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五章 一軍棍

    莫小川的目光掃下。

    站在那些人身后的范子智,遞了一個眼色過去,又有五人站了出來,來到了莫小川的身前。

    莫小川也不看他們,招呼后面的士兵擺好長凳,用手中的軍棍,指了指長凳,示意那人趴下。

    那人深吸了一口氣,趴到了長凳上。

    莫小川手起棍落!

    “啪!”

    “轟!”

    與先前那人一樣,這人也步入了他的后塵,雙眼突出而亡。

    莫小川隨手將軍棍丟到一旁,又接過一根軍棍,擺好了長凳,指了指凳面。

    迎面站著這人額頭見汗,有些猶豫,躊躇不前,也不知是誰推了那人一把,那人腳下不穩,一個踉蹌跌趴在了凳面上,那人慌忙大叫:“我不是……”

    話未說完,莫小川的軍棍已經落下。

    “啪!”

    “轟!”

    又死一個!

    “下一個!”莫小川淡淡地說著,又接過了一條嶄新的軍棍!

    剩余的三人害怕,其中一人急忙,道:“我選三十軍棍……”

    莫小川不理會他,給旁邊的士兵使了一個眼色,頓時上來四人,分別提著那人胳膊和腿,將他揪到了長凳上。莫小川一軍棍下去,呼喊聲頓時靜了下來。

    又是一條長凳,一條軍棍!

    莫小川用軍棍敲了敲凳面,那兩人“噗通!”就跪了下來,磕著頭,道:“將軍饒命啊!不是我們撕的,是范都尉讓人撕的,不是我們啊……”

    “范子智嗎?”莫小川問道。

    “對對對……是范都尉!”兩人磕著頭,道:“將軍饒命……”

    莫小川想了想,道:“既然不是你們,你們卻出來承認,擾亂軍紀,各領五十軍棍,加上方才的三十,八十軍棍……”

    “將軍饒命……”兩人面色大變,這八十軍棍雖然不比那一軍棍當場斃命,但也是會死人的,急忙磕頭求饒。

    莫小川作沉思狀,思索一會兒,道:“讓我饒你們,說出一個理由來。”

    “將軍,我們揭發了范都尉啊。”

    “好像有幾分道理!”莫小川點了點頭,道:“那便免去六十,二十軍棍,自去領吧!”

    “謝將軍!”兩人磕頭如搗蒜,急忙跑到了一旁,乖乖地趴在了那里嚎叫了。

    臺下也不知是誰輕聲說了一句:“他是煞神啊……”

    眾人這才想起,莫小川在燕國之時便得了這么一個綽號,哪里能將他當做一個普通的十八歲少年看待,一個個頓時額頭見汗。

    莫小川看了看下面的三百人,淡淡地說道:“給你們半個時辰的時間,每人三十軍棍,到時未領罪者,便來領這一軍棍……”

    三百人面色齊變,紛紛跑到了那邊去領軍棍,但行杖者,就那么幾人,別說是半個時辰,便是一天怕也打不完,一個個紛紛爭搶著,深怕自己被晚打。

    章立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還從未見過有人搶著挨打的,不過,他也知道莫小川不會真的將這些人都殺掉,便吩咐人又搬來了一些長凳和軍棍,給他們發了下去,讓他們相互打過。

    不過,這樣有利有弊,有得人相互關系好,便打得輕,裝裝樣子。

    莫小川發現后,緩步走了過去,將打人者和被打著,一同杖斃在了軍棍下,如此,再無人敢徇私,校場之中,一片慘叫之聲,此起彼伏,不絕于耳……

    莫小川看著差不多了,便讓馮萬宣讀處罰令。

    第一條,第一個人,便是范子智,罪名是御下不嚴,帶頭擾亂軍紀,杖責一百。

    范子智聽罷,當時便大怒,道:“莫小川,你莫要太過分!”

    莫小川坐在椅子上,也不理他,揮了揮手,馮萬便帶人朝著范子智走了過去。

    范子智見狀,猛地拔出了佩劍,道:“兄弟們,莫小川這小子不拿我們當人,而且,執法不嚴,言而無信,我們不需要這樣的主將,將他拿下,請徐將軍回來……”

    范子智畢竟在十營中已經多年,有不少親信,他的話音落下,頓時有人高聲附和,說莫小川說好了三天之后,現在才第三天便拿大家開刀,分明是不把他們當人……

    說著便要鬧起來。

    眼看著很多人都蠢蠢欲動,馮萬面色一緊,停下了腳步,回頭望向莫小川,如今勢態已經發展成了這般,稍有不慎便會失去控制。

    莫小川卻坐在那里不動彈,冷眼看著下面,對馮萬,道:“將那幾個帶頭的給我記下來。”

    馮萬猛地一怔,用力地點了點頭。

    隨著喊聲越來越高,范子智見時候已經差不多了,高呼道:“將莫小川拿下……”說著,便帶人朝高臺上而來。

    忽然,他們眼前方才還坐著的莫小川卻不見的,范子智正值疑惑之際,卻見莫小川不知如何出現在了他的面前,冷冷地看著他。

    范子智心中陡然生寒,驚聲道:“你要做、做什么?”

    莫小川不說話,從背后猛地把連著劍鞘的北斗劍一起拿了下來,照著范子智的頭頂砸落了下去。

    “啪!”

    血花四濺。

    范子智整個身體被從頭頂至雙腿之間砸做了兩半,傷口斷裂處恍如被撕扯過一般,碎肉、內臟、腦漿,濺滿了地面。距離他近了人,被濺得滿身都是。

    莫小川抹了一把臉,緩緩地回到了高臺之上,從禁軍士兵的手中接過了一張汗巾,擦了擦臉,冷冷地看著下面,道:“你們可以對我不滿意,也可以不服,但是,都給我藏起來,若是不滿,可以去上面告我。不過,只要我在位一天,十營便是我說了算,我要的只是服從,不希望聽到其他聲音……否則以范子智為例!”

    莫小川的話,每一個字,都擲地有聲,他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暗運功力,雖然校場之中有一萬人,他的話卻清晰地傳入了每一個人的耳中。

    所有人都是怔怔地看著莫小川。

    有些以前和他相處過的人,都很是詫異,今日的莫小川和去年他們所認識的莫小川似乎完全地變作了兩個人。

    也不知是誰第一個開始喊了一句:“莫將軍!”

    剎那間,上萬人的隊伍齊聲高呼起來。

    莫小川今日的大開殺戒,總算是震住了局面。

    不過,接下來,馮萬所整理出來違禁者,竟然有一千三百多人,這還不算,只是開小差,或者是偷偷喝一口酒的人。看著這些人的名單,大多都是十營中的將官,馮萬嘆了口氣,這樣的隊伍,難怪會在禁軍十三營中墊底了……
11选5重号规律 麻生希种子 七星彩开奖300期结果 北京快3基本走势图 sg飞艇app软件 av女优松岛枫全套图珍藏无码版 山东体彩十一走势图 广西快乐双彩奖池金额 浙江雷曼期货配资公司 黑龙江快乐十分前三直遗漏数据 体彩排列5走势图 rct828乳孔扩张资源 p3今天开奖 甘肃11选5遗漏数 22选5的走势图 开拓者vs火箭历史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