駁人面子。他畢竟現在還并未參與到我們燕國之事中來,這般做,到也說的過去。”

    葉睿想了想,搖頭,道:“不行,若是讓葉博和莫小川單獨在一起,萬一他們之間達成了什么協議。我們到時候該如何是好?”

    穆光搖頭,道:“這一點,二王爺不必擔心。太子固然是有些手段,可莫小川卻也不是一個好收買的人。若不然,我們早在西梁的時候,便先得手了,也輪不著太子。難道,王爺覺得自己不如太子?”

    “穆先生說笑了。”葉睿被穆光一激,整個人變得沉穩了一些,坐了下來,道:“葉博算什么東西,若不是他早出生幾年,又會裝寵賣乖,這太子之位,哪里輪得到他。”

    穆光笑了笑,道:“這便是了。若是王爺現在過去。怕是正中太子的下懷。不管如何,畢竟他現在的身份還是太子,你去太子府這么一鬧。怕是得不償失啊……”

    葉睿點了點頭,道:“那穆先生的意思。我們便如此干等著?”

    穆光笑了笑,道:“那倒也不必。三王爺最近靜的厲害,我們不妨透露點消息給他,讓他以為莫小川已經和太子達成了某種協議,這樣,一來可以試試,他是不是的確無心皇位,二來嘛,便給我們省去了許多的麻煩……”

    “三弟?”葉睿蹙了蹙眉,道:“他便是有心爭奪又如何。夏家并未支持他,憑他一人,如何和我們斗。”

    穆光微微搖頭,道:“王爺,此言差矣。三王爺畢竟是皇后所生,宮中有皇后,朝中有夏老侯爺,北疆又有鄧超群,他若是不爭皇位,還罷了,若是真爭起來。王爺需退避三舍,不可與其爭鋒……”

    “這是為何?”葉睿大吃一驚。

    “王爺一直聰明過人,怎么這個時候反而犯糊涂了。三王爺若是有爭位之心,誰最著急?”穆光問道。

    葉睿雙眼一亮,道:“自然是葉博了。穆先生的意思是,讓他們兩人爭個魚死網破,然后我們坐享其成?”

    穆光點了點頭,道:“正是。”

    聽了穆光的話,葉睿面色平靜了許多,過了一會兒,輕聲一笑,道:“就這么辦。”隨即,他扭頭高聲喊道:“楚籬……”

    楚籬推門走了進來,道:“屬下在。”

    “方才本王和穆先生說的話,你應該聽到了吧?”楚籬也是葉睿的心腹之人,雖然掛著侍衛的頭銜,但葉睿絕對不單單地把他當做侍衛用,故而,才有此一問。

    楚籬輕輕點頭,道:“屬下盡數聽著了。”

    “那便不用本王多說了。去辦吧!”葉睿一揮手,道。

    楚籬行禮答應一聲:“是!”隨即,轉身出門,快速而去了。

    葉睿回頭過頭來,又看了看穆光,面上露出了滿意的神色。他的府中,楚籬是武,穆光是文,這一文一武,倒也配合得當,讓他很是滿意,不由得感嘆,道:“他日,若是我得了皇位,穆先生便是相國,楚籬便是兵部尚書。”

    穆光微微搖頭,道:“王爺切莫如此說。所謂隔墻有耳,現在說這話,時日尚早,若是傳到皇上的耳朵中,便大事不妙了。”

    葉睿輕笑一聲,道:“父皇已經病重,不然,葉博也不能如此著急。只要父皇駕崩,到時候,鹿死誰手,便看各人的手段罷。”

    穆光想說什么,可話到了口邊,又咽了回去,輕輕搖了搖頭,葉睿這自大的毛病,他說了許多次,卻是毫無用處,他索性也懶得再說了。好在,現在是在王府之中,應該并無大礙。

    ……

    ……

    燕國皇宮。

    梅世昌緩緩地邁步來到了皇帝的寢宮,現在,他在皇宮之中,掛著一個特殊的身份,宮內的地方,皆可通行,倒也不會引起什么麻煩。

    來到寢宮門前,梅世昌對一旁守門的太監,道:“勞煩公公通稟一聲,御衛梅四求見。”

    那守門的太監,一聽“御衛”二字,面色陡然變得恭敬起來。“御衛”在外面并無什么特殊的含義,甚至,很多人都沒聽說過這個名詞,不過,在燕國的皇宮里,這句話,卻是實實在在地震耳欲聾,尤其是皇帝身邊之人,更是明白兩個字的分量。

    御衛,并非普通的御前侍衛。而是燕國皇宮里的一個特殊的組織,這個組織極為隱秘,是直接由皇帝領導的。只聽命與皇帝,里面的人,都配著大內侍衛的頭銜,卻行的不是大內侍衛之事。

    具體他們做什么,守門的太監便不知曉。但是,只記得,在很多年前,有人長著在朝中有一個做侍郎的舅舅,便對這些人很不客氣。沒過幾日,不單那人直接消失了,便是那位侍郎,也請辭歸故,在也沒有聽說過他……

    而御衛之中,每一個人,都好似沒有名字,只有一個姓,配上一個數字。前四位數字的,便是御衛中的頭領……
11选5重号规律 29选7近期走势图 江苏省七位数开奖结 陕西闲来麻将微信群吧 18选7开奖结果查最新 森林狼炒股群 黑龙江36选7开奖查询结果 湖人vs凯尔特人总决赛第六场 广西11选5任选基本走势图 快乐双彩 免费下载东北麻将 全国股票配资公司 宁夏麻将怎么胡 重庆快乐10分钟吧 浙江6+1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 2012年股票推荐 日本黄色片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