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七章 你不懂

    莫小川房中,盈盈和莫小川靜坐在床邊說著話。兩人都刻意沒有去說莫小川身份之事。莫小川也盡量地穩定著盈盈的情緒,不過,兩人始終還是有些放不開。

    終于,盈盈還是忍不住咬了咬唇,道:“小川,他們說的是真的嗎?”

    莫小川知道盈盈遲早是要問出來的,從得到她到此的消息,莫小川便知道她一定是都已經知道了。聽盈盈說出來,莫小川頓了頓,他早已經想過了無數次該怎么回答盈盈的這個問題的答案,可是,直到現在也沒有一個確切的答案想出來。

    若是直接告訴盈盈真相,先不說這事情實在太過匪夷所思,讓人難以信服,即便盈盈相信,怕也是處于對他的信任,而不是這種理由吧。

    看著莫小川思索的模樣,盈盈面色發緊,有些擔心,道:“你只要告訴我,是不是真的就可以了,我不要聽理由的。”

    莫小川盯著盈盈的眼睛,見她眼中全是緊張之色,猶豫了一下,重重地點頭,笑道:“他們說的都是假的。”

    盈盈明顯地松了口氣,低下了頭來,道:“這么說,你不是我弟弟,我也不是你的姐姐,對嗎?”

    “完全對的。”莫小川拉起了她的手,道:“盈盈,你一定要相信我。也許,所有人都認為是錯的,但是,至少我們自己要相信,我們是對的。”

    盈盈怔怔地看著他,用力地點了點頭,展顏一笑,道:“我信你!”

    ……

    ……

    李長風在前面跑著,莫穎追在他的身后,兩人一前一后,來到了一處荒廢的院子之中,周圍全是雜草樹木,還有許多被燒毀了的房屋。

    李長風停下了腳步,轉過了頭,長吁一口氣,道:“好久沒有這么爽快地跑過了。”

    莫穎蹙了蹙眉,道:“李長風,你到底要怎樣?”

    李長風捋了捋頭發,道:“我沒有要怎樣,只是今天突然想跑一跑而已……”

    “你……”莫穎氣得面色發青,道:“你故意將我引自二哥的故居,到底是想做什么?”

    “我是想看看,你當著你二哥的面,要對他說些什么……”李長風轉過了頭道。

    “你別和我說這些沒用的。”莫穎冷著臉,道:“你把我引到此處,無非是想讓我不能阻止盈盈而已。”

    “既然你已經知道了。那我也沒有什么好說的了。他們的事,讓他們自己去解決吧。丫頭已經長大了,不需要你再干涉她這些了……”李長風淡淡地說道。

    “她長大了?”莫穎冷笑,道:“你知道什么?面對感情,她和他都是孩子,他們知道什么。”

    “你又知道什么?”李長風突然怒道:“你以為你就懂了?這么多年來,你懂得了什么?將自己的感情,藏著掩著,不敢面對,這就叫懂了?不管他們怎么做,也不管他們做的對不對,至少,他們還是敢于面對,敢于直接說出來。而你呢,對那個死人一直……”

    “夠了!”莫穎緊握著拳,道:“李長風,你沒資格說我什么,若不是你當年幫著那個女人……”

    “我是對不起你,可是,我沒有錯!”李長風面色坦然道。

    “你……”莫穎猛地一甩衣袖,驟然而去。

    李長風看著她的背影,搖了搖頭,苦笑了一聲,沒有再說什么,他站在那里,仰起頭,靜靜地站著,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

    ……

    西梁皇宮。

    御書房。

    莫智淵依舊如往日一般,批閱著奏章。

    晨公公站在他的身旁,兩個月的修養,讓他與李長風一戰中所受得傷已經好的差不多了,雖然頭發依舊很短,不過,他也不知從哪里弄了些長發來,卡在了帽子里,看起來,竟是和以前相差不遠。

    莫智淵批閱完了奏折,抬起眼來,看了看他,道:“想說什么便說吧,看你憋了很久了。”

    “皇上,老奴……”晨公公猶豫了一下,道:“老奴還是有些擔心盈公主,她就這樣跑去了莫……不,是晨郡王那里,不會出什么事吧?”

    “能出什么事?”莫智淵沉下了臉。

    “老奴失言。”晨公公輕輕拍了拍自己的嘴,道:“老奴只是擔心,盈公主……”

    “好了,此事,你暫時不必管了。”莫智淵輕輕擺手,道:“柳承啟那邊有什么反應?”

    “柳承啟沒有什么變化,依舊和往日一樣,回到了府中,便在書房處理政務和品茶。”晨公公輕聲回道。

    “嗯!”莫智淵點了點頭,道:“你下去吧!”

    “是!”晨公公還想說些什么,最終還是憋了回去,輕輕地退出了御書房。

    ……

    ……

    相府。

    柳承啟回去后,一直待在書房之中,下午時分,禮部尚書余懷恩來訪。

    柳承啟讓人將他請到了書房之中。

    兩人見面,余懷恩施禮,道:“學生見過恩師。”

    柳承啟微微擺了擺手,道:“懷恩啊,我說過多少次了,莫要如此客氣,你已經是吏部尚書。”

    “一日為師終身為師。”余懷恩緩緩地說道。

    “罷了!”柳承啟坐直了身子,單手做了一個“請坐”的姿勢,道:“今日來找本相所謂何事?”

    余懷恩坐下后,蹙了蹙眉,道:“學生今日是有事不解,特來請恩師賜教。”

    “說說看!”柳承啟說罷,高聲喊道:“老李,看茶!”

    管家老李端來了茶盞,沏好了茶,在余懷恩和柳承啟面前各自放了一杯,柳承啟輕輕揮了揮手背,他又退了出去。

    余懷恩一直待到管家離去后,這才說道:“恩師今日在朝堂之上力保莫小川做了晨郡王,不知是何緣故,若是為國諫才,學生認為還不是時候,若是向章博昌說得那般,想引起皇上對晨郡王的不滿,學生亦覺得不妥,至少短時間內,晨郡王對太子是沒有任何威脅的,將他扶上來,反而是助漲了他。而晨郡王對恩師又是多有不滿,這豈不是培植了一個敵人起來嗎?學生實在不解,請恩師賜教。”

    柳承啟看著余懷恩,嘴角慢慢地上翹,露出了一個笑容……
11选5重号规律 北京快3形态走势图 个人投资理财方案 今天福建11选5走势图 36选7 罗小希安徽快3技巧 湖北11选5结果走势图 甘肃十一选五玩法 川上奈美在线 青海十一选五遗漏号码 6十1开奖今天结果 江西快三开奖最新结果 南海七星彩论坛 众晟商务股票配资 手游麻将透视能实现吗 广西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3d独胆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