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八章 告示

    風雪依舊,漫天飛舞,林下深溝已經被積雪填滿,帳中點了一堆火,煙一出帳外便被風吹散了,也不擔心有人發現。

    角落中的小帳內,盈盈獨居著,大黑和小黑守在外面。

    莫小川和林風、章立、馮萬他們在火堆旁坐著,不時灌上一口酒。章立每喝一口,就心疼地念叨一句:“唉,娘的又少了一口……”

    林風聽得煩了,手腕一擺,將一柄折扇展開,在胸前扇了兩扇,道:“我說章兄弟,你這話說的不累嗎?同一句話已經說了兩日了,你不累,我們聽得都累了。”

    “有得說,證明還有酒,最可怕的是沒得說。”章立瞅了林風兩眼,道:“你整日提著一個破扇子,現在什么時候了,還扇來扇去,嫌熱到外面去,外面風大。”

    林風“啪!”將折扇合起,道:“你一酒鬼懂得什么,這是我的兵器,不解風雅之人,如何懂得其中妙處。”

    “妙處?”章立裝作驚訝地上下打量著林風,道:“有何妙處,說來聽聽。”

    “這妙處嘛,自然是要品得,而不是說得,說得出來的,哪里還叫妙處……”說著帶著輕蔑地口氣笑道:“你這種粗人怕是這輩子都學不得這個品字,和你說,簡直是浪費口水。”

    斗起嘴來,章立自然不是林風的對手。這兩日,兩人也不是第一次斗嘴了,莫小川怕他們又吵嚷起來,便道:“看天色風也快停了,待會兒風小些了我們就趕路,你們兩個也省的力氣,別在這些無謂的東西上爭執了。”

    林風點點頭,閉口不言。

    章立轉過頭來,對莫小川,道:“莫兄弟,這兩日怎么不見盈盈姑娘出來,也不見你進去,自從那日之后,好像你們兩個再也沒有說過話,到底怎么回事?”

    莫小川干咳一聲,道:“興許她是累了,不出來便不出來吧。我們被困在這山上食物也快吃完了,得盡快離開,不要再多想了。”

    “唉!”章立輕嘆一聲,道:“今日本是歲朝,我們卻在這窮山惡水處窩著,也不知什么時候是個頭,人又長了一歲,這酒卻少了許多。但愿如你所說,風快停了吧,不然再待上幾日,人也要憋瘋了。”

    莫小川沒有說話,走出了帳外,看著蹲在帳門前的鄭楚問道:“怎么樣,能確定下來幾時風停嗎?”

    “再有兩個時辰應該差不多了。”鄭楚說著微微蹙眉,道:“不過,這種天氣風雪遮天看不清楚,也不好確定,也許會更早一些。”

    莫小川點了點頭,直到昨日他才發現,這鄭楚不單目力比一般人強些,竟然還通宵觀風望氣之術來預測天氣,倒是多了一助力。林風這邊的人各個身懷異能,對他們了解的越多,越讓莫小川驚訝,同時他也對這次所尋之人的身份充滿了好奇。

    今日正是歲朝,也就是以前過了十七個的春節,連著這一個已經十八個了。莫小川沒有想到自己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一個年居然是在冰天雪地中度過的。看著外面的風雪,不禁有些擔心身在上京的梅小莞,不過,轉念一想,小丫頭有茹兒她們照顧,應該不用太過擔心。

    風終于小了些,莫小川高喊了一嗓子,道:“準備,上路了……”

    章立從帳中出來,連連說著晦氣:“莫隊長,怎么是上路了,弄得咱們兄弟好像要去送死似的,是行路了,行路……”話雖如此說著,但他臉上一直掛著笑容,顯然這兩日把他憋得夠嗆。

    “就你毛病多。”林風也笑著言道:“不過,這地方真不是人呆得,終于能出去看看燕國的花花世界了。”

    隔了一會兒,盈盈也走了出來,看著莫小川微微抿嘴一笑,很是自然地說道:“咱們現在去哪兒?”

    盈盈如此,莫小川也不好太過尷尬,便也對著他笑了笑,道:“我記得距離這里二十里處有個村莊,我們可以先去那里暫且住下,補充一些隨身物品,之后視情況而定。”

    “去村莊?”盈盈有些猶豫,道:“一個村子里突然去這么多人,不會引起懷疑嗎?”

    莫小川道:“據我所知,有一年河岸決堤,將村子的地都淹了。百姓顆粒無收,整個村莊就二十多戶人家,也好安置,司徒太守便命人將整個村子牽到了洛城邊上,還把自己家的地分給了他們,現在那個村子已經空了。正好作為我們的休整之地。”

    “司徒青嗎?”盈盈輕聲問道。

    “那是自然,除了他,還能哪個司徒太守。”想起司徒青,莫小川不禁想起了司徒兄妹,心中竟是有幾分掛念,若不是現在已經物是人非,自己在燕國成了一個逃犯,必定去看看他們。不過,現在自己去見他們必定會給他們添很多的麻煩,這個念頭在腦中一閃,便消去了。

    盈盈微微沉吟,輕嘆一聲,道:“燕國有司徒青和梅統領這等人,也不知是幸也不幸。”

    莫小川接口,道:“若是站在西梁的角度來說,肯定是不幸的。有他們在,燕國西北之地便多出一道堅固的屏障,皇上想一統天下的宏愿便多出了阻礙。對百姓來說的話,卻是幸事……”

    盈盈輕輕點了點頭,看著莫小川有些出神,怕他又想起過往不開心的事,便展顏一笑,道:“莫隊長,大家還等著你的命令,這些行軍帳該怎么處理?”

    莫小川看了看,道:“我們現在不方便帶著這些,這里的雪看來不到春天是難以完全融化的,用雪埋起來吧。”

    眾人七手八腳的忙碌罷了,再次上路,由莫小川帶路,朝著那無人村莊而去。

    來到這里,房屋都已經殘破不堪,顯然許久沒有人來過了。不過,有了這些破屋也總好過在山上吹風,眾人簡單地打掃了一下,收拾出幾間屋子暫且休息。

    林風以前采花之時也來過洛城,莫小川便命他帶了幾個人去城中置辦一些必需品。章立在西梁的前線大營呆了幾年,一直想打到燕境來看看,只可惜西梁努力了這么多年,一直都未見成效。這一次有機會去洛城看看,說什么他也要跟著去。

    莫小川想了想,覺得也沒有什么,吩咐林風看好他,莫要節外生枝,便讓他跟著去了。

    其實,莫小川的擔心還是有些多余了,章立平日間看似逮住什么說什么,實則辦事還是很沉穩的,與林風等人來到洛城,便如同變了個人似的,很少說話,深怕自己這一口西梁口音帶來麻煩。

    林風倒是駕輕就熟,一張嘴便說出一口流利的洛城方言,竟是頗具模樣,不知道的人,還真以為他從小在這里長大的。不過,西梁和燕國的方言基本上大同小異,西梁東面的口音和現在的東北方言差不多,而洛城這邊更接近一些普通話,都不難學。莫小川當初剛來到這個世界,幾乎都沒用怎么學便說得很是流利了,當然,這也和他是個現代人,生活信息面廣,接觸的方言比較多有關系。

    章立卻不行,在這方面他好像很欠缺天賦,對林風佩服的五體投地,林風也借著機會,炫耀了一把。

    幾人買好了各種食物和酒,之后,正打算離開,忽然,章立指著前方一處圍滿了人的地方,低聲問道:“那里出了什么事?”

    林風抬頭看了看,道:“燕國和西梁不同,西梁的告示都是貼在指定的地方,而燕國會在街道墻壁上到處張貼,那里應該是一告示吧,不知出了什么事。”

    “我們要不要過去看看。”章立問道。

    “還是算了。”林風搖了搖頭:“莫隊長有吩咐過,不要給自己惹麻煩。”

    “萬一是和我們有關呢?”章立又道。

    “怎么可能。我們來此還不足四日。”林風搖頭說道。

    “萬一呢?”章立笑著又說道。

    “想看就看便是,哪里來那么多廢話。”林風知道不讓這小子去看一看,說不準一會兒他會偷偷跑過來看的,便吩咐跟著他來的幾人提好東西,自己和章立朝那邊走了過去。

    兩人來到近前,前面已經圍滿了人,人頭擋著,看不清楚。

    章立正欲推開前面幾人擠進去,被林風一把揪住,瞪了一眼,隨即,林風面帶笑容輕輕拍了拍一旁的一個中年男子,道:“這位大哥,冒昧問一下,前面寫著什么?”

    那人上下打量了他幾眼,道:“聽你的口音也是本地人,怎地連這個都不知道?”

    林風笑了笑,道:“不瞞大哥說,兄弟雖是本地人,可外出了幾年,近日方才回來,并不清楚城中發生了何事。”

    “這就難怪了。”那人點點頭,道:“前幾個月梅家不是被抄了嘛。”

    “這個小弟倒也有耳聞。”林風謙虛道。

    “嗯,當時梅家大少爺和小姐據說是被司徒少爺和司徒太守私下里給放走了。現在因為此事司徒家受了牽連,司徒太守被押往了幽州,司徒家其余的人上元節后就要處斬了。”說罷,他壓低了聲音,嘆了口氣,道:“唉,真是可惜啊,都那么年輕,據說司徒二小姐才剛十六,司徒大小姐才十八,便是那司徒少爺,也才前年才剛滿弱冠。”

    “的確是啊。”林風也嘆了口氣,道:“梅統領和太守大人都是好官吶……”

    “誰說不是啊。現在好人不長命,咱們平頭百姓也做不了什么。”那人又嘆了口氣道。

    “只怪朝廷不長眼……”章立也跟著嘆了口氣。

    雖然他這句將洛城的口音學了個十足,不過,林風還是嚇了一跳,燕國的民風比不得西梁,隨意談論朝廷是要砍頭的,章立在西梁本就是侍郎家的公子,再加上西梁對言論相對比較開放一些,故而,隨口就說了出來。

    林風剛要說話,那中年人卻急忙揪了揪章立,道:“我說這位兄弟,這話可不能亂說,讓人官兵聽到了腦袋弄不好就沒了。”

    “多謝大哥提醒。”林風急忙倒了聲謝,拉著章立便走。
11选5重号规律 北京快3遗漏三同号 欧美拍a片女星 福建11选5中4个多少钱 吉林十一选五 闲来麻将赚钱 快乐飞艇是哪的彩票 76人掘金交锋记录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视 黑龙江36选7前100期 你认为漂亮的日本女优 甘肃快三专家推荐号码今天 双色球走势图近600 有坂深雪 山岸逢花 黑龙江快乐十分的规律 东方61开奖结果查 武汉小姐服务qq