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八十九章 你會娶我嗎

    小丫頭離開后,莫小川站在門前,后背靠在門上,深呼吸了幾次,卻依舊難以平靜自己的心情,他閉上了眼睛,眼前頓時出現了方才柳卿柔那完美雪白的肌膚,身體的某處,也有了反應。

    他急忙甩了甩頭,邁步上前,躲開了屋檐,讓雨水澆在自己的身上,拍打著自己的身體。

    冰涼的雨水澆灌下,心情才慢慢地平緩了下來。

    “呼!”莫小川吐了一口氣。

    “小子,以前還以為你是個坐懷不亂的君子,沒想到比老道還風流。”老道士坐在一旁的長廊之中,翹著二郎腿,提著酒壇子嘿嘿笑著。

    “你看到了什么?”莫小川怒目而視。

    “放心,老道什么都沒看到,不過,光看你就知道發生了什么事。至于那女娃,還是個孩子,老道沒什么興趣,就你這種毛頭小子才喜歡這種黃毛丫頭……沒有品味……”老道士搖了搖頭道。

    “這么說,你的品位很強了?”莫小川抬眼道。

    “此事不足與你這種毛頭小子所道,老道的風流,你永遠不懂……”老道士一副高手絕頂寂寞的神情說道。

    “你自己享受吧,你老的風流,我也不需要懂!”莫小川嗤之以鼻。

    “成熟婦人有許多妙處,豈是這種黃毛丫頭可比的。你這種小子更是想也想不到……”老道士搖了搖頭,一臉鄙視地說著,提起酒壇子灌了兩口,嘖了嘖嘴,很是可惜的模樣。

    “這么說,老頭子也很欣賞夏夫人了?”莫小川笑了笑問道。

    “她?”老道士一撇嘴,道:“那也是個黃毛丫頭……”

    “黃毛丫頭?”莫小川原以為老道士對夏雛月會很是贊譽呢,結果給出了這么一句評價,不由得一愣。

    “老道以前沒有注意過,前幾日見著,看了兩眼,黃毛丫頭一個!”老道士搖了搖頭,很是失望的模樣。

    “你這話是什么意思?”莫小川很是不解道。

    “你和這些女娃的事,老道我才懶得管,什么意思,自己去找答案。老道累了,先去睡了!小子你身上有傷,不宜太涼,褲襠松了,就回屋檐下去吧!”說罷,老道士提著酒壇子晃晃悠悠地走了。

    莫小川想再追問,老道士卻不再理會于他。

    莫小川回到屋檐下,思索著老道士的話,卻絲毫沒有頭緒,想了想,想不明白,也就不再去想了。在屋檐下,又站了約莫半個時辰,聽到屋中依舊沒有動靜。

    他又忍耐了一會兒,卻仍未聽到柳卿柔的聲音,忍不住輕輕叩了叩門,道:“柳姑娘?”

    里面沒有人說話。

    莫小川心里有些疑惑,又叩了叩門,喊了一句:“柳姑娘!”

    里面仍舊沒有回應。

    莫小川心中一驚,急忙推門而入,只見柳卿柔已經穿好了衣服,浴桶也被蓋了起來,她站在浴桶旁邊,咬著嘴唇,低著頭,一張臉鮮紅無比,用蚊子般的聲音說了一句:“莫公子……”

    看著她尷尬的模樣,莫小川也不知該說些什么好,竟是也尷尬了起來。

    兩人良久無聲。

    最后,還是莫小川先開了口,道:“柳姑娘,今日天色已晚,你便在玉兒那里住一晚吧!”

    “但憑莫公子安排!”柳卿柔紅著臉,低著頭,用極低的聲音說了一句,若不是莫小川現在的武功非比當初,耳里強勁不少的話,幾乎都聽不到她在說什么。

    “呼!”莫小川又吐了口氣,道:“我送你過去吧!”

    “嗯!”柳卿柔點了點頭。

    莫小川拿好了傘,看了看那浴桶,柳卿柔的臉更紅了。莫小川已經聽司徒玉兒說了她來了月事,想來那浴桶中的水必然是染了紅,為了避免她的尷尬,莫小川也就沒有理會浴桶,輕聲說道:“柳姑娘,請吧!”

    柳卿柔咬著唇,點了點頭。

    兩人走出屋外,莫小川高聲喚來了茹兒。

    “公子有何吩咐?”茹兒問道。

    “茹兒,你安排人幫我換一桶水,待會兒我回來洗洗身子!”莫小川對茹兒說道。

    “是!”茹兒看了看兩人點頭答應。

    “記得讓丫鬟們做,那些小子笨手笨腳的。”莫小川補充了一句。

    “明白!”茹兒又點頭答應。

    在莫小川安排茹兒換水之后,柳卿柔明顯地松了一口氣。在西梁,有著一種風俗,女子來了月事,便被認為是不潔,一般這幾日都是一個人獨居在屋中,都不怎么出門的。所以,柳卿柔如此,倒不是單單怕他看到了尷尬,也有這方面的顧慮。見莫小川安排下人去換水,安心了不少。

    不過,結合上莫小川最后那句讓丫鬟去換的話,她又是一陣緊張,莫非他方才看到了……柳卿柔緊握著雙拳,嘴唇都被她咬出了一排齒印,低下頭看了看自己的身子,羞得有一種想死的沖動。

    隔了一會兒,悄悄地抬起頭,看了看莫小川,見他的表情沒有什么變化,這才略微安心了一些。

    兩人慢步在眼中,朝著別院行去。

    路過花圃,那花朵在雨中之中倔強地搖擺著,一朵朵鮮艷的花朵,被雨水沖洗過后,更顯嬌艷……

    “莫公子!”柳卿柔輕輕地喚了一聲。

    “嗯!柳姑娘!”莫小川點頭。

    “給你添麻煩了。”柳卿柔又輕聲說了一聲。

    “柳姑娘莫要客氣!”莫小川笑了笑道。只是他的笑容也是有些尷尬,不過,他掩飾的很好。

    “我、我……”柳卿柔想說些什么,卻又是面色羞紅,說不出話來。

    莫小川想問她,又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兩人就這樣靜靜走著,行至司徒玉兒的房門前,莫小川輕聲說了句:“你早些歇息吧!”

    柳卿柔點了點頭,見莫小川要走,忽然,又踏前一步,道:“莫公子,等等!”

    “呃?”莫小川扭過頭過來,道:“柳姑娘何事?”

    柳卿柔呆了呆,看著莫小川,他臉上的血,現在已經被雨水沖洗了干凈,英俊地面龐,在燈光下更顯清秀,一身的血衣,卻又給他增添了幾分冷俊之氣。

    看著他,柳卿柔的不禁又是一陣臉紅,低下了頭去。

    “柳姑娘?”莫小川有些疑惑地看著她。

    “哦,沒什么……”柳卿柔急忙搖了搖頭。

    莫小川奇怪瞅了瞅柳卿柔,好似又看到了她光著身子的模樣,心跳又是一陣加速,他知道這次不能再待下去了,不然,又會尷尬了。

    “那在下便先告辭了,姑娘早些休息吧!”

    莫小川丟下一句話,正要離開,忽然,柳卿柔又喊了一句:“莫公子,等等。”

    莫小川停下腳步,望向了她。

    柳卿柔鼓了鼓勇氣,狠下了心來,猛地抬起頭,道:“你會娶我嗎?”

    “啊……”莫小川雙目陡然圓睜……
11选5重号规律 双色球开奖视频直播 疯狂飞艇彩票是官方开的吗 北京快三 全民麻将看牌器辅助作弊器 北京十一选五今天走 凯尔特人vs魔术 11选5规则大全 浙江20选5走势图 长峰河南溢母乳在线观看 山东十一选五杀码技巧 今日黑龙江p62开奖结果 手机麻将作弊软件免费 香港六合彩白姐心水好码 3d近十期试机号列 本期深圳风采开奖时间 东京热最新2019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