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章 拒追兵

    劍柄接觸到手掌,那種熟悉的感覺再次回到了莫小川的身上,他試著在體內運了一下那牛皮上的內功,真氣行至右手的勞宮穴時,北斗劍輕輕一抖,竟是發出一聲輕吟。

    莫小川握緊劍鞘,猛地一用力,“蒼啷!”長劍出鞘,紅光一閃而逝,內斂在了劍身之上,有它在手,莫小川覺得信心足了許多。

    手腕一抖,劍身在身前劃出一道弧線,刺向他的幾桿槍,頓時被削去的槍頭。莫小川一路前沖,北疆鐵騎雖然厲害,但也只有三百人,有一千人的戰力,卻不一定能發揮出一千人的效果來,他們圍堵著莫小川,又擔心他從側面逃掉,故而隊形是展開在路面上的,因此,莫小川從薄弱處沖過去,中間所面對的人,也只有十幾個。

    有了北斗劍,在削斷了騎兵們的兵器后,他們出現短暫的失神,莫小川趁著機會頓時便沖了出來。

    司徒雄緊跟在他的后面,兩匹馬快速奔跑而去。

    直到離開了一段距離后,北疆鐵騎這些人才反應過來,領隊的校尉長槍一指,騎兵們的馬頭瞬間調轉,齊齊地朝著莫小川追去。

    莫小川的馬快,即便小黑馬已經連續奔行半日加一夜,依舊奔跑如風,反倒是司徒雄的馬有些跑不動了。

    這本就是監牢里的一匹普通的馬,平日只是在圈中飼養著,偶爾拉拉車,很少有過放力奔跑的經歷,比之普通的戰馬都不如,如此疾馳下,體力漸漸不支。

    奔跑中,司徒玉兒在身后急忙喊道:“梅少川,等等,大哥和姐姐……”

    莫小川扭頭望去,只見司徒雄和他已經拉開了好長一段距離,而北疆鐵騎卻已經快追上來了。若是就這般跑下去,很快司徒雄就會被追上了。

    莫小川狠狠地唾了一口唾沫,有一種想罵人的沖動,卻又不知道該罵誰,只能一咬牙又沖了回去。

    趕在北疆鐵騎之前來到司徒雄身旁,抬劍朝著那馬的屁股上便刺了一劍。

    那馬吃痛,仰頭痛鳴一聲,撒開四蹄沒命的朝前跑去,竟是陡然加快了速度。小黑馬也不知是怕被莫小川在屁股刺一劍,還是不想被這衰馬超過自己,四蹄發力,很快就追了上去。

    如此,四人又和北疆鐵騎拉開了距離。不過,讓莫小川擔心遠遠不止伸手的北疆鐵騎,現在還是在燕國的境內,北疆大營的人不可能只派出北疆鐵騎這一支隊伍,應該還有其他人在前面等著自己,倘若再碰到一支北疆軍,被前后夾擊,便再難逃脫了。

    想到此處,莫小川便脫離了官道,馬頭一調,從小路而去。

    這一次,莫小川不敢再離開司徒雄的身旁,只要那馬的速度一慢下來,他便補上一劍,就這般,堪堪地保持著速度,使得北疆鐵騎未能追上來,但是,想甩脫就難了。

    兩個時辰過后,莫小川他們來到了一處山坡前,小黑馬爬起坡道也是健步如飛,而司徒雄的馬便不行了,好不容易爬到半山腰,忽然馬失前蹄栽倒了下去,司徒雄和司徒琳兒被甩了出來,掉落在地,司徒雄在前,碰撞之力大部分都是他承受著,即便如此,臉色本就難看的司徒琳兒也被摔得暈了過去。

    莫小川望向了那馬,只見它已是口吐白沫,艱難地呼吸著,已經不可能再站起來奔跑了。

    莫小川無奈,只能解開腰帶,將司徒玉兒放下,自己也跳下了馬背,抱起司徒琳兒打算把她放到小黑馬的背上。

    小黑馬此刻卻使起了性子,甩著腦袋很不配合,似乎對主人將什么人都往自己背上放很不滿意。

    把司徒琳兒交到司徒雄的手中后,莫小川揪住了韁繩,正打算讓他抓緊時間將人放到馬背上之時,忽然,已經追到山下的北疆鐵騎中,那名校尉乘著馬快速地朝著山坡上沖來。

    莫小川心中一驚,拔出了插回鞘中的長劍,正欲沖下去阻擋一陣,讓司徒兄妹先走,忽然,從山頂上飛來一支利箭,穿過那校尉的鎧甲縫隙,正好射中了脖子。那校尉連慘叫聲都未發出,便直挺挺地從馬上倒了下去。

    莫小川瞪大了眼睛,抬頭朝山頂一看,忽見一隊北疆軍沖了下來,他一咬牙便要沖上去,卻發現在這隊北疆軍中有一個熟悉的身影,正是盈盈。

    再仔細一看,沖在最前面的幾個竟是林風、章立他們。莫小川面露驚喜之色,驚得是他們竟然會出現在這里,喜得自然是有了他們做幫手,在這種山坡上,北疆鐵騎便不足為慮了。

    “莫隊長,你的馬快,兄弟們追不上,還好沒耽誤事。”林風笑著迎了過來,道:“方才那一箭是章立射得,這小子人不怎么樣,箭法倒是了得,您沒事吧?”

    莫小川有些疲累地擺了擺手,道:“不可輕敵,這些都是北疆鐵騎。那三位便是司徒家的公子和小姐,先把他們安置到后面,我們兄弟大殺一場。”

    “放心吧。”章立拍著胸脯,道:“只要有弓箭在,又是這種地形,北疆鐵騎又能如何,來一個射一個,來兩個射一雙,都弄死他們。”說罷,有些挑釁地看了看林風。

    “看本事,別吹牛。”林風說罷,看著已經沖上來的北疆鐵騎,高聲喊道:“兄弟們,準備了。”

    說話間,北疆鐵騎已經距離近了。

    章立抬弓搭箭,竟是一起搭上了三支羽箭,只見他的手一松,沖在最前面的鐵騎頓時倒下去三個,均是脖子上的鎧甲縫隙中間。

    這一手讓林風睜大了雙眼,拍了拍他的肩頭,道:“好樣的。”

    “先前也不知是誰說老子只能壞大事來著。”章立扭頭瞅了他一眼,又將手摸到了箭囊上。

    上面的馮萬等人此時也行動了起來,山頂的大石兩個人抬起,朝著鐵騎砸去,借著山坡的斜度,這些大石的殺傷力絲毫不比章立的箭差。

    北疆鐵騎在損失了五六十個同伴后,便不在往上沖了。

    莫小川此刻已經回到了山頂之上,看了看此處的地形,道:“我們走吧。這種地形下,他們便是追上來也不怕了。若再久留,北疆大營的援兵到了,便麻煩了。”

    “莫隊長有所不知。”林風有些羨慕地看著盈盈,道:“盈盈姑娘也不知使用了什么手段,讓黃平給前線大營的花帥送過去一封信,前線大營便出動五萬人馬,兵壓燕國北境,現在北疆大營恐怕沒時間派人來追我們了。”

    聽了林風的話,莫小川這才知道盧尚遇到的追兵這少的原因,想來那鄧超群絕對自己只是一個人,有三百北疆鐵騎足夠對付了吧。

    至于盈盈能讓花旗沖調動大軍,這一點,很好理解了。雖然盈盈沒有權力指揮花旗沖,和皇帝女兒性命堪憂,花旗沖便是不愿意,也會設法相助的,何況,這也不是要他真的和北疆開戰,只是做一個樣子,再結合上盈盈的身份,這點責任,他還是擔得起的。

    盈盈看了看被盧尚和蘇燕安排到戰馬上的司徒兄妹,目光有些別樣地瞅著莫小川,道:“你的玉兒救出來了?”

    “咳咳……”莫小川干咳了數聲,道:“怎么能說是我的呢……”

    盈盈笑了笑,沒有再說什么,邁步向前走去。
11选5重号规律 泳坛夺金的玩法 北京11选5走势图手机版 今日竞彩足球比分推荐分析 辽宁11选5玩法 云南十一选五 北京28正规彩票么 幸运北京塞车pk10 3x3篮球比分直播 广西快乐10分钟开奖走势图 对决沙龙 吉林新快3预测推算 2019年排三南方双彩走势图 欧美一级欧美猛片免费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 排列五走势图带连线图 AV女主被虐最惨的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