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八章 十營

    十多天后,西梁進入了最為炎熱的季節,天空中的烈日炙烤得人無處躲藏,莫小川坐在涼棚下,喝著涼茶,搖著扇子,都覺得有些炎熱,不斷地抬頭看著日頭。

    下面的校場中,十營全員出動,除了必要的巡視隊和傷員,其他人都在場內操練著,包括四位都尉。

    章立的任命,禁軍統領并沒有為難,畢竟論資歷和能力章立做一都尉都是夠格的,現在少了范子智,把他補上去,也很合理,至于十營里,莫小川打的這些小算盤,他自然不會理會。

    列陣過后,章立和吳世鵬兩人帶兵演練。自從進入十營,章立便一直覺得憋屈,現在能夠施展一下身手,他分外興奮,擼起袖子,對著吳世鵬嘿嘿一笑,道:“老爺子,一會兒別閃了腰……”

    吳世鵬蹙了蹙眉,沒有理會他。

    雙方演練,莫小川要求都不能帶兵刃和戰馬,完全是赤膊上陣。吳世鵬的兩千多人排成方正,依次壓近。左右兩翼,各有兩百人的小隊策應,看樣子,吳世鵬是不打算和章立硬碰。

    章立見吳世鵬這般,回頭看了看他那些人,前些日子挨軍棍的大多是他手下的人,現在能上場的不足兩千人,在兵力上,他不占什么優勢。

    吳世鵬也是瞅準了他這一點,才用如此戰術。

    章立朝手心唾了口唾沫,搓了搓手,把隊伍分成三隊,其他兩對,分別有兩個校尉帶隊,朝著吳世鵬的兩翼攻去,自己帶領一隊人馬徑直朝中間吳世鵬所在之處沖了過去。

    兩邊開戰,莫小川站起身來觀看著。

    吳世鵬穩扎穩打,任憑章立如何沖殺,始終緊緊地守著,不讓他接近自己,而且,兩翼只派少許兵力獨擋章立的兩路人,以絕對兵力來圍攻章立的中路軍。

    不一會兒,章立便被合圍起來,他的隊伍也被攔腰切斷,看樣子,章立已經處在了絕對的劣勢。

    就在章立敗勢已定之際,也不知怎么地,在合圍之下,章立居然摸爬滾打,甚至跳將起來,踩著人頭硬是沖到了吳世鵬跟前,一個餓虎撲食,將吳世鵬撲倒在了地上。

    兩人就地翻滾,汗水和著地面的塵土,不一會兒,就滾成了兩個泥人。

    吳世鵬臉上被章立打了兩拳,胡子都歪了,頓時大怒,和章立兩人扭打在了一處。

    他們兩人這般,士兵們漸漸地都停下了手,圍成了圈,看著兩位都尉廝打。

    吳世鵬畢竟是五十多歲的人了,而且,他是一員馬上將軍,現在讓他在地上和章立對戰,顯然不是章立的對手,最后被章立扯下了一塊戰袍,這才了事。

    事后,吳世鵬面帶怒色來到莫小川身前,抱拳行禮,道:“莫將軍,屬下不服,哪里有這般打仗的!”

    莫小川笑了笑,道:“吳都尉息怒。”說罷,高聲喊道:“章立,過來!”

    章立本來還提著吳世鵬的戰袍在自己的手下面前炫耀,聽到莫小川喊聲,快步跑了過來。

    看了看他渾身泥土的模樣,再瞅了瞅這邊滿臉怒色,狼狽不堪的吳世鵬,莫小川忍住了笑,沉下臉,道:“此戰是吳都尉勝了。”

    章立不服,道:“莫將軍,你可得講理啊,怎么能是老爺子勝了呢?”

    莫小川瞅了他一眼,道:“若是真正廝殺,你這般用兵,必然大敗,難道你還能從槍尖上爬過去,找對方主將單打不成?”

    “若是真得殺將起來,我自然不會這般用兵,現在不是對練嘛!”章立辯解道。

    莫小川一擺手,道:“莫要強詞奪理,吳都尉獲勝,每人賞一壺水,半斤牛肉,校場邊休息。章立對戰高山!”

    聽莫小川這般處置,吳世鵬的面色才好看了一些,看了章立一眼,一甩衣袖走了下去。看來這老爺子對章立還是有些氣惱。

    章立也不在意,高聲喊道:“我們兄弟在場中搏殺,莫將軍是不是也該下來顯露一下身手啊?”

    章立的性格豁達,才十余日便和手下的眾人廝混熟絡,頓時有人高聲呼應。

    莫小川笑了笑,邁步走下抬來,猛地一伸手,單手抓著章立的腰帶,將他高高地舉過了頭頂,道:“這種對練,不適合我,要看,等到禁軍大比的時候吧!”說著,將章立甩向了他手下之人。

    眾人急忙接住了章立。

    章立嘿嘿一笑,也不當回事,扭頭將目光瞅向了高山。

    高山在他的目光下,圓滾滾的身子不由得一緊,肚子都似乎縮回了不少,干笑,道:“章都尉手下留情,我可沒有世鵬兄那么能打!”

    章立笑道:“高都尉莫客氣!打過才知道!”

    這時馮萬來到莫小川的身旁,輕聲道:“莫隊長,營外有人找。”

    莫小川抬起眼來看了看他,問道:“什么人?”

    “不識得,是一位儒雅的老先生。”馮萬說著,輕聲問道:“將軍要不要見見?”

    “老先生?”莫小川印象中,和自己相熟的,又能稱之為老先生的,也只有老道士和李長風,這兩人雖然收拾一下,也算是頗有風度,可和儒雅二字,卻是覺不沾邊的,不禁有些疑惑。猶豫了一下,道:“見!帶他進來。”

    “那位老先生請您出去。”

    馮萬說罷,莫小川有些詫異,抬頭道:“他是這么說的?”

    “嗯!”馮萬點頭。

    莫小川站起身來,道:“出去看看!”說罷,當先走了出去。

    來到營門外,只見一個須發皆白的老人,頭戴書生巾,身著灰布長衫,看年紀不比老道士小,站在那里,腰身挺直,神采奕奕,一點也不顯老態。

    老人身旁只帶了一名隨從,牽著兩匹馬,應該是乘馬而來,這么大年紀,還騎馬行路,讓莫小川不禁生出幾分欽佩之心。當即上前,道:“老先生是找晚生嗎?”

    老人看了看莫小川,上下打量了一番,點了點頭,道:“不錯,一表人才!”

    莫小川輕聲笑了笑,道:“老先生乘馬而來,不是只為了夸贊莫小川長得好看吧?”

    老人爽朗一笑,輕撫胡須,道:“自然不是,忘記介紹自己了,老朽姓崔,你喊我一聲崔老便是……”

    “崔老?”莫小川思索了一會兒,恍似以前聽過一個姓崔的,卻是怎么也想不起來了。
11选5重号规律 黑龙江22选5投注技巧 双色开奖结果球今天 长峰河南 母乳速 安徽11选5历史 乌鲁木齐沐足哪里好2019 快3开奖走势图 江苏十一选五今天的 陕西花牌麻将 澳洲幸运5号码路珠 哈灵上海麻将官方下载 江苏体彩排列7 手机麻将外挂原理 重庆百变王牌技巧软件 上下分麻将平台合法吗 天津快乐10分在线计划 3d预测今日专家总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