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二章 好看一些

    柳穗珠的住處。

    小丫鬟背著柳惠兒回去后,將她放在了床上,小丫鬟坐在床底,兩人均是滿身的大汗。柳惠兒翻了個身,爬下道:“快起來,給本小姐揉揉屁股。”

    “小姐,奴婢沒有一點力氣了。”小丫鬟叫苦道。

    “少廢話,快些!”柳惠兒催促著,怒道。

    小丫鬟無奈,只好爬了起來,給她揉著屁股,一臉不情愿的模樣。

    “今天的事,不許告訴我爹爹!”柳惠兒享受著小丫鬟的揉捏,頭也不回地說道。

    “哦!”小丫鬟答應一聲。

    “什么事不告訴我啊?”柳穗珠從屋外走了進來。

    “啊……”柳惠兒有些緊張,眼珠轉了轉,急忙道:“沒什么。”

    柳穗珠有些疑惑地看著她,道:“當真?”

    “嗯!”柳惠兒點頭。

    柳穗珠上下打量著小丫鬟,道:“你說,到底出了什么事?”

    “啊?老爺,我……”小丫鬟張著嘴,想說,又不敢說,正值猶豫之際,柳惠兒急忙,道:“爹爹,你也別為難她了,好吧,好吧。我說,今日出去騎馬,被甩了下來。屁股都摔成好幾瓣了……”說著,眼圈一紅,竟是要哭出來。

    柳穗珠有些急了,急忙道:“嚴不嚴重?讓爹爹看看,找大夫了嗎?”

    “哎呀!”柳惠兒面色一紅,道:“爹爹,我都多大了……”

    柳穗珠一拍額頭,道:“看我,都急糊涂了,待會兒讓你娘來看看。”

    “我娘也不行,多羞人啊,我沒什么事的。您先出去吧,讓她幫我揉揉就好了……”看著柳穗珠還想說些什么,柳惠兒急忙臉色一變,嬌嗔道:“疼死了,爹爹快出去,快出去……”

    “好好好……”柳穗珠搖了搖頭,道:“若是疼得厲害,便告訴爹爹。”

    “知道啦!”看著柳穗珠退出去,柳惠兒急忙招呼小丫鬟將門關上。蒙混了過去,她有些擔心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松了口氣,又咬牙,道:“可惡的莫小川,本小姐一定要讓你付出代價。”

    ……

    ……

    莫府之中。

    莫小川猛地打了一個噴嚏。他揉了揉鼻子有些奇怪,以他現在的體質根本就不可能得感冒什么的小病,不禁有些奇怪。

    “怎么了?”司徒玉兒擔心地問道。

    “沒什么。”莫小川笑了笑,道:“可能是花粉嗆到了吧。”

    司徒玉兒笑著搖了搖頭,道:“堂堂一個將軍,被花粉嗆到。”

    “那條王法規定將軍不能被花粉嗆到的。”莫小川笑道。

    “好吧,算你說得對。”司徒玉兒微微一笑,道:“若是在燕國的話,這個時候,應該快能看到梅花了吧。”

    “是啊!”莫小川點頭,道:“西梁雖然也有,不過,感覺還是梅府的好看一些。”

    “當時我和大哥去你的極樂園,總是喜歡……”說到出處,司徒玉兒猛地一頓,抬眼望向了莫小川,兩人均是一愣。

    司徒雄,這個名字雖然兩人心中都記掛著,可誰都不會刻意提起,因為,莫小川現在還沒有能力從天牢之中將司徒雄救出來,司徒玉兒也不想讓他難做。

    此時不經意提起,兩人都有些不知該怎么說下去了。

    隔了一會兒,司徒玉兒搖搖頭,道:“天色晚了,你先去休息吧。明日你早些回來,我們一同去看看那酒樓。”

    “好!”莫小川點頭,道:“其實,你和柳姑娘拿主意便行。”

    “那怎么行。這么大的事,總得要你出面才好。”司徒玉兒笑著說道,方才臉上的一絲憂色一掃而光,似乎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般。

    莫小川點了點頭,道:“好吧,依你!”

    說罷,莫小川打了哈欠,道:“的確是有些累了,我先回了,你也早點休息。”

    司徒玉兒輕輕點頭。

    兩人分開。

    司徒玉兒回頭看了莫小川一眼,低下了頭,朝著自己的住處行去,方才面上的歡笑已經不見,只有深深的擔憂和愁容,其實,她的心里,一直都未能將司徒雄還被關在天牢這件事放下,只是一直都不想另莫小川為難,故而裝作沒有什么。

    莫小川又何嘗不知,他行過后院門口之時,又回過頭,望向了司徒玉兒,看著她單薄的身子緩緩向前,衣裙在秋風中獵獵發抖,不禁有些無奈地嘆息了一聲。

    ……

    ……

    刑部天牢,第十七道鐵門后的牢房。

    司徒雄瞪著一雙眼,盯著那黑暗處看著,兩月來,他已經跟著那怪人學了不少武功心法,只是他的目力還不行,看不見里面那人,故而,招式無法傳他。

    “看見了嗎?”

    那邊難聽的聲音問了出來。

    “別催,好像看到了一點。”司徒雄說道。

    “你應該能看到的,老夫親自傳你功夫,已經兩個多月了,你若是連這點本事都沒有,那你就去死吧?”那怪人用不屑的語氣說道。

    “好像看到了一點。”隔了一會兒,司徒雄輕聲說道。

    “是嗎是嗎?”那怪人好似有些興奮。

    “嗯嗯!”司徒雄點頭。

    “在你面前是不是出現了一位高大英俊,身材偉岸的男子?”那怪人說著有些得意。

    “沒有……”司徒雄搖了搖頭。

    “怎么可能?”那怪人好似不信,道:“你再仔細看看。”

    司徒雄緊盯著里面,他的眸子漸漸地變作了綠色,里面也漸漸地清晰了起來。隱約間,似乎有一個老人被用手腕粗細的鐵鏈捆綁著手腳,在他身下,是一張鐵床,鐵鏈和床連在了一起。

    他的面前放著一張鐵桌子,桌子上擺放著一些酒菜。

    那人滿頭的白發,雜亂地垂下,臉被遮擋著,看不清楚容貌,衣服也是破爛不堪,整個人看起來,比乞丐還要邋遢幾分。

    司徒雄疑惑,道:“你就長這幅模樣?”

    那怪人嘿嘿一笑,道:“怎么樣,是不是被老夫的英俊嚇傻了,驚呆了?想當年,老夫綽號可是玉面錦……罷了,量你這個小輩,也不會知道老夫的名號。”

    司徒雄疑惑地說道:“我只看到一個邋遢的老頭,其他的什么也沒看到。”

    “嗯?”那人疑惑道:“你可看清楚了?”

    “雖然不是很清楚……”司徒雄說道。

    “枉費了老子一番心血……”那怪人怒道:“教你還不如教一頭豬,老夫親自傳授,便是一頭豬,到現在也該能在暗中視物了,你怎么能把一個英俊的人,看成邋遢老頭。”

    “是不是我們兩人認為的英俊是不一樣的?”司徒雄試探地問道。

    “放屁。”那怪人說了一句,突然沒有了聲音。

    司徒雄努力的望去,只見他垂下了頭,右手敲擊著鐵床,放出陣陣刺耳的響聲……他正想說幾句什么,突然,眼睛一陣疼痛,急忙閉了上去,再次睜開,那邊的人影卻越來越是模糊,逐漸地又恢復到了一片黑暗。

    司徒雄努力地再望過去,又隱約地看到了那人,只是眼睛又開始疼了起來,就在他即將閉眼之時,忽見那人抬起了頭,朝他望來,那人的一雙眸子卻是血紅一片,如同鬼魅一般。

    司徒雄心中一驚,眼前再次恢復到了黑暗,再也看不到那人了。

    “唉……”那怪人長嘆一聲,道:“你的功力不濟,還是不要逞強了,現在你的眸子才方煉成是綠色的,還差得遠,若是強行用功,會傷著眼睛的。”

    司徒雄點了點頭,不再勉強自己。

    隔了一會兒,那怪人苦笑出聲,道:“老夫差一點都忘記了,在這個鬼地方已經待了十八年了,十八年來,沒人和老夫說話,也沒有人來看過老夫,就算當初是一個人,也該變成鬼了吧。老夫還沒有變成鬼,已經算是幸運得了,還強求什么呢,怎么還可能是當初那般英俊,其實,英俊不英俊,在這個鬼地方,又有什么區別,哈哈……”

    伴著他的笑聲,話音戛然而止。

    聽著充滿凄涼之感的笑聲,司徒雄搖了搖頭,道:“其實,你比我好多了。至少,你的鐵欄別我的粗……”

    “對!”那怪人又哈哈大笑起來,道:“老夫你的比你的粗……”

    笑罷之后,他又大怒道:“可是粗,有個屁用……”

    “算是好看一些吧!”司徒雄說道。

    “好看一些?”那怪人敲了敲鐵床,道:“對,好看一些……”
11选5重号规律 长沙酒店按摩服务 日本av女优三级片快播器 31选7开奖直播 竞彩比分切换到旧版 湖南快乐十分钟开奖图 幸运龙宝贝 河南快3开奖基本走势图贴吧 詹天佑3d今日预测 理财平台有哪些可靠的 陕西省十一选五走 扑克麻将 我乐sg飞艇计划 投资理财平台推荐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走 河北十一选五直播 10分快三是官方开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